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给,今日份的双享棒
作者:南笙似懒神      更新:2021-03-08 16:39      字数:2637
       “也不知道陆桥在做什么。”裴家梵收拾好自己的书本资料放在课桌上,心情雀跃的走出教室。

       这一个月两人几乎没有什么单独相处的时间,偶尔见面那也只是点头即过。

       得知今天放小半天的假期,裴家梵兴冲冲的跑向83班。

       刚刚走到教室门口,裴家梵脚步一顿,听到里边儿传来怪异的声音。

       “嗯…嗯…疼,你轻点儿。”

       裴家梵俏脸微红,眼睛有些发直,惊讶地捂住嘴,脑海中浮现少儿不宜的画面,轻轻跺脚,“这还没放假就这么放肆,这也太……”

       裴家梵摇摇头,打算离去。

       既然那两人敢在教室里做这种事儿,显然教室里没有其他人。

       正当裴家梵稍稍转身,她便听到教室里传来了陆桥的声音。

       “忍着点,马上就好。”

       裴家梵身躯一僵,俏脸唰的惨白,手脚都感到一阵无力。

       她停在教室门外一侧,内心挣扎不已,她很想朝里看一眼,是不是陆桥在做那等苟且之事。

       可一想到如果撞破那等丑事,她该怎么办?

       一时间,裴家梵顿时心乱如麻。  

       紧接着,教室里传来了一道女声。

       “陆桥,你轻点儿,我受不了了,啊……”

       李思雨!

       裴家梵的脑海立即浮现出这声音的主人。

       李思雨与自己同样有着班花之称,而且学习成绩不相上下,两人是高三年级公认的美女学霸。

       如果不是这年代很少评价校花,那裴家梵和李思雨绝对评得上。

       正是因为两人各个领域相近,又时常被人拿出来对比。

       即便裴家梵与李思雨并不相熟。

       可面对对方,都有一种较劲不服输的敌意。

       难过、恐慌、愤怒、委屈种种情绪瞬间涌上心头,晶莹的泪花在眼里打转。

       她紧咬嘴唇,不想让自己哭出声来。

       “咦,裴家梵,你是来找陆桥的?”重新回来抬书的陈宇询问道。

       裴家梵抬头,泪眼婆娑的看了陈宇一眼,没有作声,略显慌张的越过陈宇,跑向楼下。

       “奇怪。”

       陈宇嘀咕了一句,转身走向教室,接下来的画面让他蹦起来,惊叫一声,“我靠!”

       只见李思雨面色绯红地坐在桌子上,陆桥站在她的身前,一只手握着李思雨白皙玉足,气氛相当的暧昧。

       陈宇蓦然对陆桥生出一种高山景仰的钦佩感。

       这是要将龙湖民中高三两大班花一网打尽!

       “桥哥,牛啊!”陈宇一脸‘我懂’的神情,还悄悄竖了个拇指给陆桥。

       看到陈宇到来,李思雨心头羞涩,闪电般抽回自己受伤的脚,却猝不及防的扯到伤处,不由地痛呼出声,弯弯柳眉紧蹙,眼泪都快出来了。

       “不是你想的这样!”

       “不是你想的这样!”

       陆桥和李思雨异口同声的解释,两两相对一眼,尴尬气氛弥漫。

       陈宇脸上暧昧神色愈发浓郁,连连点头,“我懂,我懂。”

       “你懂个屁。”陆桥没好气的翻个白眼,道:“李思雨脚崴了,我这是帮她捏一捏。”

       陈宇一愣,这才看到李思雨的脚泛着红肿。

       “其他人上来了没,帮忙一起把李思雨送去学校的医务室,不要影响了明天的高考。”陆桥道。

       陈宇脸色古怪,道,“陆桥,我觉着你还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做。”

       “不急,先把伤员安定好。”陆桥摆摆手,还以为陈宇是在说收拾书的事情。

       陈宇讪讪道,“刚刚我上来的时候看到裴家梵站在教室外边儿,我刚一打招呼她就跑了,好像还哭了……”

       “我想,她应该和我一样,误会了点什么。”

       陆桥的脸顿时绿了。

       这误会大发了!

       想到明天就要高考了,如果因为这件事情影响了裴家梵的高考,那陆桥可真的要愧疚一辈子。

       “你tm不早说!”陆桥瞪了眼陈宇。

       陈宇嘀咕道,“你也没问啊。”

       “造孽啊!”

