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尘羽下山
作者:呛红辣椒      更新:2021-01-27 12:01      字数:2248
       尘羽今年十八岁零十七天。

       十八年零十七天前,他师傅在山下一个小村外捡到他,并将他带回山上。

       师傅对尘羽很好,不光给尘羽饭吃,还教他射术。

       昨天,师傅将尘羽叫到面前,对他说:"爱徒啊,你已经十八岁了。"

       尘羽点点头:"是啊,师傅,我已经十八岁了。"

       师傅叹口气:"爱徒啊,你都十八岁了,不能再吃师傅的了。师傅实在养不起你。"

       "师傅,你要赶我走吗?"

       师傅连连摆手:"爱徒啊,话可不能这么说,师傅岂是那无情无义的人。只是男儿志在四方,你如今老大不小了,也该下山去见见世面。"

       "师傅,我以后少吃点就是!"

       师傅正色道:"这和吃多少没关系,让你下山,是为你好!"

       尘羽跪倒在师傅面前,只求师傅能够收回成命。

       师傅悠悠道:"爱徒啊,你有三个师姐。一个富可敌国,一个权倾天下,还有一个功夫盖世。下山后,你去投奔她们,不愁将来没前途,胜过在这山上当野人。"

       尘羽这才转忧为喜:"哦?我有三个这么厉害的师姐,怎么之前从没听您提起过?"

       师父也不答话,龙飞凤舞的写就了三封书信。

       拿着师傅交给他的三封信,尘羽兴高采烈的下了山。

       三封信,是给三个师姐的。

       莫说三个师姐,任何一个师姐,都足以让尘羽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咦?

       刚刚来到山脚,尘羽便看到一道黑气。

       射手入门,先练鹰眼。

       鹰眼可以分辨神仙人妖魔鬼的气。

       神是金气,仙是紫气,人是黄气,妖是黑气,魔是红气,鬼是绿气。

       出门就遇到妖,看来山下的世界不太平啊。

       尘羽弯弓搭箭,瞄准了那道黑气。

       师父说过,妖以食人为生,是人之死敌。一旦遇到妖精,开弓便射,不必废话。

       羽箭飞出,正中黑气。

       从乱草堆里,跳出一个兔身人脸的小妖精。

       尘羽的箭射中了妖精的耳朵,自然是射不死妖精的。

       唉,射术不精啊。

       尘羽再次弯弓搭箭,瞄准了兔妖的喉咙:"着!"

       兔妖往前一蹦,消失在乱草里,箭射空了。

       唉,我说不下山,师父非让我下山。看吧,我学艺未精,下山作甚?

       尘羽拾起地上的箭,唉声叹气。

       不远处的小路上,一个少年冲尘羽喊道:"艹!才一级!?这特么得猴年马月才能见到步畿大仙?"

       尘羽瞧瞧四周,除他之外再无旁人。尘羽指着自己的鼻子:"兄台,你是在和我说话?"

       少年不过二十几岁,年龄比尘羽大不了多少,但是脾气可比尘羽大几倍。他一招手,冲尘羽吼道:"少废话!赶紧过来!"

       尘羽犹犹豫豫,朝少年走了过去。

       这少年八尺身材,高鼻方口,甚是俊朗。尤其那两道剑眉,不怒自威。还有那双丹凤眼,清澈明亮。

       只是,这少年的穿着好生奇怪,发型更奇怪。

       当然,最最奇怪的是,他背上背着一把……嗯……铁?带杈的铁?腰间别着一把斧头,没刃的斧头,倒像是一把弯锤。手里还牵着一条要死不活的癞皮狗。

       尘羽拱起手,冲少年施礼。师父说过,礼多人不怪:"兄台,还没请教……"

       少年一指身旁的铁疙瘩:"闭嘴!上来!"

       尘羽打量那铁疙瘩,上半部分是黑铁,下班部分却好像是……嗯……轮子?

       两个轮子?这难道是车?

       可两个轮子的车,怎么保持平衡?

       再说,也没见附近有马啊?无马谁拉车?

       少年冲尘羽一瞪眼:"你个一级的渣渣,还不赶紧跟我去升级,在这磨蹭什么!?"

       尘羽学少年的样子,跨上铁疙瘩,坐到了少年背后。

       少年将癞皮狗扔到他怀里:"拿着!"

       尘羽答应一声:"哦。"

       少年脚下一踩,右手一拧。

       铁疙瘩轰鸣一声,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

       尘羽吓得狂喊不止:"师父!救命啊啊啊啊啊!!"

       眨眼的功夫,铁疙瘩载着尘羽和少年,出现在一座城池外。

       少年从铁疙瘩上下来,闭起眼睛,用手指在空中画了几下。

       铁疙瘩化为一股白烟,消失无踪。

       尘羽落到了地上,摔得屁股生疼,可却不敢喊叫。

       少年将他从地上拉起:"你这个样子,怎么当主角?走!我们先去讨些水喝,忙乎小半天,我都快渴死了。等喝完水,我带你去打黑角大王升级、更新装备!"

       尘羽被少年拉着,朝城里一间酒店走去。他弱弱的问一句:"请问兄台,何为升级?黑角大王又是何人呀?"

       少年头也不回的说:"黑角大王,第一张地图里的小BOSS,百分之九十七概率掉落黑铁弓!"

       尘羽对着满天神佛发誓,这番话他一个字都没听懂,但是又不敢再问。

       俩人一狗来到酒楼。

       少年挑了张靠窗的桌子坐下,对着小二喊道:"服务员,来壶水!麻烦快点!我们赶时间!"

       小二急忙跑过来,点头哈腰的问:"请问客官,吃些什么?"

       少年一摆手:"不要吃的,给我来壶水就行!快!"

       小二直起了腰,脸上也没了笑容:"客官,我们这里不是茶楼。想喝茶?出门东边请!"

       尘羽注意到,那少年一只手摸向腰间的斧头。但随之,手又拿开了。少年忍气吞声说:"茶水就不必了,一壶热水足矣,井水也行,只要干净。"

       小二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一番。

       不怪小二打量他,他这幅模样,确实奇怪。

       打量完之后,小二冲少年伸出一只手:"客官,请先拿银子出来照照。"

       少年气的一拍桌子:"放屁!一壶水也要钱!?你特么是看我好欺负!?"

       尘羽急忙劝架:"兄台,和气为贵,和气为贵!莫要着恼。"

       少年这才作罢。

       可是小二不肯干休,坚持要少年先拿银子出来,否则就滚蛋。

       少年摸遍全身,只摸出一把金黄的……嗯……弹丸?

       上头尖、底下平,一点也不圆,好奇怪的弹丸。

       少年没银子,扭头看尘羽。

       尘羽在山上住了十八年,根本不知银子为何物,倒是经常听师傅唠叨什么下等神器值百两黄金,中等神器值千两……可这些唠叨毫无意义,师傅连换穿的内裤都没有,又哪来什么神器和黄金?

       小二顿时一脸的鄙视:"直娘!感情是两个臭要饭的!黑角大王吃霸王餐也就算了,臭要饭的也想吃霸王餐!?赶紧给我滚!"

       少年一把揪住小二的衣领:"我不过是想要壶水喝,你别欺人太甚!"

       小二冲着后厨大喊一声。

       瞬间,数十个手持棍棒、菜刀的彪形大汉跑了过来,将尘羽和少年团团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