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鱼人笔记
作者:朋友永不离      更新:2014-07-18 09:04      字数:5755
       击杀了鱼人豆豆后,回到了佛烈德城时已是深夜,赵云海给受惊的莉露吃了点东西,便把她哄上了床睡觉。自己则坐在另一张床上,翻起了豆豆的笔记。

       这个名字怪怪的鱼人连虚空都知道,弱小的身躯竟然能挡下自己的虚空之瞥,看来他身上一定有不少秘密,不知道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惊喜。

       “我是伊泽塔,嗯,我喜欢记一些零散的东西,希望这本笔记能帮我记录下我的成长。”

       开篇就是这么一句话,赵云海倒是很惊讶,不是豆豆吗?怎么又变成伊泽塔了?

       扫读了十几页,赵云海再次找到了有用的东西。

       “今天终于见到了鱼人长老,他肯定了我的演唱才华,同时发现了我在术法方面的才能,看来我有机会学习鱼人族的高级术法了!”

       再次翻页,又是一小段零散的话。

       “鱼人长老好强!越是跟随着他学习,我越发的感受到他的强大。我现在学会了混乱尖叫、急流冲击和洞察,但鱼人长老说我还很多的东西要学。他说我的天赋很好,也很努力,所以他把一把珍藏的吟唱者的骨刀送给自己。这把骨刀很锋利,不知道是用什么鱼骨做的,而且上面还附加了很强的术法,残废与自食恶果,都是些高阶术法,我还未学会。鱼人长老说它能帮我活到足够强的那天。”

       赵云海摇摇头,很可惜,战斗之途充满艰辛,即使有重宝防身也有陨落的危险。

       又翻了几页,只言片语般的几句话话吸引了赵云海的注意力。

       “今天我跟随着鱼人将军前去征讨托雷河流域的下游地段,当地的水族顽固不化,是时候让他们见见大海的愤怒,给他们点教训了。”

       当地的水族?难不成贝拉湖的统治者们是来自大海的鱼人?他们是怎么来到森林之中的湖泊的?他们又因何来此?

       “当地水族遭到了重创,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归顺我们了。”

       再次翻页。

       “终于,8个部落瓜分了本土鱼人的部落,我们统治了整个托雷河流域,离人类的地盘也越来越近了。”

       之后是接收托雷河流域领地的一些事,没什么对赵云海重要的,再次翻过了几页。

       “今夜,我照常在托雷河岸的一颗夜莺树下歌唱,这里离佛烈德城已经很近了。我碰到了一个人类女孩,蕾贝塔,一个唱歌同样好听的女孩。”

       “她是一名勇敢的战士,也是一个好歌手。她不害怕我,还倾听我的歌唱。我问我是谁,我告诉他我是一个鱼人族的吟唱诗人,而没有说鱼人术士。我很高兴能认识一个新朋友,我为她写词、谱曲,我们玩的很高兴,约定以后每天晚上都在此相见。”

       之后的数十页,都是写了两人愉快的回忆,豆豆记下了许多美丽动人的歌词与诗篇,似乎都是献给蕾贝塔的。不过也有一些是俩人合作写下作品。

       “一天,蕾贝塔对我说道:‘伊泽塔这个名字好怪啊,我给你起个别名吧。’”

       “我对蕾贝塔无比的宠爱,她说的话我不基本不会违背,我自然答应了她的请求。”

       “蕾贝塔笑着说道:‘就叫豆豆吧,我们人类有个笑话。一天,一个渔夫来到了一个鱼人村庄,他问一个鱼人,你最爱做什么?那个鱼人回答道:吃饭、睡觉、打豆豆。他又去问另一个鱼人,你爱做什么?另一个鱼人也回答道:吃饭、睡觉、打豆豆。他问了许多鱼人,他们都是这么回答的,渔夫有点疑惑了,豆豆是啥?最终,他问到了一个个子矮矮的鱼人,他说鱼人你最爱做什么?那个鱼人说:吃饭睡觉。渔夫很奇怪的问:你怎么不爱打豆豆。那个鱼人怒道:我就是豆豆!”

