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大献殷勤
作者:凌波微步      更新:2020-10-17 09:00      字数:2080
       翌日一早,庄若若被碧桃千呼万唤弄起来,简单收拾了一番,就疾步朝母亲所在的佛堂小跑过去。

       多年前,庄招娣被上门女婿赵元平抛弃,人前人后,脸面丢到一里外,至此她郁郁寡欢,更是常年伴青灯古佛,不问世事。

       “小姐,才刚过卯时,你慢一些,仔细被磕了。”碧桃追在身后,可庄若若却不加理会,甚至还颇有微词。

       “这还不都怨你?如果你早些叫我的话,至于这么赶?”

       碧桃但笑不语,她怎么会说,自己明明叫过好几次,可每次自家小姐都翻个身,嘟哝一句。

       “好碧桃,我再睡一会儿,就一小会儿。”

       风风火火,庄若若才走进佛堂,还没抬手,镶金边的布帘就被人从里面拉起。

       青云是庄招娣身边的老人,她笑着迎了出来。

       “二小姐,夫人和四小姐正在里面等着您呢!”  

       庄若若咬碎银牙,皱眉。

       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

       早知道赵沁儿不会坐以待毙,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急切?

       母亲脾性软弱,不用说,此时铁定是搂着失而复得的女儿抱头痛哭,诉说这些年的思念。

       前生,赵沁儿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一点点巴结庄招娣,一点点离间庄若若母女,用她的温婉贤惠有才华,衬托出自己的粗鲁刁蛮不懂事。

       后来,庄若若怨怼母亲偏心,出嫁后竟一次都没回来探望,甚至在庄招娣病死之前,也不肯再一面。

       真是不孝啊!  

       思绪蹁跹间,就听到里面传来压抑的哭泣声。

       庄若若深吸一口气,跨步走了进去,嘻嘻笑着,“母亲,女儿给您请安来了。”

       听到声音,庄招娣缓缓抬头,眼睛哭得跟核桃似的。

       旁边,就连赵沁儿也眼眶泛红,可见两人适才多么动情。

       “囡囡,你来了!”庄招娣很快拭去眼角的泪光。

       “沁儿妹妹好早呀!”

       一进门,庄若若就径直坐在黄花梨的罗汉塌上,她一边将下颌倚在母亲肩上撒娇,一边端详起了赵沁儿。

       这一生,决不能让这个冒牌货夺走只属于自己的母爱!

       炙热的眼神,让赵沁儿微不可见地柳眉一蹙,“若若姐姐干嘛这样看我?”

       “没什么。”庄若若蹙起眉头,貌似无心地开口,“沁儿妹妹,爹爹说你是丫丫,可我怎么看都觉得你不像母亲啊!”

       说着,她继续比照着庄招娣,左看看右瞧瞧,“母亲,您看,您的眉眼比较窄,可沁妹妹却很宽,还有脸部轮廓也是,一点都不像呢!我可是听外祖母说过,丫丫出生的时候,像极了您的!”

       闻言,赵沁儿微微一怔,“姐姐说笑了,我只是长大了更像父亲而已。”

       “父亲也不是这个样子呀,我倒是觉得,沁儿妹妹长得比较像宋婉柔。”

       天真无邪的话,像是女孩的无心之言。

       谁知,赵沁儿却脸色大变,尤其是发现庄招娣疑惑地看向自己,更是心头一慌。

       但很快,她就扬起娇艳的小脸,泫然欲泣地问:“若若姐姐就算是玩笑也该有个分寸,你又没见过我养母,如何知晓我长得像她呢?”

       面对赵沁儿的反击,庄若若沉默了。

       她也是一时心急,却忘了这一世,自己到现在还未跟宋婉柔见过面。

       那是前生,赵沁儿做为丞相府最受宠的平妻,而宋婉柔的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掌握府中中馈后,就对她各种苛刻,颐指气使。

       前世种种,让庄若若一时哑然,脸上笑容褪去,绵绵不断的恨意,就这么浮现出来。

       还是碧桃发觉自家小姐不太对劲,轻推了她一把。

       庄若若抬眸,正对上赵沁儿怨恨的眼神,虽然被很快敛去,但还是被她看了个分明。

       “沁儿妹妹是在恼我吗?”庄若若也假装拈起绣帕,擦拭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

       于是,她又可怜兮兮地看向庄招娣,“母亲,囡囡是不是说错话,惹恼了沁儿妹妹?我要不要给她赔不是?”

       庄招娣笑了笑,抬手掐了掐女儿嘴角肉嘟嘟的奶膘,满眼宠溺,“自家姐妹,不必斤斤计较。”

       果然,母亲还是最爱她的。  

       赵沁儿顿感冷落,她咬着嘴唇,转身拎起早就准备好的食盒,献宝似地凑过去,“母亲,这是我亲手做的桃花酥,您尝一尝!”

       她似有若无地瞟了庄若若一眼,暗暗较劲。

       一个会给母亲亲手做糕点,一个是被宠坏的大小姐,心灵手巧,高低立判。

       察觉到赵沁儿的挑衅,庄若若却没有吭声,仿佛无视一般。

       这样的庄若若,反倒让赵沁儿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

       两人的暗潮涌动,丝毫没影响到庄招娣。

       看着眉眼如画的赵沁儿,她晃去心底的一丝怀疑,很是开心地夸奖,“丫丫手真巧!”

       “哪有,沁儿的手艺不登大雅之堂,只想博人一乐罢了!母亲,要不您尝一口?”赵沁儿谦逊说道,并且自发拿起一块桃花酥,递了过去。

       桃花酥,物如其名,形状类似桃花,以酥香可口闻名。

       可庄若若却在空气中嗅到了荤腥的香味。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里面用了某种特殊的材料。

       赵沁儿手举在半空,等着庄招娣接过去,可迟迟的,庄招娣都没有动作,这让她暗自着急。

       “母亲难道不喜欢吗?那沁儿改天再为您做其他的样式,只是,沁儿常年未在母亲跟前尽孝,所以才连夜做了点糕点,想讨母亲欢心,谁料到不合口味!”

       说完,赵沁儿低垂着脸蛋,那浑身笼罩着的悲伤,感动了庄招娣,却意外让庄若若嘴角扬起。

       于是,她也加入劝说的行列,满脸无邪地娇嗔,做白莲花状,“母亲,您就尝一口吧,如果再不吃,沁儿妹妹估计都要哭了。”

       在两人的极力撺掇下,庄招娣接过那桃花酥,轻咬了一口。

       赵沁儿顿时喜色毕露。

       她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待会儿只等着母亲拿她和草包女儿对比,获得夸赞,扫了眼庄若若,眼底轻视显而易见。

       庄若若却咬着牙,突然笑了,脸上是旁人看不懂的深意。

       有些事,她不想拦着,或许只有让母亲吃了亏,才能涨些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