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关你屁事
作者:桃花酒酿      更新:2020-06-07 20:01      字数:2027
       陆盈盈短时间内,就连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陆染看着她笑容逐渐消失顺带秀眉皱起的样子,淡红的薄唇倏地吐出四个字来:“关你屁事!”

       这句话,瞬间让陆盈盈泄了气,瞪大了眼镜瞧着陆染,却是气的一句话都反驳不出来。她咬着牙扭过头去,心里却还是在想着陆染刚刚那个眼神。

       那眼神,似乎要将自己洞穿一般,让陆盈盈浑身难受,甚至从心底都感到了一丝恐惧。

       陆染成功的堵住了陆盈盈的嘴,也转头看向窗外的风景,嘴角勾起一抹胜利的笑容。

       只不过她斗嘴舒坦了,在学校里可就没那么享受了,陆盈盈似是料定了陆染今天会约人一般,一双眼睛始终盯紧了陆染的一举一动,就差跟到了厕所里。

       陆染知道陆盈盈想要探究一二,便也没拦着她,毕竟拦也拦不住,反倒会更加让她起疑心,总算是就这么熬到了放学。

       “哇,门口停着一辆豪车耶!”大家陆陆续续放学,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引得同学们纷纷往外投出探究的眼神。

       这些人中自然也不乏陆染和陆盈盈。

       陆染转头一看,是厉晏城的卡宴,只是淡淡的勾唇一笑,而此时陆盈盈已经叫出声来了:“原来是厉先生来了!”

       她这么一句话,倒是吸引到了大家的目光,同学们纷纷向她看齐,围在身边叽叽喳喳的问道:“盈盈,你认识这个人吗?”

       “当然了,这是厉晏城的车。”陆盈盈笑了一下,身边众人瞬间一阵唏嘘。

       “天啊,不会是来接你放学的吧?是不是你男朋友啊?”

       陆盈盈听着这话并未回答,只是耸肩神秘一笑,便拿上自己的小书包出了教室,而有几个八卦的小姐妹已经屁颠屁颠的跟上去了,想着要好好见一下陆盈盈的男朋友长什么样。

       说不定聊得开心了,蹭顿饭也好呢!

       陆染自始至终没说话,也没着急往下走,只是趴在窗边,静静地看着陆盈盈的表演,期待她下去被狠狠打脸的模样。

       “厉先生,我收拾好了!”陆盈盈出门便小碎步跑到了厉晏城面前,附近还跟着几个小姐妹,她故作娇羞的说了一句,还朝着厉晏城抛了个媚眼。

       厉晏城倒是没什么事,只是一边的严松差点要吐了,这个女人,是忘记了昨晚自己做了什么事了?

       难不成昨晚是她梦游把电脑给黑了?

       “陆小姐,你收拾好了,管我什么事?”厉晏城不明所以的勾了勾唇,沉声询问,看向陆盈盈的眼神充满了陌生。

       旁边的几个小姐妹顿时愣住了,这是一个男朋友能对女朋友说出来的话吗?

       她们吃惊之余,顺带看了一眼前面的陆盈盈,而陆盈盈的脸当场就黑了,显然都要被打肿了。

       “你……你难道不是来接我的吗?”陆盈盈咬牙故作镇定,小声的问着,却眯了眯眼,示意她身边还有人。

       这意思很明显了,是想要厉晏城给自己留点面子。

       可是厉晏城还真不是这种人,只是冷笑:“我什么时候说我要来接你了?别自己贴金!”

       他再次啪啪打脸,彻底让陆盈盈无地自容,而厉晏城抬眼一瞥,便看见在三楼窗口看好戏的陆染,慵懒的抬手朝她挥了挥。

       几人当即顺着厉晏城的目光看了过去。

       陆染一拧眉,她只是想要看会戏,这厉晏城怎么这么高调了?

       “染染,下来!”厉晏城见陆染没动作,赶忙再次勾勾手指,暧昧的说着。

       这句染染,把陆盈盈的脸给叫黑了,也将陆染的脸给叫红了。

       陆染听着这话,差点没下的直接从三楼摔下来,赶忙背上包包往下跑,快速的来到了厉晏城面前,不只是依旧害羞还是运动量过大,小脸始终红扑扑的。

       “又没催你,着什么急累成这样。”厉晏城看了一眼旁边的陆盈盈,玩心大起,宠溺的揽过了陆染的肩头,一边开车门一边说着:“老爷子在等了,我们直接过去。”

       陆染一句话都没说,知道厉晏城的想法,便直接跟着上了车,车子扬长而去,就留下几个姑娘呆呆的站在那里。

       “那个……盈盈,我们先回家了。”一小姐妹尴尬的笑了笑,快速逃离现场。

       剩下的几个女孩也无语的看着陆盈盈,哪还有刚刚谄媚的眼神,心说她简直是不知羞。

       陆盈盈无奈,只得咬着牙上了车,她愤愤不平的想着,哪知道厉晏城能这么不给面子?可是他对于陆染还真是关怀备至呢,陆盈盈这么一想,脑海中忽的回想到了刚才厉晏城所说的话。

       老爷子?哪个老爷子,难不成是阮老爷子?

       她心下一惊,连忙拍着前面的椅背,对司机喊道:“快,快点跟上刚刚那辆卡宴!”

       “啊?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先生……”司机一愣,随后偏头询问着,但话还没说完便被陆盈盈打断。

       “打什么打,你赶紧,跟丢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她现在哪里还顾得上陆青州,大声的叫喊了一句,气急败坏的探头探脑,生怕前面的车子消失不见。

       司机别无他法,毕竟也只是为了陆家服务的,只好开车去追赶。

       而此时,陆染正坐在车上,偏头看着厉晏城问道:“你刚刚也是够钢铁直男了,就这么不给陆盈盈面子?”

       厉晏城勾唇,“我的面子,哪里是她想要就要的?”

       “那你也不能拿我当挡箭牌吧……”她抿了抿嘴,脑海中尽是刚刚陆盈盈那阴狠的眼神,想必这家伙此时已经恨上了自己,指不定回家怎么告状呢。

       厉晏城只是看着她轻笑,并未多说,下车后就带着陆染走了进去。

       他们来到了一处酒店,穿过富丽堂皇的大厅,直接走进了一个包厢里,里面此时正端坐着一头发半白的老者,那老者在门打开的同时,一束目光便飞速射向了跟着厉晏城进门的陆染。

       陆染并未着急,只是先打量了一下包间,随后看向了坐在椅子上的老者,这人想必就是阮老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