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新人(二)
作者:红茶加盖      更新:2020-10-16 13:02      字数:4586
       04

       从警局出来后严洛一跟着陈浩的警车一路开到医院,两人迅速到保安室调当天的监控。通过监控录像发现李美雯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医院,可是最后离开时李美雯的身边多了一个女人和她差不多年纪的样子,并由她搀扶着李美雯走出了医院。

       “等等!停一下!”严洛一定睛一看,发觉这个女人越看越眼熟,“怎么是她?”

       “你认识她?”陈浩诧异的看着严洛一。

       “嗯,没错,我的确认识她,她也是医科大学的学生。”

       “走,那还等什么,马上去学校找她。”

       严洛一出发前给文静去了通电话让她在校门口碰面,不过电话里并没说清什么事情。文静很是意外,这是严洛一第一次主动约她见面,她忽然心跳加速,不由自主得想入非非起来。不过但当她看见严洛一身边还跟着另外一个男人时,她的心情瞬间从喜悦变成失落。

       “洛一,你找我什么事啊?”失落的情绪转换成了好奇。

       “文静,你认识一个三年级的女学生叫李美雯的吗?”

       “嗯,认识啊,她怎么了吗?”

       “一个月前你是不是陪她去过医院?”

       “诶?你怎么知道?”好奇转换成惊讶。

       “你知道她去医院干嘛吗?”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她那天突然打电话给我说自己在医院里做了个小手术,因为人有点虚弱走不了路,让我帮忙去接她回宿舍。然后送完她后我就去了,回来的路上她也不说话,看着挺可怜的,我也就没多问什么。”

       陈浩和严洛一的表情略显失望,看样子她对李美雯做人流这件事并不知道内情,陈浩接着问道:“那你平时和她关系怎么样?”

       “一般吧,因为我们有相同的主修课程,所以在教室里经常遇见,偶尔也会聊聊天,你们……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严洛一并不想把李美雯的死讯告诉文静,毕竟凶杀案这种事情也不太适合告诉她,正当他想找个理由时,旁边那位已经先声夺人。

       “她死了。”陈浩淡定的说了出来,他可没这么多怜香惜玉的想法。

       “什么!……死了?!怎……怎么会?”他说的这三个字着实把文静吓得不轻,刹那间花容失色。

       严洛一无奈之下把陈浩拉到一边,轻声说道:“队长,还是让我来问吧,你这样容易吓到别人,您先回车里坐会儿吧。”其实陈浩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怎么就吓着她了,不过看严洛一和她挺熟络的自己倒也可以省点力气,干脆顺他的意回了车里。

       严洛一笑了笑,委婉的说道:“没事,你尽量把你知道的情况告诉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用紧张。”文静点了点头,然后缓了缓说道:“李美雯平时好像朋友不多,我看她总是一个人出入学校,不过她有时候上课无聊也会和我聊两句,我知道她有个男朋友,可能是校外的吧,因为都是手机联系,我也从没见过她男朋友,不过这个男的应该挺有钱的,我看她身上背的是名牌包,说是男朋友送的。”

       “关于她的男友她还透露过什么吗?”

       “没有,我几次问她男友的事情她都不怎么愿意回答我,相当保密。不过……有一次她送他男友一条领带特地来问我意见,问我款式好不好看。”

       “领带?什么样子的?”

       “嗯……斜条纹的,好像是灰白相间的。我有点忘了,但是感觉不像年轻男人用的那种。”

       “那还有其他什么吗?”严洛一把文静说的都记录在自己的小手册上。

       “嗯……没了,我一时也想不起什么来了”文静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吧,那我先回去了,如果你还想起什么来记得联系我。”

       “哦,好。”文静些许有点不舍,默默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文静,刚才和你说话的是警察吗?”从背后突然传出的说话声把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生物医学系的教授袁振,四十出头,穿着得体讲究,看上去相当斯文端正。袁振长得不错,很有成熟男人的味道,而且说话彬彬有礼,学校里很多女生是他的粉丝。

       “哦,袁教授,刚才是我的一个朋友咨询我点事情。”

       “我看到他旁边有一辆警车,出有什么事了?需要我帮忙吗?”

