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摆地摊也有系统?
作者:风落有声      更新:2020-07-08 19:32      字数:1941
       “大妈,我这杯子好歹也是明朝古董,你三十块就想拿走啊?怎么地,也得五十吧?”

       金海市步行街边,赵子峰坐在马凳上,跟买货的大妈吵得口干舌燥。

       他面前摆着个简陋的地摊,油布垫地,砖头掖角,上边零零散散放了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看起来寒酸又不起眼。

       赵子峰也是没办法了。

       他今年23岁,刚从大学毕业不到一年,原本还在一私企混日子……结果开年后经济不景气,公司为了开源节流,回笼资金,就把他这样的新人一股脑都裁了。

       光荣失业的赵子峰去了几次人才市场,都没遇上合适的工作,加上兜里快没钱了,他索性便摆了个地摊,想着至少赚点生活费。

       但干了以后他才知道,摆地摊也不是个容易事。

       糟心的事挺多,既要躲城管,又得琢磨货品……好不容易等来一单生意,对方居然杀价功力恐怖如斯!

       都半小时了,嘴都不带停的。

       又拉锯了几分钟,赵子峰有些无奈:“大妈……”

       “谁是你大妈啊?要叫姐知道吗!”

       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瞪了赵子峰一眼,又道:“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一人退一步,四十块!”

       赵子峰稍作犹豫,点点头:“行吧,四十就四十。”

       他这杯子是从文玩市场批发的做旧工艺品,进价三十,四十块卖出去至少赚了些许,倒也不亏。

       钱货两讫,大妈似乎自觉占了便宜,很快美滋滋的拿着杯子走了。

       赵子峰这头正把钱往兜里揣,兀的就听到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叮!检测到一次交易完成记录,对象:明代官窑瓷杯一盏(现仿),价值核定通过,系统自动补货中……”

       赵子峰吓得跳了起来,左右乱看,嘴里问道:“谁?”

       无人应答,就仿佛刚才的声音是幻觉一般。

       他很快反应过来,应该是自己问询的方式有问题——身为二十一世纪的年轻人,赵子峰看过太多小说了。

       他知道自己可能遇到了传说中的奇遇,当下仔细回想片刻,才斟酌问道:“系统,你是系统对吗?你有什么功能?”

       “本系统为摊位交易辅助系统,宿主每成功交易一次,系统便会自动补充所交易的商品。”

       这系统的名字听着有些low,但功能却异常给力,赵子峰一下子激动起来——卖啥补啥,那我要是卖一辆豪车出去,岂不是发财了?

       这一进一出就是几百万啊!

       遗憾的是,系统似猜到了他的想法,直接泼了盆凉水:“货物补充受额度限制,您目前的补货额度为:RMB100元整,若卖出的货物进价超过100元,系统无法自动补充。”

       赵子峰有些哭笑不得,虽说这样他也有的赚,但想要一夜暴富就不可能了。

       也罢,人要知足啊,无本买卖已经很不错了。

       赵子峰安慰了自己一句,左右看看,问道:“系统,你补的货呢?”

       “补充货物位于储物袋中,请注意查收。”

       储物袋?

       赵子峰有些疑惑,来回翻了半天,才在拉货的电动三轮车上找到了一个麻布口袋,里面赫然装着一个瓷杯。

       让他诧异的是,系统补充的瓷杯明显与他卖出的那个产地不同。

       相比起来,手里的瓷杯明显质地更加细腻,纹路图案清晰,拿在手里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温软感觉。

       只可惜他对古董不太了解,只觉得这杯子挺好看,也没往别处想。

       随手将其搁在地毯上,赵子峰便掏出一把南瓜子嗑了起来。

       “哎哟,这不是咱们班的学霸赵子峰吗?怎么搞的,都混到摆地摊这地步了?”

       一阵阴阳怪气的嘲讽突然从旁边传来。

       赵子峰转头一看,就见到一个梳着大背头的胖子来到了摊位前。

       他仔细看了两眼,才认出这人是自己的高中同学,陈国庆。

       赵子峰没当回事,不咸不淡道:“哦,是你啊,有事?”

       细数学生时代,陈国庆算是赵子峰为数不多比较讨厌的同学了。

       这小子从小就喜欢告黑状,以前跟赵子峰竞争追求校花失败,转头就到处宣传两人的关系,还把事捅到了德育处,属于典型的小人。

       陈国庆也一直记着这件事,并且视为耻辱,怀恨在心。

       他今天本是过来相亲,结果散场刚好遇见赵子峰,自然就想要显摆一下。

       “赵子峰啊赵子峰,你说你寒酸不寒酸。”

       陈国庆嘴里啧啧有声,看着赵子峰一脸嘲讽:“真想让咱们校花看看,你现在这落魄样……丢人啊!”

       陈国庆越说越起劲,抖了抖身上的阿玛尼西装,又道:“哎,到底是同学一场。这样吧,我现在也算是个成功人士了,你叫我一声庆哥,爷帮你找个工作。”

       赵子峰嗤笑一声,理都没理他——小爷我现在系统加身,要不了多久就能发财,你也配跟我显摆?

       陈国庆见状,脸上有些挂不住,当下就想出言讥讽。

       也就是这时,身侧突然传来一阵痛心疾首的呼喊。

       “臭小子!你疯了啊,这么好的杯子,你也舍得用来装瓜子壳!”

       一个七八十岁的耄耋老头快步冲到摊位前,一把就将地上的瓷杯拿了起来,随即倒了瓜子壳,掏出一块绒布里里外外擦个不停。

       一边擦,他还一边心痛的嘀咕:“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

       赵子峰手里抓着瓜子,人都看愣了——这老头莫不是个神经病?四十块的破杯子,我装个瓜子壳有啥问题?

       仿佛是看出了赵子峰的疑惑,老头突然没好气道:“你这明代官窑瓷杯虽然是制式品,但也值个百八十万,要遇到好这口的,卖个一两百万也不稀奇……你用来装瓜子壳,就不怕折了品相,不好卖?小伙子,有钱也不是你这么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