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找死
作者:大麦饭      更新:2021-01-12 17:59      字数:2056
       几个混混一边嬉笑一边拉扯,而被围在中间的不是别人,正是李长清。

       李长清哪里遇到过这种情况,眼泪水只在眼中打转。

       几个混混见李长清好欺负,更是大笑,其中一个竟伸手朝李长清脸上摸去。

       “嘿嘿,小妹妹,跟我土哥吃顿饭,你看上什么衣服我都给你买!”

       就在小混混手伸到一半的时候,忽然一只有力的手,将其抓住。

       “你们不想死的话,马上给老子滚!”

       几个混混转头一看,正是一脸冷意的李二娃!

       “哥!”

       李长清见是李二娃,顿时委屈的扑了上来。

       李二娃也心疼地将其抱在怀里,安慰道:“没事,哥来了,谁都欺负不了你。你咋一个人跑县城来了?”

       李长清小声说道:“我看哥身上衣服都旧了,我想来县城给哥买身衣服,我……”

       李长清慢慢说着,李二娃直觉心中一热。

       怪不得长清大早上的就不见人了,原来是给自己买衣服来了。

       “呵呵,这就是你哥?那个村来的土包子?这店里的衣服是他能买得起的?”

       小混混为首的是一个黄毛,此时叼着根烟一脸瞧不起的神色。

       浚县虽然是个县城,但毕竟比乡下好上不少,见李长生打扮,几名混混都生出不少优越感。

       这种乡巴佬,买得起这里的衣服?

       李二娃抬头看了看这家店的招牌,这是一个电视上经常打广告的牌子,光看里面装修,就知道价格不低。

       说不定,随便一件衣服就得上千。

       李长清听后,顿时羞红了脸,拉着李二娃的袖子低声说道:“哥,对不起。我……我手上没那么多钱,我不知道这家店衣服这么贵!”

       小混混一听,更是大笑起来:“哈哈,我就说嘛,什么泥腿子都敢来这里,小妹我刚才的提议你真不再考虑一下?”

       李二娃见后,虽然有些生气,但更多的是心酸。

       “长清,走我们进去看看,我今天就要看看,什么衣服买不起。你的心意哥知道了,今天这家店里面你看上什么,哥都给你买!”

       黄毛一听,嘴里的烟都笑掉了。

       “兄弟们,你们听到没,哈哈他说看上什么都买,哈哈!”

       李长清听后脸色更是羞红:“哥,我们赶紧走吧,这里面衣服我们买不起。”

       她以为李二娃只是为了给自己挣个面子,但却让她更觉得窘迫。

       李二娃听后也不多言,直接从塑料袋里掏出两沓厚厚的毛爷爷,塞到李长清的手中笑道:“这些够不够?不够哥还有,我说了,今天你想要什么,哥都给你买!”

       两沓红票子,此刻配上李二娃壕气的口吻,顿时让几人愣住了。

       尼玛,这么多钱?

       这得有好几万吧?

       “这!哥……你咋有这么多钱?”李长清下意识的接过钱,但看着这么厚的票子,一时间有些发愣。

       “哈哈!你哥做了笔买卖,这点钱算得了什么,以后你想要啥,哥都给你买!免得有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以为咱们好欺负!”

       李二娃这话明显是说给几个混混听得。

       那几个混混也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招惹一个有钱的主了,听到李二娃的话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半天屁也没放出来一个,转身边要走。

       “走?我让你们走了吗?”

       李二娃喊住了几人,那个黄毛听后顿时一脸不耐,他刚一回头,一个硕大的拳头就砸在了他的脸上。

       “哎呦!”

       黄毛惨叫一声,捂着脸后退两步。

       等他看清地上掉落的一颗牙齿后,总算是怒火喷发了,喊道:“你他吗还敢打我?兄弟们,都给我上,今天非要你弄死他,他手上的钱就给兄弟们当医药费了。”

       其余几名混混一听,顿时面露喜色。

       本来他们就已经窝火了,这时候还有钱拿,顿时撸起修管子就冲了上来。

       “哥……赶紧跑吧!”李长清脸吓白了。

       “长清,你在我后面躲好,看哥帮你教训这几个狗娘养的!”

       李二娃也是满脸戾气,欺负、侮辱自己可以,但是谁要是敢欺负自己妹妹,那老子非要剐了你!

       说罢,李二娃也立马抡起拳头,迎面就将冲在最前面的砸翻在地。

       要知道,李二娃可是精通脉络骨骼的,强化过身体之后,即便是一头狼都能生生打死何况几个混混?

       所以,不到两分钟。

       几个混混就已经哀嚎着躺在了地上。

       一个打五个?

       李长清直接看呆了。

       周围还围观者不少看热闹的人,他们都把事情经过看在眼里,也都是一阵目瞪口呆。

       “好!”

       “打得好!”

       随后,人群中不知谁高喊了一声,顿时零零散散响起了一阵掌声。

       看来,这种地痞流氓,在哪里都不受待见。

       “行!你小子等着,我告诉你我是彪哥的人,你敢打我?以后你在县城就等死吧!”

       几个小混混搀扶着爬了起来,那个黄毛更是一脸恨意,当众被暴揍一顿,任谁都咽不下这口气。

       彪哥?

       人群中有人一听到这个名头,顿时脸色一变。

       彪哥可是浚县出了名的恶霸,那可是真正混社会的,手下管了不少KTV、台球厅什么的。

       看来这对兄妹要出事了!

       几名混混跑开,人群也散了,这时候一个中年人却忽然走了上来。

       “年轻娃子,你等我一下,我问一下,你认不认识何柏松?”

       中年人夹着个公文包,看上去派头十足,李二娃却不以为意,摇头说不认识,随后便带着李长清离开了。

       中年人见李二娃离开,不由得陷入了沉思,喃喃道:“不认识?不会啊,刚才我没看错啊。”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中年人也是刚才注意到。

       李二娃再出手的时候,打击的地方都很有讲究,除非是对人体脉络穴位了解无比清楚,怎么可能这么巧?

       能有这种医术造诣,不是只有浚县的那个老神医,何柏松吗?……

       “哥……求求你了,你就把它买下来吧,它看着好可怜啊!”

       十分钟后,李长清拽着李二娃的衣袖,楚楚可怜地说道。

       而两人面前,是一个小纸箱。

       里面躺着一窝嘤嘤直叫的小奶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