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老公威武!
作者:凝砂      更新:2021-04-07 20:07      字数:2079
       傅琪琪吓了一哆嗦,还是很怵傅云城的,下意识就躲到郑文怡身后,色厉内荏的道:“干嘛?我刚才,我刚才又没说什么,你这么凶干什么?”

       沈蔓看到这对兄妹的相处,又惊异又感觉好笑,傅琪琪刚才那么凶狠,现在看到傅云城就宛如老鼠见了猫,她以为傅琪琪根本就不怕傅云城呢,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傅云城好像也没有跟傅琪琪计较的意思,抓着沈蔓胳膊对傅琪琪告诫道:“对她语气好一点,下回要是再让我碰到,看我怎么收拾你。”

       沈蔓亲眼看到傅琪琪眼里闪过惧意和不服气,明明很想反驳,确硬是咬着嘴唇一动不敢动了。

       顿时就忍不住想笑,被傅琪琪看到,立刻用眼神狠狠瞪人。

       傅云城若有所觉,一回头,傅琪琪立刻就低头装作无辜的样子,前后变化只用一秒钟。

       快的沈蔓怀疑人生,等到出来后,沈蔓跟在傅云城身边踉踉跄跄,哭笑不得得道:“你对琪琪的语气好一点呀,好歹也是个姑娘家,你这么凶吓到她了。”

       “她对你不敬,你还为她说话,”傅云城回头瞥她一眼,无奈的问道。

       “她又不是故意的,而且我觉得她没有坏心眼,所以刚才我没生气,”沈蔓笑眯眯的,跟那些花花肠子居心叵测的人相比,傅琪琪这种直来直往的,反倒更得她心。

       傅云城无声叹息,揉了揉她的头,似乎越来越喜欢这样的动作,无奈到:“小孩子就是要教,她以前无法无天惯了,对别人我不管,对你,就是不行。”

       就是这么宠着,宠到沈蔓无法无天,他也愿意。

       沈蔓被弄的心里直痒痒,脸红红的,眼中波光粼耀,就觉得自己似乎也不反感这种感受,就是很容易上瘾。

       就觉得挺上头的。

       于是乎都没注意自己被傅云城带到了大厅中间,突然就握住她的手向众人宣布:“诸位,我在这里有两件事要宣布。”

       大家看过来,沈蔓懵圈。

       还有啥操作?

       “从今天开始,我将接管傅家一半的家业,至于原因,大家刚才听过老爷子的遗嘱,想必已经猜到很快大家都会接到公司的执行总裁任命通知。”

       大家刚听到这话,就听到手机叮咚叮咚作响,他们拿出一看,打开邮箱,发现原来李慧丽趁着他们不注意,就强行把傅云冰推到了公司CEO的位置,顿时大家脸色各异,全都因为李慧丽的擅作主张而议论纷纷,心头不满。

       再怎么样,也应该经过他们的全票投票决议,才能任命吧,就这样越过他们,直接把傅云冰推到公司老板的位置,可有把他们放在眼里吗?

       李慧丽这样做,已经让这些人心里非常不满,也更注定了傅云冰就算得到那个位置,也不会得到任何人的拥护,更不会拥有实权。

       李慧丽和傅青云站在人群中间,接受其他人目光的洗礼和指指点点,全都厚着脸皮,目光阴鸷地盯着傅云城。

       他们今天无论如何都必须保住傅云冰的地位,他们只能这么做,至于其他人,他们管不了了。

       就是没想到傅云城居然这么狠,当着众人的面就把这件事情捅到了明面上来,李慧丽还想等明天之后慢慢的疏通关系,把更多的人拉到自己的阵营来,许以利益,让他们成为傅云冰的拥趸呢。

       现在被傅云城反将一军,已经迟了一步,她脸色臭得出奇暗恨自己小看了傅云城。

       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指,死死的抠住玻璃杯,恨不得把被子给捏碎了。

       但女人表面上仍旧风轻云淡,只是内心窝火。

       傅云城等他们议论的声音小了点,才缓缓举起沈蔓的手,勾起唇角:“我宣布第二件事,小蔓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她现在就是我的妻子,也是傅家的女主人,这枚戒指,就是见证。”

       沈蔓再一次看到众人盯着她手中的戒指表情各不相同,但是其中艳羡的居多。

       便偷偷地压低声音问道,“他们为什么看到这个戒指反应那么大,难道我有了这个戒指就拥有了傅家的继承权吗?”

       傅云城低低一笑,学着她的样子,凑到耳边与她咬耳朵,“并非如此,但是比这个更厉害,我的奶奶姓白,京都人士,是白家的长女。”

       姓白?还是京都的?

       沈蔓脑海里盘旋了一圈,立刻惊讶的合不拢嘴,捂着嘴小声惊呼,“不会是我想的那个白家吧?”

       “你说呢?”傅云城拇指抚过手指间的戒指,低声笑道,“我的奶奶嫁妆很厚,白家更是富可敌国,人脉遍布军政商三界,而这枚戒指代表了我奶奶的承认,能得到白家的庇护,还有那些遗产。”

       也就是说,谁要是得到这枚戒指,就相当于是有白家做靠山?

       “我的天,难怪这些人都用这种表情看着我,”沈蔓小声的急促说道,然后眼珠子转了一圈问道,“就是不知道奶奶留下的遗产有多少啊?”

       傅云城抬头想了想,说:“我不清楚,反正比傅家也只多不少。”

       听到这个形容,沈蔓当时就震傻了,比傅家还只多不少,就区区一个嫁妆?

       突然就觉得手指尖沉甸甸的,抬不起来了呢。沈蔓感觉压力山大的问:“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就这么给我了?”

       “你说呢,”傅云城又轻飘飘的把话题踢到她身上,又对沈蔓惊讶的小表情说了一句,“二婶以前一直伺候在奶奶身边,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这枚戒指,然而奶奶过世之后,戒指并没有传到她手里。”

       沈蔓看过去,果然看到李慧丽看到那枚戒指,眼中的嫉妒掩都掩不住。

       顿时心里就平顺了,沈蔓略微偏头,装作泰然自若的样子,还故意把手放自己面前看了看,笑着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又觉得这戒指还挺顺眼的,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

       傅云城唇角勾了勾,为沈蔓偶尔的睚眦必报感到好笑。

       但他愿意看到沈蔓变得活泼的样子,心里也乐意这样宠着。

       至于其他人,听到沈蔓这样大言不惭的话,纷纷又羡慕又无语。

       但更多的人是走过来对他们致以祝福,包括傅里叶和郑文怡,还有傅温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