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炸不死你
作者:日初      更新:2021-02-23 23:24      字数:2002
       今天一战,让吴广尝了失败的滋味。

       到现在他还不相信,今天将他们杀得大败的人,就是胡亥。

       那个传说中的昏君,手无缚鸡之力废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勇猛了!

       “吴将军,据某家看,这个胡亥很可能是假冒的,这么无非就是想振奋一下志气!”

       说话的是吴广的军师牛金星,此人原来是一个教书先生,还会算卦。

       据说精五行晓八卦,知天文懂地理,自从跟了吴广没少给他出谋划策。

       “军师的意思?”吴广问。

       “只要把这假胡亥除掉,大秦必亡!”

       牛金星信誓旦旦,不容置疑。

       “英雄所见略同,今晚咸阳城内举行庆功宴,我们就借这个机会,杀他个回马枪!”

       两人商定派大将宋合领五千骑兵偷袭东门,吴广亲自带一万骑兵突袭西门,大将窦兴领兵五千围南城。

       留军师牛金星看家守住大帐。

       围城只是围三门,留一门让对方逃生,这并不是出于什么人道主义。

       如果无路可退,城中军民必须冒死抗拒,这样往往会适得其反,让攻城变得更难。

       单说吴广这一路,马摘銮铃,军士衔枚,悄然无息向咸阳城奔进。

       这一路出奇的顺利,没有碰到任何麻烦,就已经来咸阳城下。

       吴广身边大将何冲催马冲上吴广,压低声音道:“吴将军,有些不对……”

       “有何不对?”

       此时吴广也感觉出不对,这一切太顺利了。

       就算秦军开庆功宴,也不可能把暗哨都撤掉。

       没等何冲说话,咸阳城上突然火光四起,千只火把同时亮起,亮如白昼一般。

       吴广大呼:“中计了!”

       转身就想跑,转念一想,不对呀自己领骑兵上万,就算胡亥有准备又能把他如何?

       想到这里,立刻镇定下来。

       “城上可是昏君胡亥!”

       此时站在城上不是胡亥,还能是谁。

       他今天举办什么欢功宴,犒赏三军都是假的,就是为了引吴广来偷城,对方果然中计。

       “城下,可是叛匪吴广?”

       胡亥披盔戴甲手扶宝剑,往城头一站,好不威风。

       “小儿胡亥,还不下城投降,等待何时?”

       吴广自恃,军多将广根本没把胡亥放在眼里。

       “吴广,我再次给你一次机会,现在下马受降,我可以留你一条活路!”

       吴广那里肯听,挥动手中双股剑,命令士兵攻城。

       胡亥退后一步,命令手下士兵,将事先准备好的,灰瓶炮子、滚木礌石往下砸去。

       吴广军兵死伤不计其数,可攻势依旧不减。

       “小儿胡亥,我吴广大军数万,今天就算用人堆,也要攻下你的咸阳城,你就等死吧!”

       与此同时,其它两门也受到攻击,事先准备的灰瓶炮子、滚木礌石已经快要用尽。

       太尉苏横连连告急,再这样下去,非让把城给攻破不成。

       一些大臣也急了,开始埋怨胡亥不应该冒险。

       这下好了,说是引蛇出洞,结果差点让蛇给吃了!

       再看胡亥一点害怕着急的意思都没有,吩咐人去后面取他的秘密武器。

       没一会,十几个大箱子都抬到了城前,里面放着整整齐齐的炸药包。

       “这是什么东西?”

       “没见过,靠这个退敌,能行吗?”

       “这不是胡闹吗?”

       大臣纷纷议论着,根本没人看好胡亥。

       一些人已经开始想,一会吴广进城,应该怎么做才保住自己的官职!

       胡亥再次站到城头。

       朝着城下的吴广喊道:“朕,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下马投降,我留你一条活路。”

       吴广眼前城上的攻击着弱,已经猜到七八分,那里敢降。

       催动手下人继续猛攻。

       胡亥吩咐手下做准备。

       有专门经过训练士兵,三人一组两人抱着,一个人负责点引线。

       “一、二、三、点、抛!”随着胡亥一声令下。

       十几个炸药包,从城下丢了下去。

       瞬间轰鸣之声连成了一片,此时吴广兵马都聚在城下,被这么炸伤亡极大。

       这也就是为什么,胡亥会用引蛇出洞这一招的原因。

       这炸弹是做出来的,可是以当时的冶金技术,根本无法做大炮之类的火器。

       只能做出炸药包,对方如果不聚集或者距离远,炸药包根本发挥不了什么作用,没办法下出此下策。

       胡亥的良苦用心,众大臣怎么能理解。

       吴广那里见过炸药包,瞬间就被炸懵了,还以为胡亥会妖术。

       请来雷部众神,给他们来个五雷轰顶。

       再想退已经来不及了,说是迟那时快,又是一批炸药包,从城上抛了下来。

       炸得吴军是四散奔逃,许多战马都被惊着了,根本不听主人命令,踩死踩伤士兵无数。

       吴广也受了轻伤,无奈之下,带着残兵败将,驳马向大帐的方向急奔。

       其它二门的情况也相差不多,被炸死炸伤无数。

       胡亥命令手下开城,带着二千骑兵在吴军后面一路追来。

       吴广一路狂奔,很快就接近了大帐,身边的大将何冲,再次将他拦住。

       “吴将军,不对,大帐太过安静,这不应该呀!”

       保冲的话音刚落,突然四围杀声四起,大帐内杀出一彪人马。

       为首一员大将,头戴亮子盔身穿着亮子甲,胯下坐骑白龙马,手持方天化戟。

       不是步爽还能是谁!

       “尔等莫走,你家步将军已经在这等候多时了!”

       原来胡亥与步爽兵分两路,吴广前脚领兵出营,他后脚就将大营给占了。

       牛金星还没睡梦之中就成了俘虏。

       吴广知道不打不行了,舞手中双股剑就要上前,再次被何冲拦住。

       “吴将军,天下不可无公,你快走,我来断后。”

       说着舞动手中长枪直取步爽。

       步爽那里会把他放在眼里,二个照面大吼一声:“你就在这吧!”

       一戟劈何冲于马下。

       吴广见步爽勇猛,自知不敌,驳马就跑。

       可还没跑出去多久,迎面就见一彪人马,杀了过来。

       为首的一员将,正是胡亥。

       吴广一见是胡亥魂都吓飞了,那还敢恋战,驳马向西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