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三十二章 简大夫要跳崖 2016-09-19 14:46 更新 | 3,727 字

“阁主,阁主,不得了了!”一向讨喜的墨语惊慌失措的冲进来,在侍卫的侧目下也没有任何的收敛。

“停!”一声冷哼响起,书案后的墨云抬起头,看着面前乱的没有了章法的墨语。

墨语骤然停下脚步,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外面:“简大夫要跳崖!”

跳崖这个词真的具有惊天地泣鬼神的效果,墨云手里的书简一扔就站了起来,那个女人会想不开吗?似乎不像啊?

“你确定?”墨云回头问墨语,暗沉的眸子透着些许质疑。

墨语瑟缩的点点头,脸上还是惊魂未定的模样。

绝医有事出去了,要是简陌有个好歹,墨云可以肯定,绝医一定会扒了他的皮。

但是简陌恐高,而且看她刚刚那个劲头,绝对是不会去寻死觅活的。

墨云真的是迷惑极了,那个女人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墨云一走到走廊上,就看见简陌腰间拴着一根绳子抖抖索索的站在栏杆边,脸色苍白,眼睛甚至不敢往下看,就这个样也想要跳崖?

“你这是演哪一出?”墨云失笑,这个女人倒是奇特,连想法都异于常人。

简陌根本就没有看他,高声说:“云志,如何?”

清脆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意在群山之间回荡,也许是声音太响,屋子的侍女侍卫呼啦啦的出来一群,看着简陌的模样分外的诧异。

“落地了,安好!”凌云志的声音从地上传上来,虽然他伤势未愈,但是好药用着,已经好了很多,简陌的法子实在是让他感觉特别新奇。

简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终于睁开了眼睛,脚下是万丈深渊,可是她的眼里是决绝。她不允许自己退缩,不允许自己软弱,不允许自己有软肋。

“简陌!”墨云神色一冷,她这是在冒险。脚下毕竟是万丈深渊,那不是儿戏。

“我想阁主的进出路线,我还是知道的少一点的好。毕竟,我是外人。”简陌回头看着墨云淡淡的说,这种淡然里面带着莫名的疏离,轻易的就拉开了和墨云和墨云阁的距离。

话一说完,简陌的眼睛一闭,摸索着翻到栏杆外,手里的什么一松,身子就飞速的向下坠去。一切不过在眨眼之间,引得一片惊呼。

“简陌!!1”墨云怒了,这个女人一定是疯了,明明是那么的怕高。

他伸出头,就看见简陌顺着山壁一路飞快的向下。

墨云的一双眼一片暗沉,感觉自己的心似乎被谁狠狠的捏了一下,酸酸涨涨的窒息感。

那个女人的身影在他的眼帘中一点一点的缩小,然后落地,那个叫凌云志的男子在在下面接住了她。

似乎是腿软了,简陌靠在凌云志的怀里半天没有站起来。

雨已经停了,没有阳光,清冷的风穿过静寂的回廊。

简陌却突然抬起头,冲着墨云微微一笑,然后手用力的一抖,绳子顺势就滑了下去。墨云迅速的伸手,但是还是晚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栏杆上的绳索朝着悬崖下落去。空空的手心有凌冽的寒风穿过,冷的刺骨。

墨云没有动,始终站在栏杆边,看着凌云志给简陌披上青衫,如来时的衣服一样,看着简陌因为腿软,被凌云志背着一路向前。

他的心里莫名的涌出一丝冷寒,那个女人太狠了,对被人狠,对自己更狠,即便知道自己怕的要死,还是义无反顾。

良久,他的脚步一转走进简陌的屋子,屋子里还是充满了浓郁的药香,那个女人天天要喝药要泡药草浴。

“主子?”墨语安安静静的站在门口,不敢多说一句,自家主子身上散发的气息太过吓人了。

“收拾东西去吧,以后你跟着她了。”墨云淡淡吩咐,看着墨语一溜烟的走远了。

他的视线才看向书案,上面笔墨纸张犹在。

简陌那个女人!!想起来他就要咬牙,平生第一次,他被吓着了。

“阁主,这个是简大夫的东西,她没有带,我要带吗?”墨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背着包袱回来了,指着书案上的一些东西问。

墨云这才发现,书案的纸张下还有一些用过的东西。他伸手拿出来,竟然是一叠画稿,墨梅,风荷,幽兰,劲竹,都不一样,但是画法奇特功底深厚。

“不用带了,留着吧!”墨云眸光微闪,那个女人还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怎么就像是挖掘不尽的宝藏一般。

墨语走了,墨云慢慢的翻着一张一张的看下去。但是他的动作却突然顿住了,最后的一张只有寥寥几个字,力透纸背,没有画什么。

可是那几个字却让他的目光寸寸冷凝。

上面清隽的字体写着:自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和谁别后,想要和谁相逢,梦见的又是谁?这些翻滚的疑惑后面得出的一个信息就是,简陌的心里早已有了人。

