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后三个月
作者:小涵涵      更新:2021-01-13 15:41      字数:2022
       “景小姐,宋医生在开会,这是他让我给您拿好的药。”

       “谢谢。”

       景云朝着给自己递过来一袋药的护士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景小姐!”

       景云刚准备离开,又被欲言又止的护士叫住。

       “宋医生非常担心您的病情,如果可以,您还是尽早入院吧。”

       “我……会尽快考虑好的。”

       回到别墅,照旧空无一人的家。

       刚把钥匙放在桌上,就听见门一阵响动。

       满身酒气的池焓闯了进来,随即狠狠砸上了房门。

       一阵大力把她按在了沙发上。

       景云干脆放弃挣扎,无力地躺在床上。

       “怎么?以前欲拒还迎的招数用腻了?”

       池焓的语气充满嘲讽,动作不轻地在景云脖子上咬了一口,留下一道印痕。

       景云痛的抽气,却只是沉默着垂下眼眸,不去看身上人眼底的阴翳。

       “现在改用苦肉计了,嗯?当初不择手段爬上我的床,现在装什么贞洁烈女!恶心!”池焓的语气像是在看笑话。

       “池焓,我好歹是你的妻子,你不要太过分了。”

       “妻子?”池焓听见景云的话,低下身靠在她的身侧闷笑起来:“那你就先履行一下妻子的义务。”

       “池焓,你不要闹了!”

       景云实在精疲力竭,绝望地看着对自己一脸恨意的丈夫。

       “少用这么无辜的眼神看着我。”池焓毫不留情地把景云的脸转过一边。

       挣扎中,景云身上的衣服所剩无几,细腻肌肤带来的触感让池焓手上的动作更重,所到之处都是红痕。

       “要是这点用都没有了,你还做什么池太太?”

       池焓的动作不停,声音异常清醒,景云眼前逐渐模糊。

       清晨,景云被窗外的阳光照醒。

       景云费力的坐起身,习惯性拿起手机,映入眼帘的就是宋昭的信息。

       宋昭是景云的主治医师,自从换了心脏后,一直都是宋昭在调理她的身体。

       “服药的顺序还和以前一样。昨天护士说你还在考虑入院时间,还有最后三个月,犹豫的时间不多了,我在医院等你。”

       景云拿着手机的手收紧,痛楚从心头弥漫开。

       正要回复宋昭的消息,田瑜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没有大事,田瑜一般不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景云心下一紧,忙接了电话。

       “怎么了?”

       景云出声才发现自己嗓子沙哑的不行。

       “出事了,导师说你的论文抄袭了章老师前段时间发表的文章,你现在赶紧回学校啊!”

       抄袭?

       景云回想起前段时间几次约自己吃饭都没成功的那位老师,眉头皱起。

       “导师一直很看好你,所以她尽量压着这件事情还没有闹大,但是她说这次的事情非常严重,解决不好就要进档案的!”

       “你别慌,我现在就过来了。”

       挂了田瑜的电话,景云也顾不上回复宋昭的信息。

       匆匆洗漱好赶去学校,景云找到所谓“被抄袭的论文”一看。

       这分明就是根据自己的论文改了表达方式的另一个版本。

       “这个章泽海之前就一直对你图谋不轨,这次肯定是他故意的,你要想想办法,这该怎么办啊!”

       这件事闹大了吃亏的只有景云,田瑜十分着急。

       “既然他把事情挑起来,就肯定有下一步,我们等他动静。”

       景云冷静下来,仔细分析。

       就在景云权衡这件事情如何解决时,声称自己的论文被抄袭的人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景云想也没想就接了电话。

       “景云同学。”电话的另一头的声音是令人反感的笑意:“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

       “你现在的麻烦,作为老师我也很心疼啊,不如你现在单独过来一趟我的办公室,我们一起‘好好’商量商量。”

       电话很快挂断,田瑜气的差点跳起来。

       “这个老流氓,还说什么单独,他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吗?这个畜生,我们不能放过他!”

       “还真以为没人敢收拾他了,要不你去找池……”

       “不行!”景云反应迅速打断了田瑜就要说出口的那个名字。

       “我的事情和他没关系。”景云苦涩地摇头,这件事绝对不能联系池焓。

       “但是章泽海明显没安好心,要是这件事情解决不了,你岂不是毕业都难。”

       田瑜急的快哭出来,恨不得现在就去将章泽海打一顿。

       “这里是在学校,他不敢拿我怎么样。”

       劝走了满脸担忧的田瑜,景云整理了一下情绪转身出了教室。

       “哟,来的真快。”

       章泽海一看见景云走进办公室的门,立刻笑嘻嘻迎了上去,似乎并不在意她脸上的冰冷。

       “章老师,论文的事情,您需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吧?”

       景云目光冰冷地看着章老师带上办公室的门,又走回来。

       “怎么,你希望老师给你一个什么解释啊?”

       章泽海看着景云神情不善,脸上的笑意也收敛了几分,横肉堆积的脸上显出几分凶狠。

       “这份论文是我日夜研究的成果,我手上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是我先写出来的。”

       “那又怎样?”

       章泽海干脆不遮掩了。

       “有人会相信你吗?你觉得学校是帮我这个校长的小舅子,还是帮你这个学生?”

       景云厌恶地看向眼前这个满脸得意洋洋的人,她低估了这个人的无耻。

       “既然如此,那我会选择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恕不奉陪。”

       “哎!”

       章泽海一看景云要离开,立刻扑上前去从背后一把抱住,景云一把把他甩开。

       “你想干什么!”

       “果然美人的脾气都比较大。”章泽海的手从景云的腰上划过,嘴角的笑意更大,更加兴奋起来。

       “小美人,你以为我把你叫过来是想看你跟我发脾气的?”

       “我今天就实话告诉你,这个论文的事只要我不抬手,你就别想毕业!”

       “你以为你能只手遮天?”

       景云冷静地盯着眼前的人,一边试探着想往后退。

       “我能不能,可不是你说了算。”章泽海笑得越发猥琐。

       “你今天陪我睡一晚,我就保你平平安安地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