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兄弟兵刀相见 2018-06-07 17:28 更新 | 2,797 字

苏妃似乎并不畏惧他的咆哮,反而感动此时他对自己的感情。她眼中噙满泪,却在微笑着看着他,希望他能明白自己,其实她自己又何尝真正明白过自己呢?

许久,他或许是累了,安静下来。轻声一句“为什么?”,他承认自己败了下来,如果这个女人要死,或许他也会跟着。如果不能阻挡她,那么他只能跟随她。

苏妃见他终于安静下来,“你知道,我不能离开,我一旦离开,接着遭殃的将是我们的国家。”是的,“我们”,此刻,苏妃在心里与他近了。

“当我踏出鬼魅国的那一刻,便知道自己此行是为了什么。我的命将不再属于我,而是属于我的国家。为了他们的安危,我愿意在此终老。”

“你傻吗?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坚持这些。你的远嫁本来就是一个错误,以此来免于两国战事,那简直……简直是鼠辈之见……”他愤恨,为何她傻傻地嫁过来,充当这可笑的和平使者。

“不,不要指责我的父王,他是一个好国王。”

“他是一个好国王,却不是一个好父亲”

苏妃有点生气了,“别这样说我的父王,好嘛?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苍岳风意识到自己又犯错了,干嘛住了嘴。安慰道:“如果你担心他们,我们就将他们也带走,总之你不能再回去,那个皇宫实在不适合你!”

“能永远逃吗?余下的臣民怎么办?”她反问。

这一刻,他多希望她能只是一个农家女,没有担忧和这样沉重的责任。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和亲”被认为是换取和平之路的唯一途径。“难道和亲就能一劳永逸吗?”

“如果我告诉你,我……有身孕……了”她忽然没有勇气说出口。

他无法相信,比听到她要回宫还要震撼。他无力地摇了摇头,转身对着空荡山谷怒吼,他是真的痛了。虽然这不值得意外,可这让他很心痛。他梦寐以求的人,一生舍命要守护的人……,他曾经蔑视一切,放荡不羁,而今和权贵相比,他忽然发现自己的无力,他感觉自己败下了。

而对于苏妃来说,此刻有了身孕,没有丝毫的欢喜。她深知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对于皇上,她越来越感到陌生了。对于自己的未来,她感到渺茫。眼前,她能做的,只有尽力做好自己的本职,为了自己的家人,也为了自己的国家。她希望自己能够做到,尽人事,听天命,无怨无悔。所以,她只能回去,在还有机会维持两国和平的时候。

总督府,方成玉还在忙碌。突然一探子前来,耳语一番,他脸色慢慢由惊转忧。随即习惯性得命人去追寻,但随后他忽而又欢喜起来,收回命令,将来人都摈退了下去。他知道,这是苍岳风做的。但是如果她能就此离开,也好。所以,他不打算去追拿他们,反而希望他们能就此远走高飞。虽然他不舍,但这样也比要她死好,也比要她在深宫被人迫害好。他还是去了刑事府,查看了现场。一同出现在大牢里还有大皇子,他对此事似乎格外上心,这引起了方成玉的疑惑。

大皇子即刻派人四处查找,似乎苏妃的离开,会是他莫大的损失。但同时他也暂时封锁了消息,不许将苏妃失踪的消息传到皇宫其他人耳中。所以他要在天亮之前将这个妖女找回来,他同时深信自己需要这个女人,因为他接下来的好戏少不了她。

皇宫中的每个人都预感着天下将变,同时每个人也开始为自己的将来谋划着。这其中自然少不了二皇子,皇上一直器重他,在百官眼中他被认定是最好的接班人,如果当今圣上驾崩,他将会顺利接管大业。“顺利”,至少在大多数眼中是这样的。但是皇位相争,历来都是你死我活,刀光剑影,到口的肥肉也有飞走的可能,所以此时他比任何时候就谨慎。皇宫内外自然也有他的不少眼线,当苏妃失踪的时候,他甚感意外,同时也第一时间派人四处追拿。

