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相互猜忌
作者:桃花酒酿      更新:2020-06-08 19:24      字数:2013
       陆染并未正面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这话倒是让陆青州的脸色沉了一下。

       虽说这脸色变得有些微妙,但陆染毕竟多活了一世,还是可以轻易察觉到的。

       陆青州听到陆染这么说便稍微楞了一下,陆盈盈跟踪她?

       而陆盈盈今天回来的版本则是,陆染盛装打扮上了一辆豪车,随后她便吓得马不停蹄回来告知自己,所以这两个人说的到底孰是孰非呢?

       陆染沉默不语,看着陆青州的脸色便知道他有些疑惑了,或许陆盈盈还自己编了瞎话。

       “爸爸,如果今天盈盈是坐着陆家的车回来了的话,问问司机便能知道了。如果不是的话,那她为什么不用自己家的司机呢?”陆染轻笑着,一句话便是四两拨千斤,让陆青州的脸色再次一变。

       陆青州看了陆染一眼,这话说的确实没错,他点点头,随后问:“那你见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我说了,只是朋友,不信的话你可以查查的。”陆染随口说着,随后像是想起什么一般的说道:“对了,他姓厉。”

       陆青州瞬间脸色就放松下来了,姓厉得人,一共也就这么一家,他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这下可是一百个放心。

       “行,既然这样的话,以后有什么事先提前跟家里说一句,别让我们提心吊胆的,生怕你被人给掳走了!”陆青州叹了口气,老脸上都有些挂不住,还是不忘继续跟陆染叨叨一通。

       陆染乖乖的点头,说着便要离开,但在临走前,倏地回身问他:“爸爸,我们之间什么时候需要相互猜忌了?”

       她声音轻柔,像是在呢喃,但话语却让陆青州心里为之一颤,陆染说完便关上门离开了,只留下陆青州坐在椅子上沉思起来。

       是啊,这个家庭什么时候需要互相猜忌了,他们难道不是一家人了吗?

       陆青州捏了捏太阳穴,已然被这件事情给搞得焦头烂额,不过好在陆染的话提醒了自己,陆青州原本对于陆盈盈已经百分百相信,但现如今……

       而此时此刻,陆盈盈正在房间里打着电话,跟自己的小姐妹田恬疯狂的吐槽:“你知道吗,我姐姐今天居然又当着客人的面贬低我,我好难受啊。”

       她一脸愁容,说的田恬都有些心疼了。

       田恬是陆盈盈来到这个城市里所交到的第一个好朋友,她原本也是农村人,最后跟着父母来到了大城市,而且她也知道陆盈盈的出身,二人一拍即合,所以田恬从来都没有因此而看低她,如今听着陆盈盈哭诉,田恬也跟着气愤不已。

       “真是的,怎么能这样,你们明明是一家人好不好?”她愤愤不平的说道,对于陆染的所作所为可算是深恶痛绝。

       而田恬完全忘记了,这些信息完全是由陆盈盈一人透露给自己的,她并无法去仔细的分辨是非。

       “可能自始至终,只有我把她当成了一家人吧。”陆盈盈哽咽着叹气,随口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向姐姐靠齐,好像不管我怎么做,她都不会满意的。”

       “你就是你,何必要去取悦别人呢?”田恬当即反驳道,“陆盈盈,你不要去刻意的讨好她,我告诉你,这种城里长大的千金大小姐就是脑子不好,找机会,我给你好好地收拾收拾她!”

       陆盈盈一听这话便来了兴致,但很快又沉下了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不行啊,这可是我姐姐,我不能这样的!”

       她当然不能一开始便同意,那样的话,说不定田恬还会起疑心的。陆盈盈知道田恬在这里认识一些市井小混混,所以才会刻意的将自己说的惨兮兮,为的便是引着田恬来自告奋勇为自己“报仇”。

       “别怕,有我呢,既然她都没有拿你当亲姐妹,那你就不用这样!”田恬听着陆盈盈有些惊恐的声音便气愤无比,心里恨铁不成钢,这么说着便快速挂断了电话。

       而陆盈盈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这才勾唇冷笑起来,这一招借刀杀人,自然是好招数的!

       况且到时候就算出了茬子,被抓的人也只会是田恬,她陆盈盈可不会有丝毫损伤。

       陆盈盈之所以会这么笃定,正是因为上辈子他们也做过一次这种事情,当时陆染被教训的惨兮兮,最终事情也没有暴露,所以她才高枕无忧。可是陆盈盈此次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陆染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厉晏城,而且陆染……

       她已经不是之前的陆染了……

       “陆同学,我喜欢你,能跟我在一起吗?”一男生笑嘻嘻的拿着手中的巧克力礼盒,对陆染说道。

       他这么一个举动,引起周围一阵唏嘘,小女神陆染居然被人告白了!

       “啊?”陆染其实心里也是懵逼的,前世的她作天作地,对于同学们向来是鼻孔朝天看不起的状态,所以没有人会喜欢自己,更别说跟自己告白了。

       而此世,陆染平易近人,而且学习成绩优异,居然开始暗戳戳的招起了桃花。

       陆染抿抿嘴,这个男生她其实不太熟悉,甚至连名字都叫不上来,更谈不上什么喜欢,只得简单的拒绝:“不好意思,我以学业为重。”

       这官方回答,瞬间让同学们叹了口气,感觉好戏又没得看了。

       这下子,换到那男生开始尴尬了。

       他干笑一声,听闻陆染这么说着,便紧接着问道:“既然以学业为主的话,那能不能高考之后跟我在一起呢,我愿意等你的!”

       这话虽然感觉轻巧,但在高中生眼中却像是海誓山盟一般,陆染听着笑了笑,若是前世的话,她定然会感动的痛哭流涕,而今生,她不为所动。

       “刚刚之所以这么说呢,是因为我想要给你留点面子,既然你都这么问了,那我也只能真实回答你了。”她抿抿嘴,高冷道:“不好意思同学,我不喜欢你。”

       如果说刚刚男生还有一丝颜面尚存,那现在可就真的是颜面扫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