       “哦,没事,随便聊聊罢了。”文静并没有提李美雯的事情,以免大家以讹传讹。

       “没事就好,那我先去上课了。”袁振礼貌的笑了笑,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文静目送他离去时突然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呀!要迟到了!”,她来不及细想便径直朝教室的方向奔去。

       05

       严洛一和文静告别后就跟着陈浩离开了。车上,严洛一把刚才问到的内容向陈浩复述了一遍,虽然内容不多但陈浩已经能猜出个大概。

       “你和那个女的很熟吗?”陈浩有着双毒辣的眼睛,他看得出文静好像对严洛一有意思,刚才他们在对话的时候他就一直坐车里观察。他原本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对组员的私生活也从不过问,主要是他对严洛一的背景和来历比较好奇,所以想着顺便打探一下。严洛一对这些也不避讳,直接把他和文静认识的经过都告诉了陈浩。

       两年前,当时严洛一还是片区的派出所里的一个小警员,因为有群众报案在公交车上有变态猥|亵妇女,所以他就便衣在公交车里潜伏,后来当场抓到变态的时候正被猥|亵的那个女孩就是文静。

       “可能因为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她当时整个人都吓懵了,我给她做了心理疏导,然后就认识了。”严洛一简单的概括了一下。

       “噢……原来是英雄救美啊。”陈浩淡然一笑,笑得别有深意。

       可惜严洛一没觉察出他话里的意味,然后一本正经的回答道:“英雄救美也谈不上,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罢了。”

       陈浩心想这小子的情商未免也太低了点,人家姑娘那么明显的好感居然都看不出来,路展国别是塞了个傻子给他吧。为了确认严洛一是不是傻子,他看似随意却是刻意的问道:“你对这案子什么看法?”

       “我猜李美雯的男友应该有一定身份地位,而且很可能有家室。”这个回答倒是让陈浩挺满意的,因为答案和自己推测的一致,幸好这小子虽然没情商但还算有点智商。

       这时车子正好开到案发小区附近,严洛一向陈浩提出申请想去现场看看,说不定还能发现点什么,陈浩同意了。于是,两人一同回到了案发的那间屋子里。

       一进屋陈浩指着客厅的那张沙发说道:“这就是死者被发现时的位置,尸体当时仰面倒在沙发上。”严洛一发觉这个沙发的位置是正对着大门的,隐隐觉得有点奇怪,问道:“队长,我记得你之前说死者被发现时门是半开着的对吗?”

       “嗯,怎么?”

       “凶手会不会是故意让我们发现的?”

       “不是没有可能,但不能百分百确定。有些第一次杀人的犯人会也因为慌张,所以仓促逃走时忘记关门。”

       “可是……他却记得拿走手机和凶器……”严洛一觉得这一点有些奇怪。

       陈浩朝他看了一眼,对他有这样的想法颇感意外,顿了顿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毕竟这些都是猜测,最终还是要用证据说话。”

       事实上严洛一的怀疑陈浩早就想到了,只是没想到眼前这个新人第一次接触凶案也能发现这些细微的疑点,心里开始对他有点另眼相看了。趁严洛一四处转悠的时候他在一旁暗暗的观察着他,不知怎的他开始回想起了自己刚做刑警时的样子。那时的他和严洛一一样,对什么都充满好奇,有时甚至自以为是,还经常会因为自己的鲁莽给队里带来不少的麻烦,那时他的队长就是路展国,如果不是因为有路展国保他,否则以他这种暴脾气早就被踢出刑警队了。

       陈浩想起从前自己的傻样就不自觉的笑了,相比较而言眼前这个新人做事还挺认真的,比起从前的自己要沉稳的多。之前在路展国说要把严洛一交给他的时候他原本打算趁机找出这小子的纰漏,然后再好好教训一顿,最后让他知难而退自己走人,当时还觉得自己计划的挺好的,现在想来好像有点过激。

       “队长,我能把这瓶酒带回局里吗?”严洛一站在客厅旁的一个玻璃柜前,指着柜子里一瓶喝了一半的洋酒说道。

       陈浩听了这话立马脸色一沉,张口骂道:“你丫的想喝酒想疯了吧!”

       严洛一笑了笑说道:“你想哪儿去了,我只是觉得这瓶酒上可能会有李美雯男友的指纹,想带回去验证一下。”

       “这瓶酒有什么奇怪的吗?”陈浩疑惑的问。

       “这瓶酒叫Ballantine’s,威士忌的一种,口感比较重,酒精味偏大。不像一般女人会喝的酒,所以我怀疑这瓶酒是专门给他男友喝的。”

       “噢?你还懂酒?”

