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嚣张至极
作者:南栅向晚      更新:2021-01-12 23:26      字数:2028
       “卢建才调职一事是我压下的!”

       凌倾月本着早死晚死都得死的态度,主动认罪,“我承认我冲动了,我也不会改的,我就见不得这种狼心狗肺的事发生!”

       我死猪不怕开水烫了,骂就骂吧!

       萧北冥比想象中的冷静,委婉地劝道:“会有麻烦的。”

       “皇宫之内,能有什么麻烦?”

       “太后!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

       她一脸无语的看着李胜由远处跑到跟前,这打脸打得太快了!

       李胜穿着粗气,行礼道:“小皇帝,小皇帝他……”

       女孩蹭声站起来,在石桌上撞得龇牙咧嘴,“小皇帝他怎么了!?”

       “小皇帝,他被郑大人给缠住了!”

       “就这!?丫的,你差点吓死……哀家。”

       脏话都到了嘴边,她看了眼旁边气定神闲的男人,愣是给咽了回去。

       赏了碗茶,李胜总算把话说明白,“郑大人现在乾清宫,带着一帮众臣和殿下议论卢大人调职一事,眼瞅着小皇帝快招架不住了,您快过去看看!”

       她视线扫过玲珑酥,这是调虎离山?

       又放到了萧北冥身上,一伸手示意道:“萧丞相,请。”

       萧北冥拒绝的干脆利落,“不,麻烦自己解决。”

       乾清宫。

       郑傲广年过六十,精神烁悦,一双环豹眼却无凶相,身材魁梧,周遭气质如沉淀下磐石一样稳重。

       殿内或大或小乌压压站了一群脸熟的官员,其中就有卢氏父子。

       “拜见太后。”

       “微臣见过太后……”

       众人俯首行礼,郑傲广却站得笔直,微微供了下手,“微臣公务繁忙,近来巡视大魏各府州,未能及时觐见太后,还望恕罪。”

       “无妨,郑御史为大魏鞠躬尽瘁,哀家高兴还来不及。”

       凌倾月袖子内掐着手,硬憋着那口气走到了小皇帝身边。

       她能感受到那股扑面而来的轻蔑。

       字里行间,连同神色都透漏着对凌倾月的轻视。

       星河似乎看出了她的慌张,在桌下轻轻捏了下她的手,“太后……”

       她回了个笑,重新收敛心情,“郑御史前来乾清宫,所为何事?”

       “自然是为卢家长子一事,建才精明能干赤胆忠心,担任九州府监察御史更是兢兢业业。微臣不明,为何扣押其调职令书?”

       郑傲广的语气并非询问,倒像是兴师问罪,“方才询问圣上,听闻全是太后一人的注意?”

       “没错,就是我的主意。”

       “请太后明说。”

       礼部尚书裴恒跟着站出来,拱手道:“请太后明示。”

       卢氏父子跟着低头行礼,“太后明示!”

       凌倾月手攥着袖子,冷眸扫着殿下的人,这就是明目张胆的逼宫啊!

       她心一横,“没有什么原因,哀家看卢御史不爽,想让他再多磨炼几年。”

       不就睁眼说瞎话吗,老娘最会耍赖了!

       郑傲广抬头,一挑眉,惊讶道:“太后可知自己在说什么!?”

       她淡定的点点头,“哀家贵为太皇太后,垂帘听政,连一个小小的御史都做不了主了。”

       “大魏是皇甫家的大魏,是天下的大魏,何时成了太后一人的了!”

       她冷笑道:“怎么,郑御史有意见?!”

       反正我死猪不怕开水烫,爱扣什么帽子就扣什么帽子!

       郑傲广很懵,他来之前想好了无数的说辞,没成想竟遇到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

       他话锋一转,直接看向星河,“圣上,垂帘听政乃朝堂大事,太后心智不熟荒唐无道,望您多加思考!”

       星河浑身愣住,扭头看了看她,“朕相信太后。”

       “好,很好!”

       郑傲广神情愤慨,一副天下皆黑他独白的姿态,“哼,太后如此横行霸道,恐怕国之不国,我大魏地位难保!”

       凌倾月气都在咬牙,朝堂乌烟瘴气全都是你们因为串通一气!现在竟倒打一耙!

       “看我这个太后不满意,难不成郑御史要造反?!”

       话音刚落,哗啦啦朝堂上又跪了一地。

       李胜在她跟前,吓出了浑身的冷汗,悄咪咪拽着袖子说道:“太后,话不能乱说。”

       郑傲广淡然一笑,“大魏始终复姓皇甫,微臣的衷心天地可鉴,只不过太后无才无德,配不上现在的位置,望好自为之。”

       “你……”

       话没出口,男人一甩袖子直接离开了大殿。

       “我……”

       一团火从心里烧到后脑勺,成了太后以来,那个人不是恭恭敬敬三叩九拜!

       除了萧北冥,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嚣张的人!

       萧丞相顶多是恨铁不成样,而这个人眼中则是轻蔑,碾死她如同碾死一只蚂蚁般轻松。

       金銮殿内,黑暗袭来,凌倾月又想要跑路了。

       人走后,殿内寂静无比。

       众人都知道桃源党在朝中横行霸道十几年,却没想不到横行到这种地步。

       星河回神,他伸手抱住女孩,语气软软的说道;“太后,朕会保护你!”

       “那先谢谢你了。”

       凌倾月嘴角带着笑,眼神越来越冷,皇上做到这个份上,真他吗憋屈!

       入夜无话。

       白天这么一闹,连李胜都少了平时的俏皮话。

       唐汐儿更是被唐家以各种缘由召回了家,八成是要离开凌倾月。

       皇上坐上了龙椅,真正的当权者却恐怖到这种地步。

       一言之下,满朝惶恐。

       凌倾月将小皇帝哄睡了,随口拿了本医术,在窗前翻开。

       微风袭来,一抹黑影不知从何处蹦到了窗外。

       身穿夜行衣的傅宏一个拱手,“现在,太后可有时间?”

       她眯着眼,有气无力的问道:“干嘛?”

       “能否和卑职去个地方?”

       合上医术,她拿起斗篷正想出门,傅宏连忙挥手,“不不,我带您出去。不要惊动乾清宫的其他人,探子太多。”

       “那我怎么出去?”

       傅宏双臂往前一身,手抱住女孩腰肢,硬生生将她提了起来。

       男人脚尖用力,身体往上一窜。

       凌倾月发现,自己竟然飞起来了!

       乾清宫就在脚下,现在离地最起码二十米,风在耳旁呼呼刮过,如同漫步云端。

       她打量着四周,从牙缝里硬是憋出四个字,“这不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