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裴家梵
作者:南笙似懒神      更新:2021-03-01 10:14      字数:2381
       梆!

       额头一疼。

       陆桥神色茫然的醒过来,昏黄的灯光下,一位中年妇女手拿粉笔,双目含煞的盯着自己。

       “陆桥,你爸妈脸朝黄土背朝天的送你们来读书,整天风吹雨淋的,一年忙下来挣的血汗钱全拿给你读书,而你却在课上睡觉,你就是这样报答你父母的?!”妇女怒其不争的说教道。

       陆桥仍有些恍惚,环顾周遭一圈。

       看到的却是一群年轻稚嫩的面孔穿着朴素的校服,像是枯黄的时代画卷,在停滞的时代重新灵动起来。

       他们眼中带着笑意与戏谑望了过来,还抱有一丝同情。

       愣神的陆桥耳朵一疼。

       一道人影出现在近前,尖锐的指甲掐着他的耳垂,拉着他向教室后方走去,“好好站在那清醒清醒!”

       剧烈的疼痛让陆桥回过神来,脑子却没有转过弯来。

       他迷惘地望着面前气势汹汹的老师,却看到一个漆黑泛紫的嘴唇。

       久远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出来,陆桥心头一个激灵,“大黑嘴皮!”

       罗老师。

       外号大黑嘴皮。

       可以称得上陆桥高中时期的挥之不去的噩梦,揪耳朵和打板子都是家常便饭,办公室辅导才令人心悸。

       为什么我会看到罗老师?

       我不是死了么?

       陆桥心头疑惑着,耳边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他被罗老师扯着耳朵走向墙角,却抑制不住激动的四处张望。

       看着老旧的教室,昏黄的灯光。

       墙面上挂着的名人事迹,那裂开的墙皮,一切都熟悉的不能在熟悉,如同梦境再现一般。

       可耳朵传来的疼痛,却提醒着他,并非梦境。

       “这节课你就站着听!”罗老师面如阎罗的说道,转身重新回到讲台上。

       而同学们也纷纷收回目光,重新望向讲台黑板。

       陆桥低头,不真实的挥了挥手。

       重生了!

       陆桥万万没想到自己还能有重来一世的机会。

       前世刚出社会的他处处受打击,随即也就爱上了看小说,对于这种桥段自然不陌生。

       可真正发生自己身上,还是有点不真实。

       陆桥胡思乱想着,活动着自己的手脚。

       前世如同植物人般躺在病床上三年,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手脚的存在。

       梆!

       又是一块粉笔头飞来,精准的打在额头。

       讲台上的罗老师敲了敲黑板,冷声道,“再乱动就给我出去站着。”

       同学们则是暗暗憋笑。

       陆桥吃痛的捂住额头,看着熟悉的一幕,并没有不好意思,反而咧嘴一笑。

       “死猪不怕开水烫!”讲台上的罗老师没好气的道了一句,重重的拍了拍黑板,“同学们,看这里……”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自习下课。

       待到罗老师离去,整个教室气氛徒然一松,走读生兴高采烈的收拾着背包,准备回家。

       陆桥缓缓回到自己的座位,看着教材书封是那样的熟悉。

       陆桥神思恍惚,回忆了一下时间。

       似乎是2005年。

       翻阅了一下自己的作业本。

       学校:龙湖民中

       班级:83班

       姓名:陆桥。

       看着自己那宛若鸡爪的字迹,陆桥不禁失笑一声。

       “哇喔!”