       “略懂一二吧。”

       “行,那就带回去吧。”

       严洛一戴着手套,小心翼翼的把酒拿了出来,套上了塑封袋装进了包里。

       之后两人在房间又转悠了一会儿,确认没什么其他发现便直接回了警局。

       06

       这天的凌晨两点,严洛一在睡梦中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叫醒了,他睡眼惺忪地随手接起电话,沙哑的发出一声“喂。”

       “洛一……我……我想起来了!”电话那头是文静支支吾吾的声音,语气显得甚是紧张。

       “想起什么了?你别紧张慢慢说。”严洛一预感到是有关案件的信息,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一瞬间睡意全无。

       “那条领带……就是李美雯送他男友的那条……我……我看到了。”

       “在哪里看到的?”

       “一个男人的身上,我们学校的……可是,我怎么都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呢?……”

       “你先别慌神,也许不一定是你想的那样,但是任何一条线索都能帮助我们破案。”

       文静停顿了一会,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先冷静一下,随后说道:“今天我碰到了生物医学系的教授,他叫袁振。我看到了他脖子上的那条领带,当时我也没多想,可是……我刚才梦见李美雯了,她拿着盒子里的领带给我看,而那领带……和袁振脖子上那条一模一样,然后……我就吓醒了。洛一,我现在也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

       “我知道了,你别着急,也有可能袁教授只是有一条一模一样的,等我们调查一下就知道了,你先安心去睡吧。”

       “哦……那好吧……晚安。”

       等文静挂断了电话后严洛一陷入沉思,如果按照之前他对嫌疑人的人设推测,这个袁教授与李美雯的神秘男友契合度的确很高,但是仅仅凭一条相似的领带是不够证据抓人的。不过既然已经有了怀疑对象也算是有了头绪,现在只差找个找个机会证实一下。

       清晨,他打通了文静的电话,请要她帮一个忙,他想借袁振的指纹一用。

       上午九点半,陈浩带着一张没睡醒的脸走进了大门。刑警队里所有人都在忙碌着,他下意识的看了看严洛一的位置发觉是空的,于是走到隔壁桌的吴凯杰身边问道:“姓严的人呢?”吴凯杰用眼神指了指严洛一桌上没吃完的早饭,“喏,我一早来就看见这个了,不过人倒是没见着。”

       吴凯杰嗅到一阵酒气,他靠近陈浩的衣服闻了闻,调侃地说道:“头儿,你昨晚又去酒吧啦?”

       “嗯,现在头还有点疼。”

       “怎么样?泡着妞了没?”

       陈浩用充满自信的眼神看着他露出了一个满是邪气的微笑,答案明显是肯定的。

       说来也有趣,陈浩属于那种英俊潇洒却放浪不羁的类型,但在酒吧里却从不主动和谁搭话。他喜欢一个人坐在角落喝酒,但即便如此每每还是会有漂亮姑娘看上他,最后直接把自己送到他的碗里,这真是应了句俗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然而一夜|情过后自然不会有下文了,想必陈浩连她们的名字都不会记得,吴凯杰不禁为“她们”扼腕叹息,心想像陈浩这种男人也不知道将来会载在什么样的女人手里。

       一进办公室,陈浩习惯性的打开了他桌上咖啡机泡了杯咖啡,心里想着严洛一这家伙才刚上班没几天就擅离职守,看样子对他还是太客气必须得好好管教管教才行。他悠闲的拿起了装满咖啡的杯子在鼻子下闻了闻,真香。

       “队长,我找到线索了!”严洛一门没敲门直接冲了进来兴奋地大声喊道。

       陈浩被突如其来的这么一惊,手一抖,嘴边的咖啡直接喝进了鼻子里,顺带还洒了他一身。他一脸怒意地边擦边呵斥道:“你他妈的进来不知道先敲门啊!”严洛一见状后急忙上前赔礼道歉并帮忙一起擦洒在桌上的咖啡。

       随后陈浩缓了缓神,瞪着眼望着严洛一问:“你刚才说什么?什么线索?”

       “你看,这是我在李美雯柜子里发现的那瓶威士忌上的指纹比对,资料上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神秘男友,他叫袁振,是医大的副教授。”严洛一边说边把手上的文件递给了陈浩,陈浩迅速从他手里接过翻看起来,那眼神就好像猎人发现了猎物一般兴奋了起来,“走!既然找到人了还等什么,先把他逮回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