       “这真是个好冷的笑话,不过自己还是笑的很开心。从此我也自称自己为豆豆,许多鱼人对我这个名字都嘲笑不已,但他们不敢当着我的面表达出来,因为我很强。”

       赵云海笑了一下,完全是小孩子心理,和青春期的小男生没啥区别。

       扫读了几页,赵云海再次找到了关键的地方。

       “鱼人族和佛烈德城人类的矛盾越来越激化了。他们觉的我们的存在污染了他们的水源,而鱼人族则认为人类是自己征战之路上的绊脚石。”

       “鱼人族和人类的矛盾首先在言论上爆发了。人类翻起了旧账,他们指责鱼人在黑暗时代时袖手旁观,没有助战天神军团。现在没有资格来抢夺他们辛苦打下的江山。鱼人族则驳斥到,水域的面积远比陆地要广,我们要面对更多的敌人,没有能力登陆作战。”

       “这些几百年前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根本是狗咬狗理不清的破事。可双方在此争执不下,最终双方进入了敌对状态。人类的战士攻击我们鱼人,我们鱼人战士也同样去攻击人类。”

       “人类的眼光真是短浅,你们臣服在那些贪婪的神族脚下还不停叫嚣,失去自由的家伙们真是愚蠢。你们所在的众神大陆不过是诺亚世界六块大陆之一,却总以为自己族群的实力是诺亚世界最强的!可所有水域的面积之和却占到了诺亚世界总面积的80(百分号)啊!我们海族的数量可以说是无穷无尽的!听说这场风波的范围已经波及的越来越广,超出了莫伦特斯,影响了整个世界。海族与人类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海皇也跃跃欲试的准备征服这座大陆。”

       扫读过了豆豆对时事的一些看法,笔记的重心再次回到了那个叫蕾贝塔的少女身上。

       “随着矛盾的激化,我和蕾贝塔之间也有了隔阂。那种不信任感不源于彼此的交往!而是在生活中两个社会强加给我们的!我和蕾贝塔都尽量避免那些尴尬的话题,我们俩无法再像往日那样开心的歌唱,这真的让我感到无比的痛苦!”

       “我开始反思,我开始迷茫,命运就是这样,当你拥有的时候你会习惯,可但你渐渐失去的时候你又会开始拼命抓住它。我不知道我对蕾贝塔抱有什么样的感情,因为我对她的不舍已经超越了普通的朋友。难道是爱吗?”

       “或许这很好笑吧?就好像人和小狗可以做朋友,但两者毕竟有许多不同,比如说审美观。人不懂在狗的眼里什么叫美,狗也是同样如此。这样两者之间也能产生爱吗?我在蕾贝塔的眼里又是什么样子呢?她会不会感到我的心意呢?”

       “我不断的思索,最终得出了自己的答案,这真的是爱。”

       “作为人类与鱼人这样高级的种族,我们已经拥有高度发达的文明与智慧,我们不再局限与本能与肉体,这才使得我们成为了诺亚世界上顶尖的种族之一。”

       “我和蕾贝塔或许在审美上不是共通的,但我被她美丽的心灵与动人的歌喉所折服,我爱的是她的本质,已经超乎了物质。”

       “可这又如何呢?我如何让她一样爱我呢?”

       “我愤怒,我彷徨,我忧伤。”

       赵云海有些同情这个叫豆豆的鱼人了,再次扫读了几页,又一次出现了关键的地方。

       “有一天蕾贝塔没有来。不,应该说从那天起她再也没有来过。”

       “没有任何预兆,就这样消失了。”

       “这就是我的初恋吗?连表白的机会都没有吗?就像一个花苞一样,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

       “我写了一首歌,叫冥河之恋,我夜夜在夜莺树下歌唱。”

       “蕾贝塔啊,小小的吟唱诗人在日夜的等待你、思念你,你感受的到吗?”

       又翻过了几页,终于出现了关于虚空的笔记。

       “在我日渐消沉的时候,我引以为傲的高洞察力却给我带来的灾难。我无意之间窥探到了那个恐怖的存在——虚空,从此便决定了我将踏上毁灭之途。”

       “他的种子,恶魔之种已经深入了我的灵魂,我日渐疯狂,被它不停的折磨着。”

       “我的骨刀也沾染上了虚空之力,不仅让骨刀变得更锋利,也这让残废与自食恶果变得更加强大,现在除了拥有虚空之力的我,我的族人是无法使用它了。”

       “虚空之力真的很强大,不过它也真的很要命。再这么和这种异型生物结合下去,我的灵魂只有被吞噬一途。”

       “我为了等到蕾贝塔回来仍在苟延残喘,我不能将虚空这个存在告诉任何族人,那样不幸的命运随时都可能降临在他们的头上。”

       “如果有可能重来,我再也不会选择去迪达拉森林,那里是我噩梦的开始。”

       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豆豆再也没机会写下去了。

       赵云海撕下了有关虚空的笔记,他不能让这些东西传播开了,那只会让更多人遭到遭遇不测。

       虚空,无法理解的存在,你只需要不慎看到一眼,或者有关他的只言片语,都有可能永不超生。

       迪达拉森林,这里是自己的下一个目的地。

       合上笔记,赵云海下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