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三十章 小师妹,你威武 2016-09-06 11:20 更新 | 3,468 字

“噗!”简陌一口羊肉汤瞬间喷了出来,汁水呛到了气管里,整个人在凳子上剧烈的咳嗽成一团,浓郁的血腥气瞬间就在空气中弥漫了开来。

绝医最先反映出来,又是拍又是顺的。但是手一抬起来,整个人就愣了,因为那一手鲜红的血液,整个人瞬间炸毛:“谁胆敢伤了你?”

墨云的神色也是沉了沉,这个女人花了自己那么多还没赚回来,如果死了就赔大发了,而且他的人,只有他伤的权利,别人谁都没有那个权利。

“没事,跌了一下,伤口裂了。”简陌说的轻描淡写,但是绝医哪里相信,猛地掀开简陌的外袍,白色的中衣已经晕染开一片艳红。

“这还叫没事,我就不信你自己走路还能摔跤?”绝医一张阳光清朗的脸此时满是阴霾,大概简陌是不知道的,绝医谷之所以地位那么特殊,所有人都尊敬,不仅仅是因为医术高绝。

而是,绝医谷的人都有护犊子的天分。一个受了屈,说不定就有绝医谷三千弟子的打压。

简陌扫了墨悠和墨离一眼,如果那时不是自己反应快,也许就直接从栏杆上翻下去了。万丈深渊,基本是没有生还的可能。

何况,那两个侍女明明知道自己身子弱,不会武功。对于想要她命的人,她着实没有什么兴趣。

“阁主,我想我不需要侍女,她们是你的侍女,就一直都是,我要的人我自己会想办法。”而且她培养出来的人,一定不会是这幅模样。简陌淡淡的说,想着刚刚自己喷出来的喷嚏,一桌子的好菜是吃不得了。

“既然简大夫都不愿意要,那就按本阁主刚刚说的做!”墨云冷哼,眸子又冷了几分,他想,简陌的伤口裂开也许就和眼前的这两个人有关系,是他一直忽略了,养大了她们的野心。

“简大夫,求求你收下我们吧!”墨悠很快的反应过来,一把抱住简陌的腿,哀哀祈求着,跟在简陌身边,简陌自然不可能拿捏她们,而且因为简陌是主子的禁脔,她们还有很多机会见到主子,说不定哪天主子就心软了。

如果去了洗衣房,成为粗使丫头,估计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希望了。

简陌低头看了看墨悠梨花带雨的脸蛋,此时倒是不见了一贯的镇定。她微微一笑,凤眸却是冷寒:“给我一个必须要你的理由!”

“要什么要,你想要什么样的人绝医谷没有。”绝医显然是看不上,话说的非常的直接,就连墨云的脸都黑了都没有看见。

简陌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抱着她的腿不放的墨悠,至少她能确定,墨悠绝对是个心机婊,倒不比墨离心直口快爱恨分明。

墨悠在简陌冷淡的注视下,身子抖了抖,期期艾艾的说:“奴婢会好好伺候简大夫的,求简大夫收下奴婢吧!”

此时倒是谦卑的很,不是从简陌醒来就高高在上的端着架子的姿势了。简陌冷笑一声:“我身边一向不要没用的人,你有什么用,这么些年我没有奴婢也活的挺好。何苦给自己添堵?”

这话一出,墨悠心尖一颤,她以为简陌是个好拿捏的,一个姑娘家被人求一求,不是心就应该软了吗?

“简大夫,如果奴婢有什么做的不好的,您大人大量,奴婢一定改,求求你收了奴婢吧。”墨悠眨了眨眼,真的哭了出来,似乎是简陌抛弃了她,无限委屈的模样。

简陌失笑,明明是逼迫着她去救她们,偏偏还是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当真是一场倒胃口的好戏。

倒是墨离,让简陌很是欣赏,笔直的跪在那里,不言不语,看着她的眼神依旧满是愤恨,至少表里如一不是吗?

简陌的目光扫向墨云,那个高高在上的阁主,他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明显是等着看戏。

“好像,比较无辜的是我……”简陌突然冒出来一句,看到墨悠猛地抬头瞪着泪眼看着她,她嘲讽的笑了,“请问墨悠姑娘,我做错了什么,要被你这般逼迫?”

墨悠的眸子豁然睁大,透着莫名的不可置信。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样说,能收下她们那是简陌的福分……

“或许你该想,你们是主子身边最有权势的两个侍女,跟了我绝对是我莫大的荣幸……”简陌直白的说了出来,她的前世不仅是医生,更是心理咨询师,她想来知道一个人的软肋在哪里,“很抱歉,我命运多舛,福气浅薄,无福消受。”

说到这里,她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坐在那里眼神莫测的墨云:“阁主,我想,你的家务事还是不要把我牵扯进去的好,我不过是个禁脔,没有那么大的面子。何况,她爬的也不是我的床,你已经舒服过了,我没有必要承受这个不舒服不是吗?”

