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二十八章 你果然惧高 2016-09-04 11:18 更新 | 3,629 字

体恤他?墨云的牙咬的吱吱咯咯的作响,体恤他就让他在这样脏兮兮的软榻上休息,别说带着那股子令人作呕的气味。

想到那股子气味的来源,他的脸更加的黑了。

“呵呵……”一声轻笑从门口的位置传过来,白衣的绝医懒散的依靠在门框上,原本清朗的眉眼间,到处都是看戏的神情,“你的脸应该可以媲美包公了。”

墨云回头冷冷的瞪着绝医半晌,薄唇轻轻一扯:“你等着被我剥皮抽骨!!”

“怎么敢劳您大驾,您说怎么剥皮抽骨,我先自己来。”绝医依旧嬉皮笑脸的模样,慢腾腾的走近墨云的软塌,嫌恶的掩着鼻子在软榻前蹲下,和墨云平视,“如何,说吧?”

嘴里是这样说着,但是手却搭上了墨云的手腕,原本嬉笑的神情骤然收敛:“你确定你不能动是刚刚简陌动的手脚?”这药性可比普通的软筋散要强的多,真的是自保的利器。

“除了她还有谁?”墨云黑沉着脸沉声说,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因为,你的身体里还有另外的一种药。”绝医的神色难得的正经起来。这个墨云阁,敢对墨云用药的真的没有几个。或者说以前除了他是没有,如今多了一个简陌而已,他不认为简陌有那个兴致给墨云下那种药。

“什么药?”墨云的心里隐隐的有了猜测,以前绝医也和他开过玩笑,不过一会的功夫,洗个澡就好了,从来没有这样失控过,那股子不对劲,他更加的清楚。

“最强的春药合欢散,这个除了男女在一起,无解。”绝医郑重的说道,如果不解,不管是谁都会死掉的。

墨云没有说话,侧过头看着软榻前的木质小几,上面碧玉的杯子竟然少了一只。再侧过头,悬崖峭壁上开出的窗户此时大敞着,窗纱在阳光下轻轻的飘扬。

在他身边五年,在墨云阁培养了五年,前后十年,他竟然不知道墨悠竟然也是个会用药的。合欢散那种东西除了青楼里,或者大户人家通过秘密的渠道获得,一般人是不会有的。

“也好,不过是失个身,让你看清一个人,也让一个人看清你,挺好的!”绝医笑嘻嘻的说,那是墨云阁的家务事,他没有兴趣置喙,墨云自然有自己的处理方式,背主就要有付出代价的认知。

不过是,痴恋迷了眼,但愿只是痴恋迷了眼。

“那个女人可能知道。”墨云静默了半晌,突然就出了声,他想起墨悠奔出去时,简陌那若有所思的神情。

“那个女人真的比我厉害!”绝医起身,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我还是感觉去缠着她成为绝医谷的人比较靠谱,师傅他老人家回头一定会乐疯了。”

“先把药给我解了。”墨云怒了,一个两个的在他的地盘上,这样无视他真的好吗?

绝医一步一步的后退,一直退到安全距离:“一刻钟的功夫就解了,你真的要让我现在就解,我只能说我无能为力,因为解了伤身。”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墨云的脸再次华丽丽的黑了:“来人!”

黑衣的侍从从暗处闪出来:“主子!”

“昨夜是绝医说的那样吗?”墨云冷声问自己的暗卫。

“昨夜属下被绝谷主下了药,没有看到。绝谷主说要让主子看清,有人迫不及待了。”暗卫有些苦恼,自己今天挨罚一定是跑不掉的。

“去邢堂自领而是鞭子,顺便把凌云志也给本阁主打二十鞭子。”他就不信控制不了简陌,那个女人的心还是不够硬的。墨云的嘴角漫上凉薄的嘲讽的笑容。

“师傅,师傅。”绝医跟在简陌的后面,不依不挠。

简陌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回廊上,回廊的栏杆外就是万丈深渊,绝医这是要害命的节奏?

她扶着山壁,恶狠狠的看着绝医,就是不敢看下面的万丈深渊,她看了一眼就会头晕脚软。

“我没有那么老!”收一个比她还要大的徒弟,她没有精力也没有兴趣。

“师姐?”绝医站在那里思索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叫出来。

简陌冷冷的瞪着他,就是不说话,幽深的凤眸里一片暗黑,看不出任何除了冰冷之外的情绪,简陌的一张苍白的小脸,明明也很是美丽,但是一眼看过去,往往被她那双冰冷的幽黑的,偏偏透着别样风情的眸子吸引了过去。

“那个,那个,师妹?”绝医尴尬的笑着接着问,想他绝医谷的名号响彻整个凤歌大陆,如今就这样明明白白的被嫌弃了,真是伤心啊!