       突然之间,教室内响起了一阵哄笑声。

       陆桥抬起头来,这时才发现身旁站着一位俏生生的少女,小脸红彤彤的有些局促,容貌神态中与李沁有几分相似。

       “走啦,我有事和你说。”说着,少女就牵起陆桥的手,向教室外走去。

       教室内看热闹的同学不嫌事大,哄笑之声响彻楼层,羞得少女拉着陆桥闷头就走,涌入人群中离开教学楼。

       少女一路不停歇,领着陆桥来到学校后花园内。

       晚上的后花园内漆黑一片,仅有三两间屋内传出微弱的灯光,坐在花园内的小石凳上,两两相对静默不语。

       陆桥神色复杂,他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老天让他在这个时间段重生,想来也是想要成全他,来弥补这遗憾吧。

       “佳梵,你要和我说什么?”陆桥道。

       裴佳梵默然不语,只是低着头。

       她不开口。

       陆桥也不催促。

       好一会儿,裴佳梵才有所动作。

       “陆桥,你给我的情书被我妈看到了……”裴佳梵眼中噙着泪水,小声说道,将手肘高的情书一封封郑重的取出,放在面前。

       陆桥眼神温润如水,并没有开口。

       前世的他,自然是收回了自己的情书,然后一封封的撕碎。

       两人在高考的人生路口下渐行渐远,一个去了遥远的北方,而陆桥却进入了社会打拼,不复相见。

       陆桥认真的望着她道,“那么,你想和我分手?”

       裴佳梵抿唇,有些倔强地摇摇头。

       微弱昏黄的灯光下,陆桥看到她眼中泪花闪烁。

       “那我们就不分手。”陆桥微笑着,主动牵住裴佳梵的小手。

       裴佳梵下意识的想缩回手,可却被陆桥紧握,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就没有了动作,满心的悲伤也被丝丝羞涩甜蜜填满。

       似是又想到了什么,裴佳梵的眼神一黯,“可我妈妈说,如果不和你分手,那她就要给我转校了。”

       陆桥闻言,有些头疼。

       回想起岳母大人的性格,还真有可能做出这个决定。

       “那我们就分手呗。”陆桥笑着道。

       裴佳梵小脸刷的惨白,一下子把小手抽了出来,带着哭腔道,“骗子,刚刚还说不和我分手,现在……”说着,就赌气想要离开。

       陆桥连忙拉住,道,“佳梵,你先听我说完。”

       裴佳梵蹲着身子,赌气似捂着耳朵,嘟嚷道,“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陆桥不禁莞尔,和气的道,“待会给你买棒棒糖。”

       “你当我小孩子啊。”

       裴佳梵轻轻一跺脚,哼道,“一根棒棒糖就想收买我。”

       “两根。”陆桥慢悠悠道。

       裴佳梵面露迟疑,犹豫着伸出三根手指,“要不,三根好吗?”

       “不行。”陆桥断然拒绝。

       裴佳梵一扭头,哼道,“你不爱我了。”

       陆桥好气又好笑,宠溺的捏了捏裴佳梵的琼鼻。“给你买双享棒,两根。”

       “好呀。”裴佳梵止住泪光,连声应下。

       “原谅我了没?”陆桥轻轻捏着裴佳梵的柔荑。

       裴佳梵哼哼,没有作声。

       “以后每天都买给你。”陆桥噙着笑意说道。

       裴佳梵脸色羞红的哼了一声,傲娇道,“这次本小姐勉强原谅你,下次可就不是两根双享棒就能收买我了!”

       “好。”陆桥应道。

       裴佳梵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吐了吐舌头便心安理得的任由陆桥牵着。

       回家的路上,陆桥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裴佳梵美滋滋的舔着双享棒,歪头道,“我妈妈要追问起来,我该怎么办?”

       “就说我们分了,我们私下里好着,你妈妈也不知道。”陆桥笑着说道。

       裴佳梵面露迟疑,“那我就说谎了呀。”

       “这怎么算是说谎呢?”陆桥眉头一挑,认真道,“这是善意的谎言,不算是说谎。”

       裴佳梵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陆桥莫名的有种大灰狼诱惑小羊羔的罪恶感。

       将裴嘉梵送到小区门口,确定的小女友的安全,陆桥这才慢悠悠的向自己家方向走去。

       却在回头时,看到角落阴影处走出一位中年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