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黑风 2018-05-17 09:31 更新 | 1,941 字

入夜的黑渊更加的阴暗,一道道肉眼可以见的黑色气流夹在狂风中在这片凄冷的大地之上肆虐而行。

黑色的风中好像有一只只狰狞的猛兽在怒吼咆哮,仿佛要将它们碰到一切事物都撕的粉碎。

黑风每席卷过一个地方,在那里的生灵都是闻风而逃,这场景恐怖而诡异。一些生活在黑渊的生灵被一道黑色的风追着跑,都会被黑色气流卷起一二,然后被瞬间吞噬干净。

这场景恐怖而诡异,一些黑渊里的强大生灵都是静静的蛰伏和避开这黑色的风。

这神秘的几乎可以吞噬一切的黑夜黑风,便是是黑渊被称为禁地的原因之一。

黑风很强大,但是对用黑色石头建造的渊城破坏几乎不及,这可能是渊城建造所用的矿石几乎都是采集于黑渊深处的缘故吧!

渊城,高大黑色的城墙将黑风阻断减弱了很多,只有一股很小的黑风侵入了城内。

这股黑风好似一条黑色飞鱼,在渊城里钻来钻去,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一道小黑风竟然进来了!”

渊城中央一座近百丈的巨型黑色石塔的顶部四角观望亭内,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正陪着一个灰色衣袍的人静静地关注着整座城市。三人释放出了强大的灵力,使得周围的一切都有些扭曲,难以承受灵力的压迫。每日一道身影给人感觉仿佛都已经不该存在这个世间的,也许是因为他们的灵力修为都已经接近了羽化飞升之境了。黑白两道身影全为黑白色,他们都各戴着一副黑白骨质的面具,面具之下只有一双眼洞露出慑人的光芒。灰袍人的面容却有些模糊,看其身形也是一个男人。

“黑使!”

灰衣人看了一眼旁边头戴黑色面具的说话黑衣男子,然后才用一个成熟的男子声音道:“你和白使可将我吩咐的事情都做了么?”

“回禀渊主!我们都已经尊你的吩咐把事情都做了。”

“嗯!很好!”

被称为渊主的男子继续道:“这次阴阳之子已经到了这里,你们见机行事。”

黑使语气里有些疑惑道:“是!渊主!”

“渊主!属下有一事不明?”

白色面具的女子轻柔的声音突然响起来问道:“以渊主的灵力修为再加上我们大家的助力,难道还惧怕那飞升之劫么!”

“白使!”

“是!渊主!”

“你觉得即使有你们助我一臂之力,我又有几成把握可渡过飞升之劫呢?“

“渊主!我觉得至少八成把握!”

“哈哈!”

渊主忽然大笑两声:“白使!”

黑使闻言却急忙跪倒道:“白使也是心急才失言了,请渊主责罚!”

“渊主!属下愿意领罚。”

白使反应过来也是跪在地,低头道。

“哈哈!飞升之劫,自古又有几个可以成功的。你们都起来吧!”

“谢渊主!”

“你们二人也跟我很久了,一些事情不需要我再多说。”

“是的!渊主!属下们会谨记于心。”

“我让你们做每一件事情都是大有用意的,无需多想。”

“是!渊主!”

渊主继续又说道:“这次要借五域人的手了,你们可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了?”

“是!渊主!”

“很好!黑使你继续留在阴阳之子身边,而白使你要去一趟妖界打探一下青城的动向。”

“属下领命!”

“好了!都去吧!”

“是!渊主!属下告退。”

黑白使者二人当下便化成了两团云雾里去了,渊主则是双手背后,俯视着整个渊城。他仿佛是这里的帝王,掌控着城中的一切动向。

“阴阳天劫开,灭世而终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里有一阵黑色的冷风飘到了蓝荫客栈外,然后钻进了客栈里面。

小文早已经睡着了,在梦里他梦见了白研儿。白研儿正在一片白色的雪地里看着他,叫小文等着她,很快他们就会见面了。

虽然夜已经深了,但是药迟却没有睡。他将灵力释放而出,探查小文的身体,发现并没有异样才放下心来。

一到淡淡的黑色虚影子飘到了小文所在房间的外面,黑影就那么的静静站在那里好久。

直到药迟从一旁房间里走出来,黑影才一下消失而去。

药迟看着黑影刚才存在的地方,静静的问道:“你是到底谁?”

药迟带着小文一进入黑渊,他强大的感知力便察觉到了一道灵力始终关注着小文。

那股灵力中仿佛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小文,仿佛想要将小文融化掉一般。只是这股灵力中携带着一股浓浓的关爱之情,正是如此药迟才越发觉得奇怪。

“倒是是什么人?难道是与小文有关的亲人么?”

药迟反复的思虑始终不得其解,便不在多想。

蓝荫客栈外,一道影子凝成人形显现出来,这个黑影正是那神秘的渊主手下的黑使。

一双冰冷的黑色目光透过黑色骨质面具看向远处那一道黑色的风,发出一个有些惊讶的声音道:“没想到小瞧你了!我倒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黑使边说边化作一团云雾紧追黑风而去,一前一后出了渊城,朝向黑渊深处而去。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