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保释
作者:酥酥晚来      更新:2021-04-07 19:11      字数:2042
       “你这个贱人,当初我真是瞎眼了,竟然娶了你……”慕燕山咬牙切齿的狰狞模样,追着王珍兰就是一巴掌呼过去,随后就开始拳打脚踢,下手很是凶狠。

       就算是王玉珍在怎么反抗和躲藏也来不及了,慕雪只能泪流满面,哭喊着不要再动手了,慕燕山好像没看见一样,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场面一度不受控制和混乱。

       最后不知道究竟是谁报警了,等到警察到了现场直呼,几个人脸上都挂彩了,狼狈不堪,这还是些大人呢,实在太丢人了。

       “好了,你们不要再打了,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警察用武力分开了他们,慕燕山看到来人是警察,也收敛了几分,喘息着……:“同志,这一切都是误会,在处理家事,还唠叨你们跑一趟了。”

       他们也不想把事情给闹大了,毕竟如果去了警察,肯定把这丢人的事情给丢出去了,慕燕山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不行,就算是处理家事也跟我走一趟吧,你们已经严重影响了公共秩序,还有破坏人家营业,去警局说清楚吧。”警察铁血无情,公事公办,不容许通融。

       慕燕山这一看也没办法了,就也不挣扎了,冲着她们母女俩,眼里还是凶狠的劲,走在最前面,王珍兰拉着女儿的手,哭哭啼啼的跟着在最后面。

       到了警察局里,慕燕山就开始推卸责任,还说了谈嗯那些破事,好不精彩,慕雪也机智,也拉着另外一个警察可以述说自己的悲惨。

       总之谈嗯还是按照公事公办,正常的章程规定走,慕燕山的气已经顺了许多,王珍兰和慕雪还在考虑后续怎么办,因为她们也不想再在警局待下去了,所以也就很配合。

       “行了,该办的都办好了,调节呢也给调节好了,如果下次还有这种事情,我们有权利对你们进行拘捕,不管是谁做了什么,谁先动手。”警察最后开始规劝她们,他们也没什么好反驳的,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行,警察同志,我现在可以离开这里了吧?你看时候也不早了……”慕燕山有些狗腿的笑容,开始说好话,可是警察依旧是不吃他这一套,还是公事公办:“你们可以离开,可是你们现在需要家属过来认领你们,不然你们可能在警局蹲一夜了。”

       这可是让他们为难了,他们现在那里还有什么家属,慕燕山只觉得的头大,突然想到一个人,还没开口就被慕雪打断了:“爸,不要,不要叫慕燃过来,不能让她知道我们这么多的事情。”

       在慕燃面前,她还是要一些面子和尊严的,这件事实在是太过于丢人了,而且他们之间还隔着仇恨,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她都不想让慕燃过来。

       可是慕燕山又怎么可能在乎他们两个的感受,只在乎自己今天夜里能不能出去,一把就推开了她:“她不来,我们怎么出去?难道你想在警局过夜吗?我可不想,别无他法。”

       随后慕燕山就不顾一切给慕燃打了电话过去,刚接到电话慕燃听说了这件事,皱着眉头,只觉得很离谱:“行,我知道了,我稍后就会到。”

       “那爸可就等着你了,你可要快点。”慕燕山竟然还不知廉耻的催促她,慕燃不想再说,直接就挂了电话。

       慕燃和傅时寒本来已经躺下快要睡了,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一档子事,所以开始换衣服,傅时寒也被惊醒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慕燕山给我打电话,说他们现在在警局里,需要我过去一趟认领。我得去一趟。”慕燃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见他们,可是总不能把他们就这样丢在警局,她也有些于心不忍。

       一听这话,傅时寒立马也赶紧收拾衣服起床:“我跟你一起过去,我送你。”慕燃笑着点点头,他们很快就出门了,到了警局门口,慕燃下了车。

       “时寒,我自己进去,你在外面等着我吧。”慕燃整理了一些帽子,她实在不想让他见识自己家里这些破事,傅时寒知道她有自己的打算,很是尊重她,随即就点点头,同意了。

       慕燃踩着高跟鞋,穿着风衣,大步流星的推开了警局的玻璃门,一进门就看到他们了,可是慕燃神情冷漠,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

       “警察同志,我就是他们的家属,需要办什么手续您说呢,我积极配合。”慕燃废话不多说,直接开门见山,慕燕山叫了她,越发觉得她这样有出息得女儿才是他真正的女儿。

       “燃燃,你终于来了,你不知道他们母女俩究竟是做出了什么……”慕燕山想要跟慕燃拉近距离,开始装可怜,可是慕燃依旧是冷漠的模样,不吃他这一套。

       慕燕山做了太多让他寒心的事情,事到如今已经捂不热了,冷漠的浮躁:“慕燕山,你还想不想回家了,不要打扰我。”

       刚一说出口,慕燕山脸色有些尴尬的摸摸自己的鼻子,心情烦躁,王珍兰他们肯定是看不惯慕燃,可是依旧是没看她一眼。

       他们那些警察自然是看出来他们尴尬的氛围,很快就指导这做完了手续,算是把他们给保释出来了,弄好一切之后,他们就开始离开了。

       虽然慕燃帮了他们,可是慕雪丝毫不领情,依然是对她冷嘲热讽:“我真没想到,自己还能被慕燃过来救,我还以为她是多么狠毒无情呢。”

       “其实你不来也行,我们也不稀罕你的帮忙,自然有其他人,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不就是想来看我们的笑话是吧,故意来羞辱我们。”慕雪可能有一种被害妄想症吧,慕燃听了这话,耳朵都要长茧子了。

       “你别一副如此心高气傲的模样,凭什么你就要高高在上,很快你就不是吧,做好准备吧。”慕雪说的话开始不合逻辑了,慕燕山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让他闭嘴。

       慕燃完全不理会她,继续走向傅时寒的车的方向,她真的不想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