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殷切
作者:南笙似懒神      更新:2021-03-09 14:41      字数:2089
       因为李思雨而起的误会,在陆桥一番解释下。

       些许傲娇的裴家梵小公举,最终还是在陆桥‘诚恳’的道歉与自省下,勉强对陆桥进行了原谅。

       不知是因为久久未曾约会。

       还是因为误会得到解开,两人的感情升温了些,在学校后花园的小亭子内眺望着明月,畅想着未来。

       直至深夜,两人才手牵着手离开学校,各自返回家中。

       ……

       早上六点半。

       陆桥在爸妈的催促下从深沉的睡梦中醒来。

       相比陆桥的放松,陆爸陆妈都有些紧张,连连续三年都不曾断过的摆摊,也在这一刻停摆。

       全家的重心,落在了陆桥的身上。

       便是50来岁的奶奶,也在今天早早的起来,不辞辛劳地为自己的孙儿煮上一碗汤圆,寓意‘圆满’。

       老妈在客厅里来回渡步,望着睡眼惺忪的陆桥,心急道,“赶快去洗漱,待会儿让你爹送你去考场。”

       陆桥被推搡着进入洗手间,洗脸刷牙出来时,陆爸陆妈已经把东西准备好了,摆在桌子上。

       “快看看,有没有什么落下的。”陆妈指了指桌面。

       陆桥打着哈欠,幽幽的来到桌面前扫了眼,点了下头,“嗯,没落下什么。”

       “你这娃儿,今天可是你人生的大事儿,就比你结婚轻半点儿,扫一眼怎么得行呢?”陆爸板着脸,肉眼可见的严肃。

       陆桥心头一颤,重新打起精神。

       他很清楚,哪怕自己这一辈子并不需要高考来决定自己的人生方向。

       可陆爸陆妈却对于高考寄予希望。

       希望自家的儿子能够考上名牌大学,不指望清华北大,能考上一本就很是满足。

       仔细的确认了一遍,没有将任何东西落下。

       奶奶端着一碗蒸腾着热气的汤圆来到陆桥面前,松弛的皮肤皱成一团,有些浑浊的目中神采奕奕,“桥娃儿,吃了奶奶这碗汤圆儿,你一定得行,给我们老陆家考个状元!”

       在爷爷奶奶和陆爸陆妈看来,大学生就是一块分量十足的金招牌。

       事实上,05年的大学生还不像以后那般多。

       虽然大学生这块招牌不如80、90年代那么的受人尊敬,可在此时,谁家出了一个大学生,仍旧是一件值得庆贺。

       若是考上了清华北大,或是985/211系列的名牌学校,更是轰动整个乡镇或是村的大事儿,即便再穷,也会咬牙大摆流水席,宴请村里乡亲。

       “爸、妈,奶奶你们放心,清华北大我不敢说能考上,但考个一本我绝对没有问题。”陆桥自信满满地道。

       陆妈张了张嘴,下意识的想要呵斥。

       但陆爸却知晓,轻轻的拉了拉陆妈的手,微不可查的摇摇头。

       陆妈涌上喉咙的话语一滞。

       她不喜欢看到陆桥这份志得意满的样子。

       但今天是陆桥的人生大事儿,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选择打击陆桥的自信心。

       奶奶老怀甚慰,赞道:“我家孙娃儿有志气!”

       谈话间,陆爸的手机响了起来。

       “谁啊,这么一大早打电话来。”陆妈好奇的道,心头更有些疑惑。

       陆爸拿出手机一看,板着的脸有了变化,嘴角微微扬起,接通电话的那一刹,又不由得扳起脸来。

       陆爸没有开口。

       而电话那头,也没有任何的声音传来。

       一家人诧异的望着陆爸。

       “老爷子。”

       陆爸用嘴型吐出道,一家人这才恍然。

       陆桥心中更是感动。

       陆桥很清楚,老爷子和陆爸之间的关系,并不想自己和陆爸之间的父子关系那样和谐。

       陆爸看似脾性温柔随和。

       实际上,陆爸性子和老爷子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父子两都是属驴的,认定了死理儿,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两月前,老爷子和陆爸吵了一架,气汹汹的离家出去打工。

       他也不想想,50多岁了,身子骨也不好,谁敢要他?

       末了,还不是陆爸运用人脉,让老爷子在工地上找了个活儿干,连工资都是陆爸自个儿出的。

       两人或许会在背地里默默关心着对方。

       但绝不可能和对方低头,说一句软话。

       从老爷子出去打工两个月时间,老爷子硬气的没有打一个电话回来,就是不肯服输,不肯服软。

       但今天,老爷子服软了。

       为了他这个孙子。

       好一会儿,电话那旁才传来低沉沧桑的声音,“今天好像是桥娃儿高考的日子?”

       “嗯。”陆爸应了一声。

       话音落下,电话两旁都陷入了长长的寂静。

       陆桥翻了个白眼,指望着父子二人谁低头都不现实,陆桥直接从陆爸的手中把电话接了过来。

       “爷爷,是我。”陆桥喊道。

       手机那头顿时转变了态度,笑了起来,一口川普,“桥娃儿,今天你要高考了咩?”

       “嗯,等哈就克考场。”陆桥道。

       陆老爷子中气十足,笑着道,“有没有得信心考个名牌大学。”  

       “爷爷您放心,肯定给你考个一本回来。”陆桥笑呵呵的应道。

       老爷子放声大笑起来,“不错,有这个自信是好事儿,但你不能自满,考试过程中放平心态,不要着急……”

       平时沉默寡言的老爷子,在今天话语格外的多,絮絮叨叨的与平日大相径庭。

       可这话语里,无一不透着对陆桥的关心、爱护与期望。

       陆桥感到双肩一沉。

       高考。

       看似只是陆桥一个人的事情,但却包含着一家五口人的期望。

       家里人都希望陆桥能够考上一个好大学,在高考这个人生关口拼搏出一个美好人生,为三年来的刻苦学习画上完美句号。

       只是,大家都希望陆桥能考上一个好大学。

       却又害怕给予陆桥太大的压力。

       陆桥懂的他们的良苦用心,微微一笑,“我晓得嘞。”

       昏暗的天空蒙蒙亮起,陆桥放下了碗筷,奶奶做的汤圆被一扫而空,拿上准考证等必备之物,随着陆爸一同出发,前往一中考点。

       半个小时后,陆爸将陆桥送到考点。

       陆桥挥手与陆爸告别。

       正要下车时,陆爸喊住了陆桥,张了张嘴,半晌才道:“不要有压力,平常心对待就好。”

       “爸等会儿要去麻栗坡做生意,可能照顾不了你,待会儿你去你哥那儿,跟他住两天儿。”陆爸道。

       “我知道了,陆老板去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