说起苏妃,在他眼中除了是他父皇的一个绝世美妃外,他没有更多的印象。而对于她的入狱,他同时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因为此刻他最关心是皇位的继承。至于皇上宫外被刺凶手,每个接近成年的皇子都在积极寻凶,而且他们都在怀疑着自己的兄弟。

在苏妃返宫的途中,刚好遇到二皇子派来追拿她的侍卫,几十人将她和苍岳风团团围住。苍岳风双眼呆滞看着这样一圈圈愚蠢的木偶,他突然觉得他们很可笑,如果他想走,量谁也拦不住。而今为了这个傻女人,他只能甘愿被俘。

在他们束手就擒的时候,方成玉刚好赶到。人群中他醒目的映入苏妃眼帘,四目相对,千言万语静默中。他突然后悔自己没能去大牢里好好看看她;他突然憎恨自己世世代代被烙下的皇家侍卫;他突然仰慕起苍岳风的勇敢和无畏,他多希望此刻站在她身边的,与她一起束手就擒的人是他。在他眼中,她依旧是美艳的、高贵的,虽然此时她蓬头垢面、脸色苍白、一身病态。这样的她,依旧是美的,但这样的她也让他心疼不已,几日不见,她一定受了很多苦,一定心情忧闷不已。他多想给她安慰,给她依靠……他突然想到自己查出了真凶,这一点在此刻安慰着他,他想到自己没有白白爱着她。

很快二皇子、大皇子也出现在这。朦胧的夜色中,他们有着各自的谋划。大皇子径直走到苏妃身边,拨开几支指向她的锐利长矛,将她从一圈侍卫中带出。然后转身对着围堵苍岳风的侍卫,冷道:“杀!”

“不!”苏妃甩开他,冲向苍岳风。

“都住手!”这是二皇子的声音,如果他还清醒的话,他记得这群侍卫是他的人,大皇子凭什么可以命令他们。侍卫果然住了手,个个面面相觑。

苍岳风只是看着苏妃,只要她好,他什么都愿意。不过这几个侍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若不是为了她,他早将他们一个个的脑袋给拧了下来。

“都带回去,押进大牢。”二皇子吩咐。

“她不可以。”大皇子看向苏妃,回道。

“为什么?”二皇子走到他跟前,冷眼看着他。是的,他眼中根本没有这个长兄,他们一直视彼此为敌人。

“因为她没罪!”大皇子同样用冷冽的目光迎接他。

“你怎么知道?”二皇子反问。

“因为那个人……”大皇子顿了顿,而后贴近他的耳边低道:“……是你!”

二皇子随即闪开,冷笑道:“一派胡言!”

大皇子一声指响,上百士兵将二皇子团团围住,二皇子惊恐地原地环视。

“都给我住手!……你们这群孽障!”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白发夫人被众人拥簇而来。众人忙丢下手中利器,跪拜行礼。只有苍岳风直直地立在那儿,显得特别突兀。

太后当下根本没心思跟他计较,但是她清楚的看清了这个男子,刚毅的脸庞呈现出倔强和不屈,让她似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一句“都起身吧!”,平去了苍岳风在人群中的突兀。

她环视着这么一群人,每个人不同的面貌,不同的心境,近日宫中内外的种种,让她这个过了半百的老人身心疲惫。最后,她将目光定在了苏妃的身上,她不得不感叹,即使当下她这样的破败,但她的美貌却丝毫没有减去一分。为何她会生的如此貌美如花,让人无法移动目光。为何她有着如此魅力,让自己的儿子出生入死,让自己的孙子们兵刀相见。她恨她,如果她不是太后,如果她不是苏妃,她或许会是一个慈祥的老人,拉着她的手,微笑着欣赏她的美貌。但是当下,她恨不得摘下头上的发簪,在她的脸上狠狠划上几道痕迹。

苏妃自然不敢看她,但即使不看,她依然可以感到太后冷冽的目光在烧烤着她。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