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六章诡异妖丹
作者:花海归来      更新:2021-10-13 19:28      字数:1936
       “金暮洞。”

       三个大字入眼,楚河按照何车记忆把洞府禁止打开,却是发现,这不如同记忆之中那般的整洁,而是好似有人前来搜刮过,这让楚河眉头深锁起来。

       而王偲看着乱糟糟的模样,神情略显错愕,强行搜刮他人洞府之事,修行界每天都在上演,但是有人欺负到了楚河头上,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毕竟楚河的实力,简直太过强大。

       楚河尴尬的挠了挠头,被人捷足先登了,本想还在王偲面前展现展现自己的家当,如今让人看了笑话了。

       没有了金暮洞内何车留下来的丹药,对于快速提升王偲的修为的事情,恐怕得另寻他法了。

       就在楚河思索的时候,发现王偲如同家中娇妻一般,从储物袋之中,掏出扫帚物件,竟然开始打扫洞内。

       楚河不由得楞了一下,随后袖袍轻轻一挥,手上多出两个储物袋。

       斩杀宿毕跟何方的时候,直接把他们的储物袋一同收走了,事后并没有轻点他们的身价,如今金暮洞内天材地宝全无,楚河这个时候只能期待这二人随身携带的宝物,并不会太让人觉得羞涩。

       哗啦啦的灵石滚滚之多,轻微感知一番,两万枚之多,其中不乏还有中品灵石,然后法器不少,阵盘不算,功法秘籍也有几本,楚河只是扫了一眼,然后道行增长了一千年,可想而知,极差。

       然后就是瓶瓶罐罐的丹药,楚河查探了一下,发现都是凝婴修士使用的丹药,若是让王偲强行使用,恐怕会爆体而亡。

       然后楚河想到了三头虫的妖丹,此物乃是精华,只是自己炼丹术奇差,楚河为了扳回一城,拉着正在整理金暮洞的王偲,问道:“偲偲,这枚丹药,对你修行有什么益处吗?若是没有,我们就只能出去采够丹药了。”

       王偲瞥了一眼三头虫的妖丹,明媚的眼睛微微一亮,虽然她道行低,可不俗妖丹,还是可以感知到的,里面的精元淳厚,妖力恐怖,仅仅是一枚妖丹,都让她有一股被镇压之感。

       只是古怪的是这妖丹很是诡异,似虫、似蛇、似蛟、似龙,极为的奇特,王偲从楚河的手上轻微起来,细细打量起来。

       “咦,这妖丹好似还裹着一层外衣。”王偲不多时就发现了妖丹的古怪之处,对着楚河说道。

       楚河细细打量了一眼,也是发现了其中果真是有一层外衣所在,楚河不由得一挥手,准备揭开它的真容,让王偲看一个明白。

       可当这层外衣褪去,整个金暮洞内,瞬间有一股旖旎气氛产生,空气中弥漫了暖白色的烟气,好似催情散一般,笼罩在二人身上。

       而楚河鼻息吸入这股气息之后,只感觉脑袋一晕,整个人昏沉起来,他立马摇了摇头,就在他准备镇定起来的时候。

       王偲已经扑了上来,媚眼如丝,红唇如火,直接盖在了他的嘴唇之上。

       当三头虫的妖丹外衣卸去之后,这竟然是它的伴生淫囊,此物本是三头虫用来吸引蛟龙交配之物,可又因为九头虫血脉稀少,对于它的妖丹介绍自然而然就更为罕见,王偲虽然游学各大山门,认知各种妖丹,可以着她早前的道行,怎么可能遇到凝婴修士,而且就算是凝婴修士,怕也是毕生都难以遇见九头虫血脉子嗣。

       王偲自然而然就更加不可能接触到有关于九头虫传说之类的东西,或许听闻过,但定然是接触不到的。

       当淫囊被楚河戳破之后,那一刻,王偲压抑在心中的《牵姬洛》功法就再也镇压不住。

       而且她本就心中藏着楚河,早先入昆虚之地更是通过一场个人胡思乱想的误会,让的心中那火烧的旺盛,如今被淫囊一点,瞬间就真压不住,如同饿虎扑食般。

       感受着芳香扑面,楚河那努力镇定的神情,也是微微陷入沉迷其中。

       王偲的《牵姬洛》突然运转,更是让金暮洞内,那股旖旎的气氛,变得更加暧昧起来。

       修行《牵姬洛》这种霸道媚功,王偲虽是一直镇压,可她终究不是苏褒姒,有着族内强者镇压,而且自身还有其他强大的功法镇压!而王偲呢,在没有遇到苏褒姒之前,所修行都是下乘功法,完全不是《牵姬洛》这种强悍霸道的媚功,一旦她真压不住,我就会化身狐媚子,引诱男人,吸食精元,助长修为!

       而王偲能够镇压《牵姬洛》的反噬,完全就是靠着对楚河的臆想,以及还有那一股少女贞洁的执念!

       可就算是如此,终究是在淫囊之下,破功了。

       当薄纱退下,洞内狐尾摇曳……

       楚河在王偲这稚嫩的攻势之下,渐渐恢复神识。

       他看着娇媚无比的王偲,连忙为她穿上衣服,更是一道清心诀打在她的身上,王偲猛的惊醒,然后双腿夹紧,双臂夹紧,整个人好似缩小了一寸般,立在楚河跟前。

       她红着脸,红着脸,红着耳根。

       此时此刻满脸羞愤,那对红眸,里面充满了委屈、羞涩、不解,还有《牵姬洛》功法反噬的痕迹。

       楚河看着她的双眸,不由得心痛起来,只是那摇曳在空中的狐尾,让的楚河心猛的一跳,这……

       这……

       楚河急忙非礼勿视。

       王偲咬紧牙关,后知后觉方才是淫囊,可如今自己内火攻心,道基混乱,即将崩塌,王偲艰难的说道:“楚河,我……我功、功法反噬,镇、镇压不住了……”

       “什么!清心诀都镇压不住,那你这么些时日来,是如何镇压功法反噬的?”楚河一边说,一边协助王偲镇压反噬之力,尤其是在感受到了她的道基剧烈波动的时候,楚河大惊失色,这连他都镇不住了吗?这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