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大秦将亡
作者:日初      更新:2021-02-21 21:14      字数:2057
       还没等他上城墙,知道消息的大臣已经围了上来。

       此时的秦国老臣都已经被胡亥杀得差不多了,前几一段又杀一批赵高党羽,现在剩下不多,不仅如此,还多是平庸无能之辈。

       新上任的御史大夫冯决上前一步,拦在胡亥面前,双手一躬道:“陛下使不行,听为臣一言,陛下龙体金贵,怎能轻易涉危?”

       “是呀,陛下,冯御史所言极是,自古君王,那里自己上阵与人交锋的?否则要那些武将何用?”

       说话是九卿之一的少府洪宇。

       他这么一说,武将不干了。

       “姓洪的你放屁,我等武将阵前厮杀,马革裹尸才保尔等项上人头,你说要我们何用。”

       太尉苏横是个粗人,直接开骂了!

       洪宇冷哼一声:“哼,说的好听,叛匪都打到城下了,你白太尉给他们吹回去呀!”

       论斗嘴十个苏横也不是一洪宇对手,这一点自己再明白不过,文斗不行改武斗,张开双手就像洪宇扑了过去。

       别看洪宇是个文官,可一点不怕苏横,举着象牙笏板,眼看两人就要打到一起。

       “住手,都给我退下!”

       胡亥霸气开口,洪若洪钟,吓洪、苏二人,同时住手。

       “想我大秦,自太祖于周天子有功,分封于秦地,开疆扩土自强不息,先帝更是雄才大略,横挡六国统一天下,怎么传到我胡亥手里面变成了这样!”

       说着以手击额,面露痛苦之色。

       别看他表面如此其实心里早就乐开花,暗自感叹自己在表演方面,还真是一个天才。

       简单的几句话,就把众大臣说得,面有愧色,一个个低头不语。

       叹口气道:“朕,上城督战,非逞一时之勇,而是让城内百姓,城外的将士看看,朕,就在他们身边,誓与他们共存亡。”

       胡亥说到动情,还流下了几滴鳄鱼的眼泪。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秦国能有你这样的君王是秦国百民之幸,是臣等之幸!”

       冯决带着跪地高呼出声,众人也纷纷跪下,高呼万岁。

       当皇帝的感觉真好,怪不得人人都想当皇帝,真他玛的过瘾。

       在大臣们众星捧月般的簇拥下,胡亥上城了!

       尽管他已经有了相当的心理准备,还是被城下的情节吓了一跳。

       放眼看去,咸阳城外是人山人海,旌旗招展、遮天蔽日,战鼓齐鸣、杀声阵阵!

       当中一杆大纛旗,绿缎面,镶金线,上,正中红月光中飞火焰绣了个斗大的“吴”字,来的正是吴广。

       阵前一员金盔金甲的大将正在讨敌骂战,远远看去此人足有一丈开外,膀大腰圆,肚大脖夯,手擒一把三停大砍刀跨下乌骓马,好不威风。

       “这人谁呀?怎么和黑熊成精似的?”

       “此人名叫项雄,楚国项氏之后,是吴广手下头号的大将,很是厉害!”

       步爽小声答道。

       “我们边怎么没人应战?”

       太尉苏横有些挂不住脸了,上前一步道:“此人厉害,已经杀我二员大将,老臣再派人就去。”

       看到皇帝都亲自上城了,秦军士气大震,没等苏横派人,已经有一员将官站了出来。

       声如洪钟:“太尉莫急,某家愿与之一战!”

       苏横回头一看,请令不是别人,正是手下大将索超!

       “索将军多加小心!”

       “料也无妨!”

       说着索超命人备马抬斧,杀了出去。

       两阵对圆,索超还没拉开架势,对面项雄已经大吼一声,乌骓马狂奔而去,眨眼间就到索超面前。

       人到马到刀也到,手起刀落劈索超于马下。

       可怜大将索超,连个举斧招架的机会都没有,就死于马下。

       苏横无奈只得再次派将,简短洁说,一共派出三员大将,个个在项雄面前,走不上一合,就被劈于马下。

       这下苏横有些慌了,手下已经大将可派,就在他万般无奈之下。

       突听,胡亥淡淡道:“苏太尉,可是无将可派了?”

       “这个……”

       苏横这个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子午卯酉来!

       这也不能怪他,秦得天下大杀功臣,胡亥登基又杀了一批,现在哪里有人可派。

       这一点胡亥也明白,摇头道:“朕,也不怪你,就让我来亲自与他一战!”

       此言一出,可怕吓坏了众人。

       在场都是老臣,谁不知道胡亥呀,从小就是病秧子,也就是生在帝王之家,换个人家是就病死了。

       这几年当了皇帝,更沉迷酒色,早就被掏空了身材,就他还上阵打战?风大一点,都能吹个倒头!

       “陛下,万万使不得,陛下龙体金贵……”

       冯决还是那一套,磨磨唧唧个没完没了,又哭又闹,总之就是不让胡亥出战。

       其他大臣也拦着,嘴上说使不得,心中却是暗笑。

       “你个扶不上墙的烂泥,冲好汉,就你这样的,马能不能骑稳都不好说!”

       “快上阵,死了我们好另令明君!”

       总之没一个瞧得起胡亥的。

       “陛下,不如让为臣出城一战可好?”

       说话的是步爽。

       “朕,知你勇猛,可这一阵,还得朕亲自来!”

       他的意思步爽明白,现在大秦已经到了生死边缘,如果不胡亥不能挥臂一呼,让百姓安心,让军士振奋,就算打赢了项雄也没多在意义。

       想到这里只得退到了一边。

       胡亥一甩衣袖:“朕意已决,拦我者杀!”

       没人说再说话了,为臣者尽礼,你要自己找死,人家才懒得管你。

       皇帝姓嬴还是姓陈,他们依旧是当官,没多大影响,不过换个人磕头罢了!

       官已如此,其国岂能不亡?

       “备马抬枪!”

       这几日胡亥除了研究黑科技之外,就是研究自己的兵器,最后发现枪是最好用的、

       这玩意简单、动作快,现代拼刺刀的招式都可以直接使用。

       就在此时,连斩五员大将的项雄得意得不行,扯着嗓子吼道:“呔,对面的秦军那个出来与我一战!”

       “不要命的放马出来与我一战!”

       “一群无胆鼠辈,谁敢你家项将军一战!”

       还喊数声,都人应答,哈哈大笑道:“儿等,俱是缩头乌龟,活王八……”

       话声未落,咸阳城门开,一骑绝尘而来。

       “朕,来取尔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