在他遇见她之前。

有风吹过,手里的纸张哗啦啦的散了一地,墨云站在那里,安静的如同雕像一般,可是嘴角却漫上冷冽的笑容。诡异的让人心尖打颤。

“云志,你的伤没事吧?”山路崎岖,简陌挣扎着要下来,此时倒是回过魂了。

凌云志放下简陌,眉眼深深的看着她:“我不知道你是女子。”这话说出来的语气似乎带着那么一点疑惑和无所适从。

“下了山之后我还是男人。”简陌笑道,但是却无从解释,不是她固执,而是在这个时代,男人的身份更加有利于她做事。

因为,这个时代对女人的条条框框太多了。

“为什么?”凌云志问,此时他们站在一座山的山头,一边是断崖,另外一边是山坡。而远远的雨中,已经隐约可以看见城墙的轮廓。

“我只能告诉你,当初你救回我之前,我就是从你眼前的断崖上掉下去的,腹部一刀,背后一箭,而且中了毒。这个理由够吗?”简陌目光遥遥的看着京城的方向,她身边的人知道的越多也许就越不安全。

她是简陌,只是简陌,如此就够了。

“这样,你还要跟着我吗?你知道,前路坎坷,绝对不是你我可以想的。”简陌不是危言耸听,她现在不过是无名小卒,要在京城在风峦,在这凤歌大陆有自己的一片天,谈何容易。

“你怎知我跟在你身边,不是我带给你危险?”凌云志微微笑了,不过都是有故事的人,殊途同归罢了,简陌是谁,他不想知道,只知道,跟着简陌也许有一天真的可以站在这个地方看着这片天下。

简陌身上就是带着吸引人的力量。

“绝医谷绝医的小师妹,这个身份有多大的用处?”简陌淡淡的问凌云志,对于绝医谷在没有见到绝医之前她是真的不知道。

“绝医谷?”凌云志确实万分的惊诧,简陌什么时候成了绝医谷的小师妹,想着这些日子搜集来的一些资料,凌云志理了理顺序,“绝医谷是天下第一谷,可以和三国平起平坐的存在,据说三千弟子,个个都是名医,三国可以发生战争,凤歌大陆可以颠覆,但是没有人敢动绝医谷。”

“为什么?”简陌很是奇怪,一群大夫抵不了刀戈弓箭不是吗?何况仅仅三千而已。

“且不说他们在百姓心中崇高的地位,一呼百应的威望。从贵族到走卒,谁没有个病痛,谁不有求于绝医谷。如果真如你所说,你是绝医的小师妹,那我只能说,就是风峦的皇帝看见你,也是不敢受你的礼的。”

简陌没有说话,只是拎出一块温润的碧色玉佩,玉佩的中间雕着一朵什么花,似乎漂浮在一汪澄色的水中,栩栩如生。

“玲珑佩!!!”一向沉稳的凌云志惊呼出声,看着简陌的目光透着莫名的复杂。

“玲珑佩那是什么?”简陌一头雾水,不过是一块玉佩而已,实在没有必要大惊小怪。

“你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就敢收下?”凌云志一头黑线,是羡慕简陌的好运,还是该笑她的愚钝。

“别人硬塞的,我没想要。”简陌感觉自己非常的无辜好吗?而她的神情也真的特别的无辜。

“你!”凌云志用力的挠挠头,他从来不知道简陌还有这样可爱的一面,“玲珑佩是绝医谷两位大长老和谷主才有的,只传给他们的首席大弟子,一共六枚,据我所知,大长老和二长老都已经有了两个首席大弟子,谷主却只有绝医,你应该是谷主的首席大弟子,地位可以说一人之下千人之上。”

“这么厉害?”简陌的语气充满了质疑,满是怀疑的盯着凌云志。

凌云志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多少人疯狂追求,求之不得的东西,她竟然这么怀疑的对待?

不知道那些想要成为谷主首席弟子的人知道了,会不会踩扁了简陌。

“那么富贵楼有多厉害?”简陌接着问,在墨云面前她一定不会问,那不是让人看扁了,她什么都不知道,才能卓越也不见得有人相信不是吗?

“天下第一钱坊,凤歌大陆有人的地方就有富贵楼。主人是谁,无人知道,这么些年想要动富贵楼的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凌云志已经很无力了,简陌究竟是从那个深山里出来的,连常识都不知道。凌云志感觉自己心里崇敬的小火苗噌噌的就灭了。

简陌明显的感觉自己被鄙视了,她摸了摸鼻子,没办法,她是真的不知道啊,月无颜的记忆,她只有坠崖前后的那一段。其余的都想不起来,只是夜里偶尔会有纷乱的梦境就是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拎出那块黑色雕龙的玉佩,不明白古人为什么那么喜欢玉,哗啦一下摔碎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个呢?”简陌提溜到瞬间瞪大眼眸的凌云志面前。

“听说全天下只有三枚,富贵楼的蟠龙玉。提钱无限额。”

“真不怕我携款潜逃?”简陌嘟囔着收好两个宝贝。眼眸深深,墨云要么是真的信任她,要么压根就是不怕她跑,因为根本不担心她能逃掉。

墨云阁和富贵楼,一定是有关系的存在。

“也许跟着你,真的是对了。”凌云志在简陌的身后轻飘飘的说一句,可是山风凌冽,简陌又在神游,压根就没有听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