第49章 偶遇惊棠,他在流泪
作者:关关      更新:2021-11-23 11:50      字数:2125
       云千繁压根就忘了,自己的眼睛看不见,心里蓄满了这几天在云千檀那里受到的委屈和憋闷。

       尤其是,云千檀竟然和她的偶像住对门!

       那他们岂不是天天可以见到?

       不行,他们两个绝对不能见面!绝对不能!

       和前世的一样,他们把她带到了四季酒店,直接拖着她上了电梯,直达高层总统套房。

       房间里,宫溟早就在等着了,已经洗好,穿了浴袍,坐在沙发上,拿着酒杯,轻轻晃着,一副大爷的姿态。

       怕是忘了,自己刚刚在林鹤川的面前,有多怂了!

       夏戚和云千繁是让司机把云千檀抱上来的,司机把人直接丢在了沙发上,宫溟挥了挥手,让他离开了。

       沙发上的人,还在睡,宫溟轻笑一声,走过去,指尖从她脸颊上滑落,“云千檀,你在能耐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我宫溟的女人?”

       夏戚看着宫溟,眼带希冀:“宫少,那公司那边,是不是可以注入宫家的资金了?”

       “这是自然。”

       就在这时,云千繁开了口:“宫溟,你能不能拍下云千檀的照片?云千檀这样的人,没有什么把柄在手上的话,怕是不会乖乖就范的。”

       宫溟想起这段时间被云千檀恶整,瞬间觉得她说的话很有道理。

       他冷笑一声,伸手要去解开云千檀的衣服。

       只是,手还没有碰到云千檀的衣扣,就已经被人紧紧的扣住了,宫溟一惊,下一秒,就对上了一双黑的惊心动魄的眸子。

       云千檀慢慢坐起身,逼的宫溟往后退,只可惜手还被云千檀攥着,想退也退不了。

       夏戚没想到云千檀这么快就会醒,瞳孔都是狠狠一缩。

       “云,云千檀,你……你怎么醒了?”

       “不醒难不成等着你们一家子狼心狗肺把我给卖了?”

       其实也没有多少伤心,她前世能被从家里带走,肯定是有云枕天的授意的,绝对不无辜。

       前世昏昏沉沉的醒来,虽说保住了清白,可是一堆的记者过来,那些凌乱的照片,早就把她打上各种不堪的标签!

       她除了嫁给宫溟,没有别的选择!

       如今,却没想到,这群人,如此没有三观,宫溟已经娶了云千繁,却对她还有想法!

       “宫先生还真是色胆包天,早上刚被收拾了,下午又卷土重来了,你是小强吗?”

       宫溟挣了一下,发现自己没有挣开云千檀的手,这女人的力气,竟大的惊人!其实也是他喝了加了料的酒,此时身体滚烫发软,眼里都是欲火。

       云千檀瞥了一眼桌上的酒,松开了宫溟的手,顺手拿起了一杯。

       放在鼻尖,轻轻一嗅。

       她冷笑:“宫先生真是下三滥,同样的手段竟然用了第二次。”

       酒里有东西,她一闻就能发现。

       其实这也是她母亲从小给她培养出来的嗅觉,对一些药味,特别的敏感。

       云千檀端着那杯酒,目光幽幽的看向了云千繁。

       夏戚注意到她的目光,心里一个咯噔,瞬间就把云千繁护在了身后,瞪着她:“云千檀,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云千檀晃着酒杯,一步一步的走过去:“我乱来?都是要救云氏,让云千繁付出一下又如何?”

       “想拍我照片?想让我被万人唾骂?云千繁,我倒是不知道,我搁在心里,疼了那么久的妹妹,竟然有如此歹毒的心思啊!”

       云千檀直接给了夏戚一巴掌,把人狠狠的扇开,然后捏住了云千繁的下颚,把酒灌了进去。

       当年他们如何算计,她就让她们如何还回来!

       噩梦才刚刚开始!

       云千檀直接把云千繁推给了宫溟。

       没有心软,没有半点留情,哪怕云千繁在哭着求饶。

       她当年也哭了,也求饶了,可是有人来帮她吗?

       没有!

       夏戚母女反而站在旁边笑。

       夏戚嘶吼一声,冲过去要救自己的女儿,却被云千檀一下子扣住了脖子,直接摁在了强上。

       “夏戚,好好欣赏吧。”

       “云千檀,你这个贱人,贱人!我女儿要是有什么事,我杀了你!”

       云千檀取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片刻后,房间门被敲响了,从外面走进来了三个人。

       夏戚一看到其中一个男人,眼睛一亮:“你快去救我们的女儿,快去救我们的女儿啊!”

       她眼睁睁的看着宫溟撕了云千繁的衣服,她的女儿哭的那么惨,双手无助的乱挥。

       闻言,云千檀微微一愣,看向了为首的男人。

       男人四五十岁的样子,忽然就朝着云千檀冲了过来。

       他是……云千繁的亲生父亲!

       可男人还没有冲到云千檀身边,云千檀就已经一脚把他狠狠踹开了!

       他倒在地上,捂着肚子,脸色苍白,一阵痉挛。

       可云千檀像是疯了般的对他动手!

       高彣!

       你这个渣渣!

       前世,就是这个人,一直偷偷藏在她的家里,对她进行监视!

       好恨,恨的想杀了他!

       另外两个男人看到她这种打法,都是惊呆了,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应该干什么。

       云千檀打累了,关上房门,长长的呼了口气,那个房间,让她几乎窒息!-

       “惊棠,来,走这边……”

       “惊棠,今晚从了我?”

       云千檀正准备坐电梯离开,忽然听到熟悉的名字,她静立了片刻,电梯在她面前停下,开门,她走进去,三秒后,她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离开了电梯。

       看向了那个扶着林惊棠的女人。

       云千檀认识,是林惊棠公司的老总,一个年过四十的老女人,只是保养的太好,所以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

       女人刷了卡,带着喝醉了酒,分不清楚东南西北的林惊棠进了一个包间,女人抬手就要关上门。

       一双玉手忽然抵在了门上,直接把门推开了,女人不悦的怒吼:“是谁!”

       “云千檀。”

       云千檀倚门而站,风轻云淡的落在女人的身上。

       女人瞧见是她,微微挑眉:“怎么,云小姐忍不住了?也想来掺和一脚?”

       云千檀打了个激灵,完全被她恶心到了。

       京圈里有一群人玩的很疯,什么人都玩,当然,就包括这个女人。

       有权有势。

       为什么不玩?

       “钟女士,另外一个房间里可是有记者的,我一个电话,他们就能过来,你是想让你的丈夫,看到这一幕?”

       “我听说你们正在闹离婚,你这丑闻若是爆出去了,以后怕是得在京圈除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