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酒色之徒
作者:日初      更新:2021-02-22 22:34      字数:2025
       项雄定睛一看,来了居然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瘦弱年轻人,银盔银甲手里擒着一条亮银枪,骑一匹白马。

       再听他自称“朕”心里暗道:“难道他是就是秦二世,胡亥?”

       看这意思有些像,年龄也对的上,今天要是把他杀了,那肯定是大功一件,回去陈胜肯定封个王当当。

       想到这里,项雄大吼道:“小娃娃,报上姓名来,爷爷刀下不死无名之鬼!”

       “来将听真,朕就是胡亥,大秦之王,天下一之王!”

       “尔还不快下马受降,等待何时?”

       胡亥霸气十足,声若洪钟。

       这个项雄乐了,没想到真是,早就说明,秦中已无大将,看来是真的。

       大吼一声:“昏君胡亥,天下苦秦以久,今天就让本将军替天下除害!”

       说着催马舞刀,冲向胡亥。

       在他看来,一个回合将生擒或者刀劈,总胡亥算是完了。

       马到马到,举刀就劈,再看胡亥不躲不闪,端着枪等着,眼看刀就要一劈到,才猛地挥手中枪来了一个硬碰硬。

       就听“当”的一声,大刀正劈在枪杆上,项雄就感觉一股强大的反弹之力传来,震得他是手臂发麻,刀差一点脱手而出。

       不都说这小子是个昏君,酒色之徒,这他玛的不对呀!

       胡亥心中也在合计,都说古人大将力大无穷,看来居然不假,如果不是自己久经训练,每天早上一个五公里,这会已经被人劈于马下来了。

       城上的众臣看得更是惊心动魄,都认为胡亥必然都劈于马下,结果却是让他们大跌眼镜,居然硬接项雄一刀,丝毫无遗。

       鼓手也看傻了,连战鼓也忘了敲了。

       太尉发话,鼓手才反应过来,顿时战鼓之声四起,如雷鸣一般。

       阵前者,闻鼓必进,胡亥也是精神亢奋,跃马挺枪直取项雄

       刀来枪往来人把到一共,打出五六个回合,项雄惊得手心里都是汗,胡亥这枪法是神出鬼灭,又快又狠,枪枪都奔他致命的地方一个不留神,就可以被扎上。

       一时之间有些手忙腿乱,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两马错蹬之间,忽听胡亥暴吼一声:“你给我过来吧!”

       声音未落,项雄已经被胡亥抓着大带从马上扯了下来,夹在腋下。

       那么大的大将项雄,居然被胡亥像的夹包是夹了回去,回到自己的阵前,一松手将项雄丢到了地上,吩咐手下人:“绑!”

       几名捆绑手向前一冲,刚要动手,其中有一名十灵活的兵士,见项雄不动了,上前仔细一看,七窍流血死了。

       连忙跪地:“皇上,他死了,死了,让你给夹死了!”

       这下立刻引起了轰动,城门一开步爽也带着人冲了出来,同样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见过勇的,见过力气大的,可没见过这么勇的,力气这么大的。

       把人直接给夹死,这胳膊得有多大的力气呀?

       跟出来的大臣,也都小声音议论。

       “真是虎父无犬子,想到圣上果然如此神力,我秦之幸,我万民之幸!”

       “原来都说,他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手无扶鸡之力,看来都是胡扯。”

       一时之间秦军,志气大震,战鼓敲的更响,旌旗舞动的也份外卖力。

       步爽跃马至胡亥身边,劝道:“乘胜追击,可退判匪。”

       胡亥也是信心大振,手中大枪一挥:“大秦将士们,跟我冲!”

       随即跃马挺枪冲向吴广的阵营,步爽催马舞刀紧跟其后,秦军马军在前步军在后,也跟着冲上去。

       对面的吴军此时,还有些懵,他们看到项难被胡亥直接夹死,心里都在暗暗合计,这还是人吗?不会是天神下凡吧!

       天神我们打不过,正想着就像胡亥跃马挺枪而来,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真如天神下凡间,身后也大秦士兵,一个个也是生友活虎,如杀神附体。

       没等打吴广的大军就已经乱了,四散的逃开。

       一场好杀,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吴广一口气被退了三十里地。

       胡亥很懂得穷寇莫追的道理,再说对方的兵是自己的几倍,这会完是凭着一时之勇,打时间长了肯定吃亏。

       占便宜就得了,鸣金收兵。

       刚刚回城,步爽来报,这次的收获可不小,马匹、粮食、兵器,锣鼓帐篷应有尽有,光俘虏就抓了好几千。

       一听抓紧了俘虏胡亥来劲了,让步爽将这人都带到城中的一块空地。

       步爽以为胡亥要杀降,心中立刻大惊,上前劝阻。

       胡亥挥挥手:“不必多言,照办即是!”

       步爽无奈只得去安排。

       这次被抓的吴军兵士,也都怕得不行,秦屠城杀降手段残忍,他们也是有所耳闻的。

       都知道今天肯定难免一死了。

       等了一会,在步爽的陪同下胡亥来了!

       “尔等贼子,助纣为虐,胆大包大,可知罪否!”

       胡亥霸气十足,隐隐已有君王之威,吓得众士兵没一个破开口的。

       一些胆小的,这会已经吓尿了!

       “现在有二条路给你们走,一是投降为我所用,二是放你们回去,愿意跟着吴广当叛军我不挡着,下次再让朕抓住,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众士兵一听不是杀头,是让他坐着投降,一个个都放松了下来。

       给谁当兵不是吃饭?再加上胡亥超强震撼力,没一个张罗回去的。

       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众人跪地,齐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胡亥让众人起来,又说了一些安慰的话,这才让步爽将这些人带下去,分散到各营各部。

       这下秦军士气大振,晚上胡亥又吩咐步爽,举行庆功宴犒劳三军,大碗喝大喝吃肉,唱歌、跳舞,好不热闹。

       步爽有些担心,这要下去兵士都喝多了,万一敌人攻城可怎么办?

       这光步爽有这个想法,一些大臣也是摇头叹息,都说胡亥虽说勇猛战,可惜昏庸无能依旧是个酒店之徒。

       步爽想劝,却被胡亥一句,朕自有安排给挡了回去。

       此时吴广大帐也已经收到消息,正在计划着半夜偷城截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