“禁脔难道不应该唯主子的命是从吗?”墨云的脸彻底的黑了,薄唇紧抿,这个女人就是有让人想要掐死她的冲动。

“那么请问阁主你是在命令我接受她们两个吗?”简陌笑着反问,丢给想要说话的绝医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墨云审视的看着简陌半晌,嘴唇一挑:“如果本阁主说是呢!”

“那也就是说现在她们是我的人了是吗?”简陌依旧清浅的笑着,不悲不喜,不惊不惧,那一份淡定从容连绝医都自叹不如,能和墨云阁阁主谈条件的人真的没有几个了。

要知道墨云阁要调查一个人,祖宗十八代的事情都能翻出来,软肋更不用说,所以,谁想要找死?也只有简陌这样天不怕地不怕。

但是绝医不知道,不是简陌不怕,而是简陌深知,目前为止,墨云并没有看中她身上哪一点,做生意不过是借口,因为墨云还没有弄清楚她的来路,或者说猜测了她的来路,但是没有办法验证,所以多了一份好奇罢了。

至少,墨云没有弄清楚她的底细之前,她不会死,也许有一天墨云弄清楚了她的底细,那时候说不定根本就没有办法掌控她。

所以,她为什么要害怕?

“是,你点头,她们就是你的人了,你不点头,她们也是。”墨云眉梢微挑,他就是要把这份不如意放在简陌的身边,看看她怎么处理。

“也好!”简陌依旧微微笑着点头,算是应承下来了。墨悠和墨离骤然松了一口气,墨悠的手骤然松开,整个人瘫软在地上,结果还好。

却看见简陌慢慢的站在她们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含笑的眉眼骤然一冷,带着彻骨的冰寒,就连声音都冷得像是山间的流泉:“按照阁主原来的吩咐,自己去刑房领三十板子,然后去洗衣房待着,这是不敬主子不知本分的代价。”

在墨悠和墨离异常震惊的视线里,她待着微微的笑意接着说:“什么时候认识到自己身为奴婢的身份了,什么时候来找我。但是我的身边不留无用的人,不留不忠心的人,否则,你们回比死更加难过百倍,你知道让人死很容易,让人生不如死我做起来更加的容易。我,没有你们主子那么好说话!”说完施施然的朝外面走去,明明是纤瘦的身影,带着却带着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

“你……”墨悠想要说什么,看到简陌骤然回过头来森然的目光,话就梗在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了,心里突然就升腾起一丝丝的冰凉的恐惧。

自始至终,简陌的眸子都是冷的,哪怕她哭着哀求的时候,她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

“记住了,不作死不会死。”简陌淡淡撇下一句,转身走了出去。

绝医顿了顿也跟了上去,又一次刷新了对简陌的认识,没有所谓的妇人之仁,可成大器。

墨云脸色黑沉的坐在那里,他怎么感觉自己又一次被简陌给教训了,那个死女人!!!

“小师妹,你威武!!”绝医佩服的五体投地,墨云黑了脸说不出话的模样实在是难得一见,“但是那两个你不会真的要了吧?”明显都不是省油的灯。

“怎么会,先在洗衣房待着吧。如果阁主想要把那两个人送到我的身边,你认为我拒绝的得了?”简陌微微笑了,待着些许自嘲,禁脔而已,她不会高看自己,只是不想心头堵着一口气而已,“如果真的要带人,我还是比较喜欢厨房的那个丫头。”

“那个更加不好,她竟然不给我菜吃。”绝医瞬间就怒了,那个小丫头竟然敢那么对他。

“师兄,咱们去厨房,刚刚都没有吃好!”简陌摸了摸瘪瘪的肚子,吃个饭也不安生。

简陌和绝医进来厨房,好一番折腾,然后摸着肚子走出来,显然是异常满足的模样,同样满足的厨房的厨娘和小厮丫头们趴在门口齐齐的说:“简大夫,有空常来啊!”

简陌的嘴角抽了抽,这个模样怎么那么像是连月阁的姑娘们送客呢?

“小师妹,那个,那个……”绝医这个时候似乎才想起来什么,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

“怎么?”简陌直觉的感到不对劲,眯着眼睛问不断后退的绝医。

“我说了你可别生气,生气伤身。”绝医小心翼翼的模样更加让简陌感到不妙。

能和她有牵扯的,在墨云阁只有凌云志。“云志怎么了?”简陌冷声问,她的人自然不可以有什么损伤。

“被打了。”绝医讷讷的说,看着面色冷寒的简陌,不由得又退了一步。

“被打了?”简陌重复了一遍,略一思索便想明白了,想要拿捏她不是吗?简陌唇角一扯,微微笑了,所以没有能力就是这样,你连自己的人都保护不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