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放下最后的尊严
作者:燕尾企鹅      更新:2020-08-01 22:59      字数:2038
       她站在电梯口,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她忽然想到煜煜睡着了,没液体了也不可能叫来护士,这么重要的事她怎么能忘。

       煜煜住的已经不是VIP病房了,不会有护士一对一照顾。

       “我去去就回。”扔下这句,她便坐着电梯下到二楼。

       电梯门一开,充斥在鼻腔里的味道依旧令她忍不住作呕,但想到煜煜在这里躺了这么久了,她更是心急如焚的想要让煜煜搬离二楼。

       她回到病房,一名妇女见她来了,便着急的说:“你就是那位小朋友的妈妈?”

       “是的,我是。”

       “你家小孩刚才没液体了,血都回流了,要不是我来的巧,看到了,叫来了护士,现在都不知是什么情况。”

       “谢谢您。”时落感激涕零的鞠躬。

       “我就是给你说一声,你家那位呢?”

       “两人照顾好点,这边病房又没有独立的卫生间,想上厕所也不方便,万一碰上拉肚子,还不知道小孩得发生什么。”

       “你说得对。”时落道,语气里有些低落,“孩子的爸爸不在帝都。”

       妇女以为孩子的父亲在外打工,便没有多说什么,只道:“你快去看看孩子,孩子也受了惊吓。”

       时落躬了下身,道:“谢谢您,麻烦您了。”

       “你太可气了。”妇人说话间,时落已经抬腿而去。

       时落赶紧到时煜身边,确认他没事后,才走到刚才那名妇女身边,低声问:“大姐什么时候走呢?”

       “下午一点吧,怎么了?”

       “能请你帮我个忙么?”

       妇女警惕的看了她一眼,才问:“什么忙?你说。”

       “我得出去一趟,你帮我看着点小孩,如果没液了,麻烦你帮我叫下护士来加液体。”

       听到是这个忙,妇女松了口气,十分爽快的答应了,“你去吧,我帮你看着,不过我一点就要走,你最好尽快回来。”

       “我会的,真是太感谢你了。”

       时落一路直奔坐进了电梯。

       而这时顶楼休息室里,陆清随拨了保镖电话,把人叫了进来,保镖进屋后,他问:“那个女人呢?”

       “夫人说有事就先下去了。”

       “有事?”陆清随冷嘲热讽低喃,“她能有什么事,难不成又去找苏荣风了?”

       “这个女人!”

       “我要见陆清随,让我进去见他,拜托你了。”声音透过没关严的门传了进来。

       保镖也听见了,左右为难间就听老板冷漠的发话,“让她进来,不准让其他人进来。”

       “是。”

       外前时落正不停反抗,她明明没什么力气,这些日子她一天比一天消瘦了,再加上时不时骨癌的折磨,她已经瘦骨嶙峋,保镖甚至都不敢用太大的力气。

       生怕把人弄倒了。

       再怎么说她都是老板的老婆。

       这时,身后有声音传来,“大彪住手,老板让夫人进去。”

       大彪停了下来,时落看着他道:“谢谢你。”

       “客气了,快进去吧。”

       时落从他们身边越过,没多远就听到刚才那人说不要放任何人进来。

       不知何为听到这句话时落忍不住猜想是不是连许霖也进不来?

       想完后又觉得自己太傻了,怎么可能不让许霖进来。

       他们的关系就差一纸婚书了,纵然她挂着陆夫人的名头,实际上外界都知道她在陆家的地位。

       说自己是下堂妻,带着与奸夫生下的野种,竟好意思继续和陆少纠缠,换作他们早就没脸见人了。

       估计有不少人在背后啧啧,说她不要脸云云,又或者唾骂侮辱煜煜是野种。

       相反他们各个称赞许霖,纷纷赞扬两人男才女貌,天生一对,自己仿佛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若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她当初一定不会给苏荣风和许霖机会可乘,这样陆老爷也不会被气得心肌梗塞去世,陆清随也不会发生车祸。

       她走进了休息室,正要关门,身后响起熟悉而令人冷漠的声音,“关门干嘛?难不成你还想在这里勾引我?”

       “果然没错,你就是个最下贱的x。”

       对于陆清随粗俗羞辱的话语,她仿佛没听见一般,仍旧将门关上。

       然而陆清随却不让她如愿,“把门打开,你该知道违抗我的话的后果。”

       想到她来找对方的目的,她只能将门打开,从她的方向正好能看到不远处,电梯门前的两名保镖。

       她心里升起一股不安。

       他想要做什么?

       “杵在门口做什么,走近些,你不是要引起我注意么,怎么现在换了花样了,地让我教你了?”

       “没有这回事。”

       “别露出那副无辜的表情,你现在所遭受到的一切,全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时落想解释,嘴皮刚动了下,就被陆清随打断了。

       “说说你想干什么?”冷漠的语气,冷峻的面孔,时落只觉得这样的陆清随太陌生了。

       “我倒要看看你能耍初什么花样。”

       时落双手紧紧握拳,她咽了咽口水,将埋在喉间的那股苦涩吞噬下去。

       “清随你不能把煜煜送去二楼。”

       “我求你了,煜煜还这么小,他还有希望的。”

       陆清随坐在老板椅上,双腿交叠,十分的悠闲,不过掩藏在他眼底的恨意,怎么都驱散不开。

       “这就是你求人的姿态?”陆清随擦拭干净的皮鞋轻点地面。

       意思显而易见。

       时落闭了闭眼,早在之前她就放下了尊严,现在又有什么区别呢?

       只是外面的人能看见罢了。

       “怎么难道你口中的愿意做任何事,就只能做到如此?”在看到她露出委屈时,他的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时落死死掐着指尖,确实早在之前陆清随就说过相同的话,不过是下跪求救,只要能救煜煜,她愿意。

       “碰”的一声,陆清随没想到她会直挺挺的跪下来,一想到时煜是她和苏荣风的孩子,他就忍不住嫉妒,凭什么对苏荣风的孩子这么好?

       他不觉得自己哪一点比不上苏荣风,可是时落这个女人却在自己最需要她的时候,背叛了他,而且背叛得彻彻底底。

       那时候他亲眼目睹苏荣风搂着她,两人笑得格外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