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星空降临
作者:梦北辰      更新:2014-04-02 19:27      字数:3923
       雨后的夜空里,清月如轮,凄然冰冷,漫天星斗璀璨,皎然神迷。

       滴答——

       墙上时钟疲倦的又移动了一格,昏暗的房间内一片寂静。

       小心的放好最后一枚拼图,孟天河将自己埋进沙发里,仰头望着天花板,长长的舒了口气,眼角瞥过桌上刚刚完成的星空拼图,嘴角不经意显出一抹惨然。

       他缓缓的重又坐起,捧起已经凉透的咖啡起身,绕过面前宽大的茶几,走到窗前,抬头仰望窗外浩瀚深邃的星空,将咖啡凑到嘴边轻轻的呷了一口,一片淡淡的苦涩瞬间盈满,遥望天际,他的目光再一次变得迷离起来……

       忽然一颗流星自天边划过,瞬间点亮了整个夜空,每一颗星辰似是瞬间都有了生命,而他的心却也似随着流星一起跌落进未知黑暗中。

       “又来了!……”

       说话间,一股倦意如潮水般汹涌袭来,意识开始变得愈渐模糊,一阵头重脚轻之下,身体一晃险些跌倒。

       赶紧一把扶住窗台,这才终于稳住了身子,此时的他脸上已经挂满了惨然的苦笑,像这样怪异的事情,在他的身上已经不知道发生过了多少次,以至于到了现在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就像是患上了一种与生俱来却无法医治的怪病,每当有流星坠落的时候,他都会控制不住的陷入昏睡,模糊得感觉是做了一个梦,一个非常奇怪的梦,可醒来之后,除了头会一连疼上数天之外,脑海里只剩下一片混乱。

       强忍着凶猛袭来的倦意,他缓缓的摇晃着身体返身走回,将手中的将咖啡杯放回到拼图旁,心神瞬间一松,再也控制不住一波波袭来的倦意,眼前一暗,身体随即重重的跌落在沙发上,昏昏睡去。

       房间里只剩下时钟的滴答声,依旧不知疲倦的响着。

       一片乌云飘来,遮住了窗外的星空,午夜里又开始下起了小雨,雨滴敲打着窗台,滴答滴答……

       午夜的小雨终于渐渐的停了,黄色的月亮渐渐的走出乌云。灯红酒绿的街道上行人萧索,偶有行人匆匆而过,却没人注意到,夜空中北斗七星猛地齐齐闪亮了一下。

       忽然,昏睡中的孟天河忽觉一阵剧烈的晕眩感袭来,犹在梦中的他直觉脚下突然一空,似从万丈云端急速跌落,扑面而来的气流,几乎让他无法呼吸。

       嘭——

       身子剧烈的一震,他仿佛都听见了自己身体砸在地面的撞击声,伴随着一阵剧痛传来,意识开始急速的模糊,最后陷入一片空白之中……

       乌云再次悄然遮住了月色,雨又开始下了起来,街道上的霓虹灯在潇潇雨丝中散发着妖娆诡魅的色彩,孟天河躺在自家楼下的街道上,雨丝敲打着他那僵硬了的身体,顺着紧闭的双眼和依旧皱起的眉毛,蜿蜒而下,他似仍在熟睡,经历着梦中的痛苦和煎熬。

       雨越下越大了,雨水冲刷着他身下下的鲜血,汇聚成了一条血色的小河,蜿蜒流走……

       一团微微闪亮的光影飘飘升起,似被牵引着,慢慢的越飞越高,越飞越高,犹似一颗闪亮的星星,渐渐的飞离这个世界,慢慢的融入垂雨的夜空之中……

       漆黑的乌云背后,七星再次闪亮。

       一切都在不断的放大,却又都是那么的遥远,深邃的星空深处似有一股力量招引着,像是在遨游飞翔,又像是水乳交融于在星空之中……

       蔚蓝的天空中,丝丝白云轻妆淡抹,碎碎清风抚弄着一缕缕轻纱般的云朵蒙罩在天际,烟波浩渺的大海之滨,一片庞大的山脉绵延万里,海风夹杂着潮湿水汽吹进山脉,滋润着重山妙岭深处的草木生灵……

       山脉深处,一座奇峰直插入云,自上而下层递着四时四季的奇景,花鸟虫兽随高低冷暖不同分布其中。

       云端高渺的山顶上,一块丈许高的巨石挺拔傲立,在日光的映照下,微微散发着晶莹的光晕。

       忽然间,原本晴空万里的天际突的亮起一片辉光,隐隐的从中现出七颗星辰,如杓罗列,明耀宣日烁烁闪亮。

       倏的,一点星芒突然自七星之中窜出,托着耀眼白芒划破长空,如同流星一般从湛蓝的天际坠落,呼吸之间便消失不见了踪影,只在空中留下一道长长的白痕。

       千里之外,一位白须道士正悠然负手踏云而行,蓦然间,他似有所感,猛地止住身形,随即抬起头来,一脸怔然的望着远方的星芒划过天际。

       “白日星现!……”

       老者喃喃自语,深邃的双眸中一抹惊异闪过,脸色瞬间变得异常凝重起来,只略一沉思之后,随即重重的一抖肥大衣袖,脚下遁光猛地爆闪,顷刻化作一道惊虹破空激射远去……

       山峰下的小谷中,清溪潺潺,鸟语花香,时间和季节在这里仿佛完全不存在,只剩下大自然的芬芳,和谐而安宁。

       突然一声尖利的鹰啼自天边突兀的响起,瞬间打破了这片难得的宁静。

       迎着耀目的日光,一只庞然巨鹰忽然从天边飞来,巨大的羽翅轻抖间一个盘旋,旋即便落在山谷崖壁上的一处巨大裂缝之中。

       裂缝中铺满了厚厚的枯草,一枚青紫色巨蛋在草末间闪着微微的精光。

       呼啦啦,一阵旋风袭来,顿时将草末刮得一阵乱飞,石缝中一片凌乱不堪。

       啪嗒——

       一声轻响声中,一个足月大的小婴儿轻轻的掉落在了巨蛋旁边,在峭壁的阴影中,那张精致的小脸晶莹粉嫩,微张的小嘴发着轻轻呼声,一串晶莹的口水斜斜的挂在嘴边,睡得异常香甜。

       在婴儿的脖子上,挂着一个红色的小皮囊,随着那均匀的呼吸微微起伏着。

       此时巨鹰金色的瞳孔中凌厉的光芒褪去,渐渐浮起一抹温柔,犹如是母亲在看着自己的孩子,它缓缓的俯下身,用那如勾一般的血色长喙将周围的枯草往婴儿身上拱了拱。

       忽然间,它的目光突的一滞,旋即闪过一抹骇然之色。

       恍然间,那个挂在婴儿胸口上的那个红色小皮囊,忽然诡异的闪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