“绝谷主。”简陌听见被人就是这么叫他的,“我没有兴趣拜师!”她时间有限,想要做的事情太多,实在是抽不出空闲。

说着,简陌深吸了口气,艰难的站直了,然后慢慢的朝前走。

绝医若有所思的看着简陌,咧嘴一笑,快如闪电的伸出自己的手臂用力的一拽,简陌纤瘦的身体就重重的靠在了齐腰的石栏杆上,栏杆外山风呼啸而过,简陌的脸色一白,密密的汗珠瞬间就冒了出来,手攀援着石栏杆,不敢回头看,自然也不敢动分毫。

“你果然惧高!”绝医说,笑眯眯的模样像极了偷鱼得逞的猫。

简陌的心头却是惊涛骇浪,绝医谷果然不简单,竟然知道恐高。

“那又如何?”简陌定了定神问。以前在高楼上都有电梯,楼梯,没有这般直接的身临险境,自然也不会有这样强烈的体验。

“如果被有心人知道了,你知道人有弱点被敌人知道的话……”绝医依旧笑眯眯的模样,他要缠住的人,一定都会缠住,不论什么方法。

“你威胁我?”简陌抬眼看着面前明明显得特别清朗的男子,这般无赖的面貌倒是稀奇。

而她,最近特别讨厌被人威胁,所有威胁她的,有一天都要做好被她加倍讨回来的准备。

“而且我知道,你身上一定有麻沸散。那个方子早已经失传了,你竟然有,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想来你是明白的。”绝医明明白白的告诉简陌,自己就是在威胁她,而且威胁的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简陌满脸的黑线,怎么她遇上的都是奇葩,而且随时奇葩中的奇葩。

“所以?”此时她无钱无势,还赌不起。简陌咬牙切齿的问。但是对于绝医的话,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师傅,师姐,师妹,三选一。”绝医眸子一亮,瞬间笑眯了眼,那个模样在简陌看来可真是碍眼极了。

“师妹。”简陌冷冷的吐出两个字,要是当了师傅师姐,回头还不被绝医讹诈,当个小师妹也许还能反讹诈,“我有什么好处?”

“来来,先把信物戴上。”绝医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块玉佩,上面雕着一朵什么花图案,简陌也没有心思去辩驳,只是看着那玉佩通透温润的模样就知道一定是极品,也许能卖个好价钱也说不定。

绝医认真的给简陌系好玉佩,抬起头看着简陌莫测的神情:“这玉佩不是价值连城,是可倾三国。你即便是想要卖掉,大概这凤歌大陆也无人敢买。有了这玉佩,凤歌大陆的所有势力都要礼让三分。也就是说,多数的时候,你可以横着走!”

简陌显然不信,绝医谷再强大,能强大得过三个国家?

“这凤歌大陆能称得上并列的存在是三国,一谷,一城,一阁。谷是绝医谷,城是凤歌城。阁是墨云阁。绝医谷不见得需要他们,但是他们却都需要绝医谷。天下名医尽出自绝医谷。”绝医慢腾腾的介绍着,面前淡然的女子奇异的特别对他的胃口,想来师傅他老人家一定也是高兴的。

简陌心头一震,低头瞅了瞅自己腰间的玉佩,解下来就收进了自己的袖子里,抬头看着绝医微微一笑,“我收了,但是底牌还是不亮的太早的好。”有了这个玉佩,她就有了保命的东西,自然会格外的珍惜。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墨云阁的禁脔?”简陌静默了一下接着问。

“你依旧是绝医谷的小师妹。”绝医郑重的说,“你是你,我选择你和墨云阁没有丝毫关系。”

说到这里,绝医嘻嘻一笑:“来,小师妹,叫一声师哥来听听?”

“切!”简陌转身伸手扶着山壁,就想回到屋子里。

“小师妹,阳光这么好,陪着师兄下棋去。”绝医哪里容得她拒绝,一把抓住她往那个空中凉亭走去。

肯定是成心的!简陌咬牙切齿的想。明明知道她恐高,非要去那个凌空的凉亭。

“你难道不饿?”简陌眨了眨眼问,已经日上三竿了,不饿才怪。

“你会做菜?”绝医骤然回头,眸子瞬间晶晶亮,要知道绝医谷的人都会医术,但是会做饭的真的没有,做出来也是食不下咽的节奏。他能保持这么玉树临风的身材,或者说绝医谷的人都能保持那样纤瘦如仙的身姿,不是没有道理的,道理很简单,饿的。

直觉的简陌退了一步,怎么感觉就像是招惹了一头饿狼,那目光透着绿莹莹的色彩,很是渗人。

“我想起来了,你既然是我的小师妹,这宴请师傅师兄自然是少不了的,也不要多,十道菜就够了。”绝医笑起来,明明是清朗如玉的一张阳光的脸,硬生生的笑出了猥琐的感觉,也真是难为他了。

这是狮子大开口?简陌目瞪口呆,再次见识到了绝医无耻的新高度。

“我突然后悔做你小师妹了。”当初就应该抵死不从,至少有墨云那个靠山,绝医还不能把她怎么样。

“晚了,认了就别想撇掉。”绝医笑的异常的嚣张,真的很碍眼有没有。简陌顿时有上了贼船的感觉。

“师兄~”简陌笑了,甜腻腻的笑着挽住了绝医的胳膊。

绝医因为这甜腻腻的语调,瞬间抖了三抖,感觉满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你想要干什么?”他防备的盯着自己的小师妹,他可没有忘记墨云还在软榻上躺着。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