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够high就好
作者:朋友永不离      更新:2014-07-18 09:04      字数:8202
       不得不说,狂月病是一个十分有魅力的女人,她似乎拥有一种魔力,不论她做什么,她的一举一动却总能引人瞩目。

       当她使用技能瞬杀掉独狼之后,那无比妖娆的笑容,那种与死亡共舞的诱惑,几乎令所有旁观的战士都为她疯狂。

       不经意间抛出的媚眼、燥热时拉低的领口、兴奋后脸上那一抹令男人冲动的红晕。这种大胆火热,与战斗时的英姿飒爽令狂月病的人气几乎盖过了全场的所有参加擂台赛的战士,许多战士从高阶战士的比赛区跑来特意看她的比赛,有的参赛的战士甚至放弃了比赛跑过来给她当粉丝。

       用现代话来说,狂月病彷佛就是KTV中的人气女王,只需要一个手势、一声呼唤,就能聚集起人气喊翻全场。

       那种强大的气场和无人能比的关注度不知道让在场多少女人嫉妒的要死。

       她和乱码兄几乎从头战到尾,没有其他胜利者那种投机取巧,纯粹的用实力震慑了所有的挑战者,骄傲的站到了最后。

       当赵云海来到巨斧广场时,战士擂台赛也刚刚结束,狂月病被无数的男同胞围着,仿佛刚刚结束演出的天皇巨星一般,而乱码兄则自然当上了护花使者,为她挡住了无数色狼之爪。

       说实话,乱码兄也是一表人才,平常不说话,总给人一种斯斯文文的感觉,也有点冰山美男的味道。

       在擂台之上,沉默的他总是干净利落的解决掉任何敌人,这也让他收获了许多女粉丝。

       于是为了给狂月病挡住层层痴汉,乱码兄只能挺身站在前面开路,被一帮帮痴女摸的内牛满面。

       唉,谁让自己长的帅呢?乱码兄自我感觉良好的安慰着自己。

       终于,乱码兄带着狂月病冲出了重重人群,来到了赵云海和莉露面前。狂月病看上去倒没什么,就是乱码兄衣衫不整,脸上还有唇印,如果仔细去看眼角似乎还有淡淡的泪痕,似乎路遇女流氓了一样。

       唉,这年头人磕巴是最吃亏的,被非礼了连拒绝的话都来不及说。赵云海十分同情的想到。

       赵云海数了数人数,发现紫瞳不见了,大家似乎也自动把这个沉默的女孩给忽略了。这可不好啊,作为还是要互相关照的。

       赵云海皱着眉头问道:“紫瞳呢?”

       狂月病似乎对紫瞳的神秘消失感到习以为常,她呵呵一笑说道:“那个家伙是一个战斗狂,对这些狂欢啥的不感兴趣,应该是出城杀怪去了。不用担心,城周围都是些十分弱小的怪,她不会有事的。”

       赵云海点点头,给紫瞳发了条询问的信息后也就没放在心上了。

       狂月病笑呵呵的拉起莉露的手,说道:“莉露在城里玩的开不开心啊?你哥哥有没有带你去一些很黑的角落或者很色情的旅店啊?姐姐告诉你,不要那么轻信男人啊,那些地方可不能跟着你哥哥去。”

       莉露小脸通红的抽出了自己的小手,她听得出狂月病话里的含义,赌气的说道:“姐姐坏死了。”

       赵云海一头瀑布汗,还小黑角落色情旅店,自己被那个恐怖虚空差点吓的不举。

       自己永远忘不掉那个气息,强大的令人发指,绝对是ROTW顶尖的存在。

       狂月病咯咯一笑,她就是喜欢逗逗莉露,因为莉露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而自己一直也希望有个妹妹。

       狂月病一挥手,豪气万丈的说道:“走,姐姐带你们喝酒去!今天巨斧广场的中心可是举办篝火狂欢的!酒水免费,让所有战士尽情享乐!”

       莉露满眼小星星,很好奇的问道:“姐姐,酒很好喝吗?是不是喝酒就能算是大人了?”

       赵云海摸了摸莉露的头,好笑的想到:是不是每个小孩小时候都会这么想?反正自己是这样的。

       狂月病哼的一声说道:“喝酒算什么!你都14了还有这种小屁孩的想法?变成大人是需要一些很深入的研究的!待会你想办法把你哥哥灌醉,然后姐姐告诉你怎么继续深入的研究一些人体奥秘……”

       灭魂刀上的蓝色符文亮了一下又匆匆熄灭,赵云海忍住了给狂月病一个虚空之瞥的冲动。

       城内不能PK救了你一命。当然自己也是不打女人的。

       赵云海狼狈的打断了狂月病的发言,说道:“快走!去晚了咱们可能就挤不进去了。从明天开始就是艰难的越级杀怪生涯了,过早的离开了米莉镇让咱们的升级之路变得异常艰辛。今天好好放松,明天开始要好好加油!”

