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做作的表演
作者:桃花酒酿      更新:2020-06-05 14:18      字数:1892
       陆青州的动作很快,陆盈盈第二天就被安排进了云城一中。

       陆家家大业大,有专门的司机负责接送。

       陆染半靠在宝马上,看着从院子里走出来的陆盈盈,主动开口邀请:“一起去学校?”

       陆盈盈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

       前世陆染对她可没这么和颜悦色,永远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看不起人的样子,可现在却好像变了一个人。

       陆盈盈微微垂首,遮去眸中的情绪。

       不管是哪里出了错,这一世的结果也绝不会有任何改变。

       她有数不清的金手指,吊打陆家还不是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

       想到自己昨晚的安排,陆盈盈也没拒绝,长腿一跨就坐在了陆染的身边。

       车子很快停在了云城一中的门口,校长李成亲自站在门口迎接。

       陆盈盈小脸上闪过一抹得意,加快步伐走了过去:“李叔叔,真是不好意思,本来我以为今天会一个人来学校,怕到时候不认识路,所以才提前给您打了电话,没想到您还特意在这里等着我。”

       那亲热的语气,一看就是关系非凡。

       陆染似笑非笑,丝毫没有意外的反应。

       陆盈盈不死心,云城一中的校长位高权重,多少人想巴结都找不到门路。

       现在他亲自出来迎接自己,陆染怎么可能不觉得震惊?

       大概是她得眼神太过炙热,陆染都不好意思装作没看到,很配合的问了一句:“呀,原来妹妹和李校长认识啊?”

       李校长正要开口,陆盈盈却笑着抢先一步:“是啊,我和李叔叔有过几面之缘,私下里关系不错。不过我也没有想到,李叔叔在学校门口等我这么久,真是麻烦您了。”

       李校长听了这话却觉得有些不是滋味,他和陆盈盈的确见过几面,知道这个小丫头有些本事,但还没到值得他亲自出来迎接的地步。

       可昨晚他却莫名其妙接到了陆盈盈的短信,请他今天带她在学校周围逛逛。

       李校长原来还以为,小丫头初来乍到又是个私生女的身份,陆家一定会怠慢,出于恻隐之心,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可是今天陆家既然愿意送她过来,这个陆盈盈又为什么不提前告诉自己?还让他在这里白白等了这么久?

       其中关键不言而喻,李校长看着陆盈盈的眸色深了深。

       陆盈盈还没有察觉到这些,依旧在重复上辈子的剧本,故作遗憾的道:“李叔叔,本来我昨天是想亲自过来拜访您,顺便说一下来一中读书的事情。没想到我爸爸已经把事情都安排妥当了,改天我再去陪您喝茶下棋。”

       比起她的热络,李校长反而冷漠了不少,淡淡的道:“学生就该以学业为主,下棋喝茶都不重要。”

       陆盈盈一愣,感觉到了李校长语气里的疏离,可还没来得及开口,李校长便说还有要事先离开了这里。

       陆染在心中一声冷笑,李校长位高权重。在云城上流社会中威信十足,为人却是刚正不阿,陆盈盈今天拉着他给自己贴金的做法实在是太明显了,李校长又怎么可能会不生气?

       陆盈盈一回头就对上她那双含笑的眸子,只觉得像是被人劈头盖脸的打了一巴掌,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尴尬,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姐姐笑什么?李叔叔今天不过是太忙了而已,等以后有空了,自然会来找我。”

       “是吗?”

       陆染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双手抱胸,动作随意而又嚣张:“你用不着跟我解释,我一点也不感兴趣。”

       说完,她直接抬脚就走,留下满脸气愤的陆盈盈站在原地气的跺脚。

       可恶的陆染!刚才那样子分明是在嘲笑她!

       不过一个区区陆家大小姐罢了,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等到那个人来找自己……

       陆盈盈一声冷笑,眼里闪过一道冷芒,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直到这个时候,二楼的过道上才慢慢出现一道人影。

       那人肩宽窄腰,穿着一身深灰色的西装,身材比例完美的无可挑剔,深邃的五官和冷漠的气质融为一体,整个人仿佛像是来自深渊,强大的气场让周围的同学都不自觉的退避三舍。

       厉晏城盯着陆盈盈离开的方向,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晦暗不明。

       “她就是阮老要找的人?”

       严松也是一脸的复杂:“如果我们的情报没错……她的确就是阮老要找的人。”

       只不过这和想象中的差距也太大了一些,阮老要找的徒弟怎么会是这么一个小家子气又擅长耍心机的女人。

       厉晏城轻嗮一声,目睹了刚才那场闹剧,他对陆盈盈半点好感也无:“阮老年纪大了,也许有看花眼的时候。”

       这样的一个女人,还不如刚刚的陆染来的出色。

       坦率不做作,尤其是她似笑非笑的样子……还真是又野又嚣张。

       “你去查一下,看看刚刚那个女人是谁。”

       严松眼皮一跳,知道这位爷又在动心思,欲哭无泪的道:“城爷,阮老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一定要尽快带陆盈盈回帝都,您看……”

       “急什么?”

       厉晏城不悦的看了他一眼,严松立刻噤声。

       厉晏城漫不经心的转了转左手上的黑色珠串,淡漠的语气威慑力十足:“阮老要的,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选。如果陆盈盈人品不合适,难道你就放心带她回去?”

       “这……”

       严松也想到了后果,立刻老老实实的按他的吩咐去办。

       十分钟后,有关于陆染的资料全都摆在了厉晏城的面前。

       骨节分明的手摩挲过陆染这两个字,厉晏城低低的重复了一遍:“原来她叫陆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