       陆桥心头哀嚎,没有心思和陈宇打嘴炮,“你照看着学习委员,我先去追人了。”

       “嗯,放心吧。”陈宇应道。

       陆桥如箭矢般跑出去。

       陈宇向李思雨笑了笑,还没有开口,陆桥又折返回来,“陈宇,家梵往哪里去了?”

       “我只看到下楼了。”陈宇道。

       陆桥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直奔楼下跑去。

       陆桥心急如焚地在教学楼周边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裴家梵的身影。

       沿途遇到相熟的人,陆桥也会询问一遍,可裴家梵就好似消失了一般,谁都没有看到她。

       漫无目的的在偌大的校园里寻找,陆桥脸色愈发难看。

       找了大半个小时,几乎将学校逛了一圈,陆桥都没有看到裴家梵的身影,除了女厕,几乎让他寻了个遍。

       尤其是两人相处最多的后花园处也没有裴家梵的身影。

       陆桥快要急疯了,连忙来到门卫大爷这儿问了一遍,得到的结果同样是没有看到裴家梵。

       重新回到教学楼下,陆桥眉头紧锁。

       裴家梵成绩极好,而且人长得极美,在龙湖民中倒也是个知名人物,鲜少有不认识的。

       可陆桥问了这么多人,没有一个人见到过裴家梵。

       “难不成,家梵还在教学楼?”陆桥抬头一看,内心生出希冀。

       越是这么想,陆桥觉得越有可能。

       因为陈宇告诉他:“裴家梵向楼下跑去了。”

       这使得陆桥潜意识的认为裴家梵不在教学楼内,将教学楼排除在外,在偌大的学校内找了一圈,一无所获。

       然而学校就这么大,一个活生生的人,总不可能凭空消失吧!

       而裴家梵很有可能虚晃了一下,并没有离开教学楼。

       很有可能,还在教室里!

       这才能够解释,为什么没有人看到裴家梵的身影。

       因为,裴家梵根本就没有出过教学楼!

       想到这,陆桥迫不及待地冲上教学楼,直奔84班的教室而去。

       气喘吁吁的爬上五楼,陆桥缓缓靠近84班教室,心情有些忐忑不安,伸头向教室里望去。

       那个熟悉的位置上,只见座位上的裴家梵眼眶红红的,怀中抱着一堆零食,香脆的薯片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大有化悲愤为食量的模样。

       陆桥缓缓走到裴家梵的面前。

       裴家梵小嘴一噘,抱紧了怀中的薯片,将头转向一旁,并没有如同往常那般见到陆桥的欣喜。

       陆桥讨好的看向裴家梵的同桌。“萍姐,能不能给我让个座,家梵和我有点儿……”

       萍姐与裴家梵是多年的好闺蜜,没有女孩子那般娇柔做作,反倒是有些许男子汉气概,喜欢留着一头短发。

       然而,陆桥还没有说完,话语就被裴家梵打断。

       “萍姐,你别给他让座,我和他也没有什么误会。”裴家梵冷冷道,眼眶红红的。

       陆桥有些心疼。

       萍姐板着个脸,轻咳一声,老气横秋道,“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本来我不想掺和。但陆桥,你看看你把我们家梵梵都弄哭了,这事情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萍姐的意思是……”陆桥一脸诚恳的道。

       萍姐斜了眼裴家梵,高声道,“解释一下吧,你是怎么把家梵给气哭的。”

       “萍姐,事情是这样的……”陆桥将事情简单的叙述了一遍,同时深刻的检讨了自己的不足。

       裴家梵起初还装作毫不关心的模样,可听到陆桥解释事情缘由,耳朵不经意的竖起。

       萍姐心下摇摇头。

       这个傻丫头,装也不知道装得像一点儿,薯片都吃完了,还不停的掏袋子。

       “这么说来,一切都是误会了。”萍姐道。

       陆桥认真点头,重复道,“一切都是误会。”

       “既然是误会,那么家梵你也原谅他吧,陆桥也不是故意的,小两口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萍姐一锤定音道。

       裴家梵有些扭捏。

       但萍姐却已经起身,将座位让给了陆桥。

       陆桥悄悄坐下,从兜里拿出两根双享棒,递给裴家梵,“给,今日份的双享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