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去东庄救人
作者:杨桃桃      更新:2020-08-01 21:15      字数:2020
       眼下,明摆着二郎是站在了孟初禾这边,相信自己的母亲是被自己的亲爹关了起来。

       这叫魏坤十分的丢面子,也有些站不住场子。

       他怒视二郎,刚要再加训斥,先前的那个小厮便道:“二少爷您别急,我这不是来向你们通报秦大娘子的去处了吗?”

       便也不再和父亲对峙,二郎转而问道:“我娘如今在哪里?”

       那小厮眨了眨眼睛,道:“我先前可不就已经说过了,秦大娘子如今就在东庄住着呢!二少爷怎的忘性如此之大?”

       二郎惊异道:“真的是住在东庄里头?”

       要知道那东庄既然是用来存放物件的,条件肯定是比另外几个小庄要差的多,秦大娘子身子本来就弱,如今又生了病,如果真的是被安排到了东庄里去,那简直就是在要了她的命。

       二郎转而怒火中烧的盯着自己的父亲,道:“父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娘如今病重,不应该在自己院落里好好休养吗?怎么被挪去了东庄?东庄那样的环境,母亲怎么受得住?”

       魏坤却仍然嘴硬,怒道:“你究竟是信那一个外人的话,还是信我的话?我说你母亲在庄子上就在庄子上,但绝不是在东庄!”

       “那他究竟是在哪里?”

       二郎此刻挂念母亲,几乎就要情绪失控。

       他虽知道父亲不喜母亲,可是却怎么也没料到父亲会如此狠心,连面也不让他们母子见一见,只怕母亲此刻并不是病重,而是真的被囚禁起来了!

       那小厮看了一眼孟初禾,立刻道:“二少爷别恼,魏庄主也别气,我也不是来这里说瞎话的。既然我说秦大娘子在东庄,就一定是有理有据的。”

       随后,他看向魏坤,跟唱戏似的拿腔捏调的说道:“魏庄主,您听说秦大娘子出事以后,便派人来了这个疗养院查看?可是当少奶奶和您一同过来的时候,那人却又跑去了东庄。小的别的不行,倒是有几分身手,便也跟着跑了进去,可不正见秦大娘子在那东庄里头吗?想来是魏庄主英明,晓得声东击西这个办法。”

       这明摆着就是在告诉魏坤,孟初禾的人已经真真切切在东庄见到了秦大娘子,任凭他百般狡辩,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可是魏坤却还是道:“一派胡言!秦大娘子什么时候在东庄了?”

       孟初禾见他那表面强硬,但是内里却十分心虚的样子,就知道他不过是在做最后的挣扎。

       于是她立刻对二郎道:“我们这就回庄子,去那东庄看看。你放心,若有人敢拦你,我定会帮你解决!”

       那大气的样子叫人耳目一新,连魏坤都被她的气场震慑住了。

       为了避免魏坤派人又将秦大娘子转移,孟初禾和二郎对视,以最快的速度带着二娘离开了疗养院。

       而那魏坤想要阻止他们,却被孟初禾带来的保镖拦了下来。

       一行人来到了东庄,果然人就有人在看守着其中的某一个房间,并且似乎看守的比二郎先前去了却没能进去的那个院落还要严厉。

       孟初禾还没发话,先前那个黑衣人却突然跳了出来,同那几个看守打斗起来。

       不过与其说是打斗,不如说是单方面的戏弄。

       那几个守卫根本就不是黑衣人的对手,他们和黑衣人对招,看在孟初禾眼里就跟在做广播体操一样。

       她实在是好奇,这黑衣人究竟是谁的手下,或者他究竟有什么目的?

       怎么好像他事事都料她于先,并且每次都能够给出适当的帮助。

       孟初禾愣在原地,一时间没有行动。

       那黑衣人在戏弄那几个看守的空隙里,回头扬声道:“少奶奶,还不赶紧进去?等会儿来了更多人,我可就招架不住了!”

       孟初禾冷哼一声,道:“你会招架不住?”

       到底还是挂念着秦大娘子,她随后便和二郎一起进入那被看守的房间。

       房间里头的光线非常微弱,并且满是灰尘,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打扫,整个空间还充斥着潮湿的异味。

       在那低矮的床上,正躺着一个头发凌乱的瘦弱妇人。

       见到有人进来,那妇人很是惊恐的转过头来。

       二郎愣了两秒,立刻扑过去跪下,大声道:“娘!”

       这屋子里头的妇人不是秦大娘子,又是哪个?

       孟初禾也连忙过去,问道:“二郎,这就是你娘,秦大娘子吗?”

       要说这秦大娘子,当初将二娘安排来庄上时,孟初禾也打过一次照面,那时候的秦大娘子可谓是光彩照人,举手投足间都是女主人的气场,而丝毫不像现在这般,似乎很是惧怕什么,像一个被抓起来囚禁的乞丐。

       “二郎,真的是你吗?”秦大娘子伸出干枯的双手,颤抖着抚摸着二郎的脸颊。

       孟初禾注意到,她的双手指甲里头满是泥垢,看来在这个屋子里并没有得到好好的对待。

       可是二郎却一点儿也不嫌弃,直接握住自己母亲的手,眼泪流了下来,哽咽道:“娘,是我来迟了,让娘两受了这么多的苦,孩儿不孝!”

       秦大娘子摇摇头,道:“儿啊,娘能见到你已经很满意了……”

       随后她又很是担心的问道:“我的儿,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你爹爹没有为难你吗?”

       二郎也跟着摇头,“没有,没有。娘。是这位周府的少奶奶帮我找到你的。”

       秦大娘子这才注意到站在一旁的孟初禾。

       她惊讶地抬起头来,道:“少奶奶?你怎么来了!?”

       孟初禾其实并不愿意打扰他们母子久别重逢,但此刻情况危急,她只好摆摆手,道:“先别说那么多了,让二郎将您背出去,我们赶紧离开东庄再说。”

       二郎此刻在秦大娘子面前才像是一个真正的孩子,见到了好久没见的母亲,似乎有说不尽的思念与委屈,但是他仍然故作坚强,抹了一把眼泪,将秦大娘子背上自己刚刚长大的肩膀,道:“娘亲,我背你出去。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