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体弱多病的夫君
作者:杨桃桃      更新:2020-07-02 19:06      字数:2146
       二娘见状,也紧张的看向孟初禾,嘴里犹豫着道:“初禾,要是你不想嫁,咱们……”

       咱们就退婚。

       这后半句话,二娘还没说出来,孟初禾已经挑眉,淡笑道:“谁说我不想嫁,我嫁啊。”

       一语出,就连大伯母都愣住了。

       先前是他们用当年孟父办丧礼时,向他们打的欠条,逼的孟初禾嫁。

       可孟初禾表面答应,背地里就自尽。

       眼下,孟初禾猛地变了性子,强势的跟从前判若两人,她原以为这门婚事怕是会黄……

       “是要梳妆?来吧。”

       孟初禾握着二娘的手,将目瞪口呆的亲娘,拉着回了屋。

       路上,二娘压低了声音问:“初禾,你真的想嫁?”

       孟初禾点了点头。

       她从原主留下的记忆里,对那位周家小公子,已经有了个印象。

       傻子,身体不好。

       被安置在庄园,并不在老宅住,有钱短命。

       这样的去处,她满意的很。对方既碰不了她,以后哪怕死了她做个寡妇,也可以再不用操心什么婚嫁。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没人约束,搞事业正好。

       几个婆子来梳头时,还放缓了声音对孟初禾说道:“这凤冠霞帔,还有这些礼,都是三少爷为您准备的。”

       孟初禾敷衍道:“哦,那他有心了。”

       婆子们伺候着孟初禾时,只有二娘满面愁容,绞着手帕坐立难安。

       孟初禾出声哄了她几句,但也不济事。

       没多久。

       妆扮完成,孟初禾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倒是跟上一世的容貌相同。

       稍一收拾,便是明艳动人。

       临出门时,孟初禾抬眸看着二娘,只说了句:“以后不在家,谁敢再碰你一下,我都会剁了她的爪子。”

       这话不高不低,刚好被大伯母听到。

       脸上的肿辣还在疼,大伯母闻言,愤恨地咬着唇,却不敢再惹她。

       外头的轿子准备就绪。

       敲敲打打,放着鞭炮,很快,就到了周晖住的庄田旁的宅院。

       三少爷周晖体弱多病,算命的曾说让他远离众人,所以这些年,他很少在府上。

       就连成婚,也是在这宅院里。

       下轿时,孟初禾掀开帘子,一只修长好看的手,恰好伸在她面前。

       与此同时,还伴随着手的主人几声咳嗽。

       孟初禾瞬间猜出来人。

       “多谢。”她低低的说了声。

       周晖捕捉到她这声道谢,也开了口,声音宛若碎玉溅石,清冷好听:“不必言谢。”

       他们握着手走入门内。

       孟初禾看不清他的长相,但能察觉到对方的个子要比他高很多。

       而且,他的手很凉,是不正常的那种凉。

       孟初禾心念微动,没忍住手指轻碰他的脉搏,给他检查起来。

       前世,除了雇佣兵,孟初禾还有一层隐藏的身份。

       当世最古怪孤僻的那位神医之女。

       所以,她的医术自不用怀疑。

       稍微探查片刻,就在周晖似要起疑时,孟初禾收回了手。

       “怎么了?”周晖还在身旁问道。

       孟初禾却摇摇头,压下心里的那份惊骇,低声道:“没什么。”

       原以为对方只是天生顽疾,没想到……

       他体内竟然是带着沉积多年的毒,算算时间,应当是他刚出生没多久就开始被喂毒了。

       婚礼的流程很简单,可能是怕周晖坚持不下去。

       但哪怕流程简单,两人被送入洞房时,周晖刚坐下,就还是咳出了血。

       孟初禾没等他来揭盖头,自个儿伸手将盖头掀开。

       周晖的目光刚好看过来,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

       孟初禾也愣住了。

       在她的认知里,这个有名的病秧子,应当是被病缠身,面容憔悴丑陋。

       但她没想到,对方会生的如此让人惊艳,那张清俊的脸,仿佛是被神精心雕刻的一般。

       没有一处不完美。

       孟初禾正愣神间,就叫这个周晖捂着嘴,又咳了几声。

       然后,撑着桌子站了起来。

       “孟姑娘,嫁给我……委屈你了。”新婚之夜,周晖一开口便是道歉。

       “我原本是不想结亲,祸害好人家姑娘。可家里实在坚持,我推辞不了。”

       他说着,竟走到了一旁,从柜子里翻出了个箱子来。

       “我自知身体撑不了多久,所以,这里已经提前为你准备了些东西。待我死后,你可以改嫁,而这些东西,就当做我送你的嫁妆。”

       孟初禾:“………”

       孟初禾起身看了眼那箱子。

       好家伙,里头都是些银票财物,这小公子怕是把自己所有积蓄,都留给了她。

       “你真打算让我改嫁?”孟初禾对周晖忽然起了好奇心。

       毕竟刚成婚,就让妻子改嫁给别人,这听着可不多见。

       周晖俊美的脸上,带着点歉意:“对,我这样的人,不能耽误你一辈子。”

       他说的诚恳,孟初禾挑了挑眉,心里还真被触动了些许。

       将给孟初禾准备的东西都给他一一看过之后,周晖又起身,拿了床被子。

       “你放心,我们分开睡,我不会碰你。”

       他这接二连三的为孟初禾考虑,让孟初禾抿住了唇,眼底划过一抹思量。

       “这个病秧子夫君,既然这么有自知之明,其实,也可以替他吊一吊命。”孟初禾在心里默想道。

       但眼下还不能草率,先看看对方今晚这体贴表现,到底是真是假……

       不多时。

       屋内笼起暖香,周晖跟孟初禾虽然睡在同一张床上,但却分了两床被子。

       周晖似乎是不想吵到她,连咳嗽都是压抑着的。

       而孟初禾听着那声音,心头不觉更受触动。

       暖香熏人,很快,孟初禾就睡了过去。

       而约莫到后半夜的时候。

       面容俊美但又透着虚弱的周晖,却骤然睁开了眼。

       他坐起来,眸底尽是冷意,丝毫看不出先前那温柔的模样。

       掀开被子,取了件厚袍披在身上,周晖缓缓起身推门离开。

       在昏暗小院里。

       一个黑衣人正等在那,见他过来,立马单膝跪下,恭敬叫道:“主子。”

       周晖表情淡漠,右手虚握成拳,低低咳了声问道:“安音大师可找到了?”

       “找到了,可大师,已经被人暗害。”黑衣下属声音微颤。

       周晖脸色冰冷,眼里蕴着沉沉的阴鸷,衬得苍白的肤色越发白的过分,无色的薄唇紧抿。

       安音大师乃当世高僧,曾给他批命破局——

       让他在特定的时间里,娶那个原本压根未入他眼的农女孟初禾,说此女会是他的转机……

       但批完命,安音便失踪了大半年。

       他派人找到现在,竟只找回了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