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楔子 收起你们龌龊的想法 2016-09-01 16:11 更新 | 2,703 字

月无颜,你回头看看,月国公府的大火是不是烧的特别好看,尤其是在这雪夜里?

月无颜,你是不是还想着明日和本公子的大婚呢?月家已经势力微弱,偏偏不肯顺从,早已是眼中钉肉中刺,你那般鬼魅容颜,如何对得起本公子享誉京城的冠玉公子的名号?

月无颜,肩膀上的箭伤是不是很痛?放心,淬了毒,很快就不痛了,就可以和家人团聚了。

月无颜,可惜本公子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

月无颜,死之前,不如让他们享用一下,你知道,不看你的脸的时候,还是有个极美的身形的。何况还是月国公的嫡孙女,绝对的金枝玉叶!

那个人如玉的面容狰狞恐怖,月无颜撑着残破的身体步步后退,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明日就会和她成婚的男子,她满心的期待成为了苦涩的怨恨,如玉容颜,和风细雨的语言后面竟然狠毒至此。

不从?那么本公子送你一程!那人手中的长剑狠狠一掷,直直的插入根本没有力气躲闪的月无颜的腹部。

月无颜的身体承受不住的直直倒向身后的断崖,泪光从眼角滑落,划过脸上殷红的硕大胎记。

啊~~~~

漆黑的山洞里,响起凄惨的绝望的尖叫。坠落的感觉是那么明显,疼痛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

简陌以为自己只是做梦而已,只是做了一个和月无颜有关的梦,可是尖叫声之后,她发现不是。

她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肚子上真的插了一把长剑,肩膀还有断箭留在那里,眼里还有喷涌而出的泪水。静默的黑暗里只听见淙淙的水声,她终于确定,自己已经不再是自己了。

她招谁惹谁了,不过和自己的亲亲男友亲个嘴,就华丽丽的眼前一黑穿了,她还想哭好吗?

而疼痛,深入到骨髓,让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奶奶的,还有这重伤。

她艰难的侧着身子爬着,绝对不可以这样死去,无论如何都不能,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她!

借着微弱的水光和灵敏的鼻子,她找到了几株草药,然后先把自己腹部的长剑拔了出来,能听见鲜血在汩汩流淌。嘴里嚼着的苦涩的草药艰难的按上去,然后撕裂衣服包扎。

咬紧牙关但是有条不紊,然后是肩膀的断箭,还有中了的毒。

她根本就没有发现,这里的黑暗里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然后微微笑了。像是要黑暗中要伺机而动的狼。

“既然自己的伤处理好了,就来帮帮本公子吧!”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

简陌一惊,差点没有吓死,黑做一团的洞里竟然还有人在!

似乎响应了简陌的想法,啪嗒的火石作响,一个火把骤然亮了起来,照亮了整个山洞。也让简陌看清楚了那个人,是个男子,只是脸上带着面具,看不清楚什么样子,他侧躺着,长发披散,唯一能看到的伤口是他胸口的位置,一支箭插在那里,并没有拔出来。

卧槽!这就是简陌的第一反应,那个男子就这样听着她尖叫,看着她拼死挣扎,竟然没有半点伸手的意思,此时竟然让重伤的她去救他,还是这么个居高临下的语气……

不知道得罪谁都别得罪医生吗?本来就郁闷的简陌,此时更是一肚子的火。“快点!否则本公子手里的剑一定会让你永远睡在这里!”这话已经带着威胁的意味,尽管说的漫不经心。

简陌估量了一下自己逃跑的可能性,感觉是基本没有可能……

于是闷不吭声的朝着外面爬去……

唰!下一秒,闪着寒光的剑就插在她手指前一厘米的地方,她的脸甚至能感觉到那道迫人的寒光!

“我去找草药,草药!!”你妈的,怎么就遇到这个货色!简陌怒了!

“本公子的剑十米之内都是没有问题的,十米之外是河流,外面可能有在搜捕的人,不老实就试试!”男子手里把玩着另外一把小巧的匕首,轻飘飘的说。

这个可恶的冷兵器时代!简陌诅咒着,爬到杂草丛生的地方,拔了一些荠菜,还有一些鱼腥草,好在山洞气温还好,否则这些估计也没有。

简陌洗干净了爬回去,感觉自己的伤口撕裂的更加疼痛!心里的怨愤更深!

“最好不要动什么手脚!”男子冷哼着闭上眼睛。

“没有麻沸散,你撑得住?”简陌怀疑,万一受不住伤了她怎么办?

“哼!”男子瞥了她一眼,带着浓重的不屑,似乎简陌一个小女子都撑得住,没道理他撑不住!

简陌眉眼闪了闪,发丝凌乱的覆盖在脸上,看上去格外的吓人,男子似乎也不想多看她一眼,又闭上了眼睛。

“你抬一下身体,我看看伤口!”简陌半坐着低声说,手里在刚刚找草药的时候已经握了一块圆润的鹅卵石回来!

男子闭着眼睛微微欠着身子。

简陌伸手摸了摸他的后背,确定箭没有穿透,然后诡异的一笑,举着手里的石头就砸了下去……

那男子只来得及看简陌一眼,那一眼之中透着莫名的冰寒,然后噗通倒了下去。

晕了好,晕了就没有人威胁她了,做医生的那么些年,她的手腕一向强悍,还没有谁敢威胁她的!

嘶啦!简陌果断的撕裂他的衣服,看着那只长箭皱了皱眉,就是不知道箭上此时的倒钩有没有刮到什么,扎的有多深,这么想着她爬回去拿过自己的断箭,比较了一下,心里有了谱,然后在男子的几个穴位上按压了几下,把草药大把的塞进嘴里嚼……

简陌握着那只箭用力的拔了出来,鲜血瞬间就喷了她一脸,她再次按压几个穴道,看到血不是那么多了,就把男子的匕首在火上烧了一下,然后把周边一些沾染了东西的肉挖掉,看着血有些黑,想来是中毒,简陌想了想,没有别的办法,草药太少,只能吸一些出来了……

她俯下身子,嘴巴刚凑到伤口上,骤然感觉一寒,抬眸一看,那男子已经醒了,眸子里蕴含着滔天的怒火,似乎下一秒就能跳起来撕碎了她。

简陌想也不想,一拳挥过去,看着那男子华丽丽的疼醒之后再次被揍晕过去。她揉了揉手,奶奶的,救个人还要被当仇人看,她容易吗,她愿意吸啊,她也很不情愿好吗?

医者父母心,医者父母心!!没办法不救!她劝诫自己。

吸完了,让血多流了一会,看着颜色已经红了,她才把草药按上,然后把从男子上身扒下的所有衣服里拿出白色的内袍,撕裂包扎伤口。

至于男子的外袍和披风,就当是诊金好了!

……

“公子!”日光正好,一群人总算找到这里,一进来就是浓重的血腥气。让众人心里大骇!

“鬼叫什么,本公子还活着!”火大的声音响起!那个该死的究竟做了什么,竟然只给他剩下一条亵裤,全身上下只有那一条亵裤,连靴子都被扒走了!

“公子!”四五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那个光溜溜也就算了,公子的脖子上那枚嫣红的印记是什么?谁亲出来的?就这样还能战?

“收起你们龌龊的想法!!”公子再次黑了脸,看着手下的表情也知道他此时的状态有多糟,何况他脑海的画面还停留在那个女子惨白的嘴唇凑上来的画面。

他要逮到那个家伙,一定剥了她的皮一定!!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