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前几天刚结婚而已
作者:兔兔就要连头吃      更新:2020-10-16 15:01      字数:2266
       汪晴雨斜靠在飞机厕所的门外,双手环胸一脸烦躁,幸好某只大佬没有让她进去帮忙,否则她真的会被逼得从飞机上跳下去。此时,广播里响起了空姐温柔的声音。

       飞机快要降落了,正好某只大佬从厕所出来,赶紧把他扶回去。

       坐回座位上,汪晴雨如释重负地沉了一口气,某大佬差不多该作完了。

       飞机已经在降落,餐车也不可能推出来,更不可能再去上厕所。

       她都要困死了,趁着这几分钟,赶紧休息一下。

       汪晴雨侧过身,不再理会南凌翊,免得眼神一对上,他又有事情要做。

       手机叮咚一声,南凌翊拿出一看,是奶奶询问他和汪晴雨在哪儿,今晚要不要回家。

       于是,他打开摄像头,拍了一张自己和汪晴雨的合照,发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看到消息,笑得合不拢嘴,臭小子和小晴雨真配。

       哎呀,自己嗑的CP就是甜。

       照片发送完,南凌翊正要删除,结果反手设置成了壁纸。

       他才不是想把照片留住,现在的手机真讨厌,怎么不听使唤呢。

       或许是太困了,汪晴雨很快睡着,不知不觉转了一个身,自然地靠在南凌翊的肩上。

       南凌翊自然地转过头,不小心吻到了她的额头,某只大佬的耳朵轰得一下红了。汪晴雨似乎没有感觉到,睡得非常沉稳,甚至还把他当成抱枕,直接上手环着他劲瘦的腰。

       某只大佬喉结滚了滚,他不是不想推开她,只是手痛,懒得。

       飞机落地,广播里再次响起了空姐的声音,汪晴雨这才从睡梦中渐渐苏醒。

       揉了揉眼睛后,才发现自己睡在南凌翊的怀里,要不是又安全带绑着,她就弹起来了。

       “呵,怎么就睡着了呢?”

       这种时候,除了干笑和没话找话,她还能怎么办?

       真是太丢脸了,南凌翊该不会以为她故意吃他豆腐吧?!

       到底要不要解释,解释会不会太多余,不解释他误会怎么办?

       天呐,这场面,尴尬得脚趾都能抠出一座胡夫金字塔,把她的脸面埋葬。

       旁边,某只大佬嘴角上扬。

       ……

       飞机挺稳,大家起身准备离开,汪晴雨起身就走,还伸了一个懒腰。

       “喂,扶我。”

       后面传来南凌翊不满的声音,似乎还带着三分傲娇、三分幼稚、三分豪横和一分得意。汪晴雨原地瀑布汗,只能伸出手搀扶他起身,谁让她欠了那么大的人情呢?

       出了航站楼,汪晴雨拦下一辆出租车,把大佬塞进去之后,自己却没有进去。

       南凌翊以为她要做副驾驶座,结果她走向了后面的出租车,并没有打算和他同路。

       “汪晴雨!”

       大佬一声吼,晴雨抖三抖。

       唉,她就是命苦,摊上这么一位脾气暴躁的爷。

       “又怎么了嘛?!”

       “谁允许你走了,你害我变成这样就想一走了之?!”

       南凌翊举着自己缠着纱布的手,瞪着她就像要把她的脸瞪出一个洞。

       汪晴雨语塞,她就是不走,这个伤它暂时也好不了。

       真是越来越搞不懂大佬的想法,想一出是一出,她真是太难了。

       “大半夜的我也没法让它好啊!”

       “要不是你它能不好吗?”

       汪晴雨语塞,她没法说出‘我也没让你救我’这种白眼狼的话,可是她能怎么办?就算是医生也没法让伤口立马愈合,如果是赔偿的问题,大不了他说个数就是了。

       “你们到底走不走?”

       司机大哥有些不耐烦,发出了灵魂叩问。

       汪晴雨无奈,她就大发善心把他送到家,这总行了?

       车门关上,出租车很快开上宽阔的马路,两人各坐一边,中间都能再坐下一个人。

       司机大哥看了看后视镜,觉得气氛不太对劲,两人肯定吵架了。

       作为过来人,应该要给年轻人一点帮助。

       “小兄弟,老哥得说你一句,跟女朋友说话得温柔点。”

       “大哥您误会了,我不是他女朋友。”

       汪晴雨脸色微微绯红,幸好夜色浓烈,掩盖了她的一时羞怯。

       “前几天刚结婚而已。”

       南凌翊忽然开口,司机大哥笑了笑,汪晴雨小脸一惊。

       刚才她是幻听了吗?南凌翊居然当着陌生人的面,公开承认他们结婚?

       汪晴雨看向身侧,他却看向窗外,逃避了她的目光,仿佛刚才的话不是出自他的嘴。

       司机大哥见状,开始苦口婆心得给两人讲起过来人的经验,什么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什么家和万事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相扶到老不容易。

       汪晴雨语塞,大哥真是热心,生怕他们下车就‘离婚’似的。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两人下车,汪晴雨让司机大哥在原地等一等。

       她把某只大佬送进去,很快就出来,司机大哥点点头。

       南凌翊藏在身后的手给司机大哥扔了一张毛爷爷,司机大哥立刻get。

       他是过来人,这点眼力见还能没有?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别墅,司机大哥歪嘴一笑,一踩油门直接离开。

       ……

       “小晴雨,奶奶的小晴雨回来啦!”

       刚进客厅,汪晴雨就被老太太逮住了,对着她一阵盘。

       老太太这时才看到南凌翊手上的伤,连忙上前一步,关心他的伤势。

       “哎哟,不是去谈生意吗,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您放心吧。”

       南凌翊说得云淡风轻,并没有当着老太太的面怪罪汪晴雨,老太太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男孩子受点伤没什么,尤其是身边有女孩子的时候,就更没什么了。

       汪晴雨看了南凌翊一眼,心里五味杂陈,她也该走了。

       人都已经送到了,没道理再赖着,而且司机大哥还在外面等。

       “奶奶,我就先回去了,改日再来看您。”

       “现在都这么晚了,就先住下来吧,明天再回去。”

       老太太连忙挽留,挤眉弄眼得暗示南凌翊,让他留住她。

       汪晴雨摆摆手,婉拒了老太太的好意,转身离开别墅。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懵了,不是说好要等她的吗,人呢?!

       “小晴雨呐,大晚上不好打车,还是留下来吧。”

       老太太走到门口,一把将她拽了回去,南凌翊一脸淡然。

       反正出租车大哥已经被他打发走了,别墅区很难打车,除非她走路回去。

       他不是有意要把她留下来,只是因为手受伤了,需要人照顾。

       “那好吧,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了。”

       “瞧你说得那么见外,奶奶可要生气了!你是奶奶的孙媳妇,住在这里合情合理,这里也是你的家——你看,亲家都把行李寄过来了,还说最近家里装修,让你不要回去。”

       老太太指着墙角还未归置的行李,开心的情绪溢于言表。

       汪晴雨原地石化,老爸居然真把行李寄来了,他怎么会有这里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