       莉露欢呼一声加油,显得信心十足。击败了沙克后自己越来越喜欢与哥哥越级杀怪了,那样真的很刺激。

       狂月病与乱码兄也是认可的点点头,不过他们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怎么可能知难而退!

       够血性,够挑战,够新奇,够high!这才是人生吗!

       赵云海哈哈一笑,说道:“走走走!喝酒去!”……

       夜幕降临之后,在巨斧广场之中三百个5米多高的巨型火堆被同时点起,超过15万战士聚集于此开始享受篝火狂欢!

       狂月病的到场很快就引起了骚动,她的坚定拥护者们向她涌来,这样赵云海4人很快就占据了一个火堆。

       狂月病在人群之中不停的敬酒喝酒,同时在火堆之前高唱各种歌曲,她的嗓子十分好,即使在上万人面前不停高歌也丝毫没有沙哑的前兆。就这样,一次次高歌之中领high了全场的节奏。

       莉露坐在一堆年轻女战士之中,她们谈论着好看的衣服、绚丽的技能和喜欢的男孩,时不时的喝些酒,这让她们的脸颊上染上了一层迷人的红晕,谈到好玩的事还会发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青春的美好一览无余,这也让许多喝了酒的男人们感到一阵阵的躁动。

       乱码兄才是最出人意料的。平常乱码兄看上去沉默不语,可喝了酒之后,说话不仅利索多了,骂人划拳的时候更是流畅的不得了。

       或许这也是个人天赋的原因,乱码兄学各种划拳的方法都学的特别快,甭管是否有方言,都是来者不拒玩两把就会。

       刚到这的时候这家伙就拉着几个大老爷们拼酒,现在参加的人越来越多,更是喝倒了十好几个,但乱码兄依旧威武,可谓一骑当千。从头喝到尾,丝毫没有醉的表现,这也吸引了不少女战士的亲睐,甚至有大胆点的女战士主动投怀送抱。现在的乱码兄左手搂着大美女,右手划拳或举着小水桶般的酒杯拼酒,玩的不亦乐乎。

       “你喝不喝!是不是男人!老子先干了!”

       说着,一仰头直接干了一杯扎啤,怀里和身边的女伴们都一同叫好。

       看着大家都玩的很开心,赵云海也很高兴,但他不适合融入这种活动。

       虽说是个懒人,但不代表自己不合群,只是不知道怎么能融入他们。

       自己在圣域时就是一个独行侠,技术也很好,所以玩家们就给自己起了一个末日游侠的称号。一个在末日之中独自闯荡的强者,同时也说明了自己的孤独。

       唉,别多想了,还是自己喝吧。赵云海摇摇头,试图忘掉这些想法。

       “喂,你怎么自己喝酒呢?”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一只温暖的小手也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赵云海回头一看竟然是狂月病。

       他拍拍身板,狂月病也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你怎么来了?你的粉丝呢?他们舍得放你走吗?”

       狂月病咯咯笑道:“他们当然都在等着我呢。跟我来。”

       说着又站了起来,拉起赵云海向火堆前跑去。

       “你要干什么!”赵云海被吓了一跳。

       “当然是带着你一起high了!不要这么不合群吗,我可是听说过末日游侠的大名,可一个人呆着多寂寞啊。听老陈说你歌唱的挺好,来跟我合唱一首!”

       狂月病牵着赵云海的手跑到了火堆前,对着人群大声说道:“今天玩的很开心!谢谢大家喜欢听我唱歌!但我这兄弟今天玩的不够high!所以我要拉着他跟我合唱一首!这是我的好兄弟云之海!勇士之中的第一强者!今天我和他不唱那些无病呻吟的!不唱黏黏腻腻的!就来最有血性最high的歌!你们说好不好!!”

       “好!~~~”

       如同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声,惊人的人气将狂月病衬托的如同主宰一切的女王一般,耀眼夺目。

       一个高阶战士粉丝为狂月病和赵云海施加了扩音术,而后狂月病深吸一口气,放生歌唱起最广为流传的《战士之歌》!

       “我记得黑暗降临~光明选择逃避~~~”

       “我记得黑暗降临~生命归入寂灭~~~”

       “就像一个开始的标志~命运最终抓住了我的恐惧~~~”

       “你向往生存的声音我听得见~但我茫然~不知所措~~~”

       在这停顿了一下,音调再次拔高。

       “所以请给我理由~!证明我的存在~!洗去往日的罪恶~!”

       “允许鲜血~流淌遍地~!让你睁开迷茫的眼~!”

       “给我理由~!击碎你的奢望~!寻回错失的真爱~!”

       “允许灵魂~不停前进~!直面残酷的真相~!”

       “穿越一切黑暗~!”

       唱到这,狂月病的声音停了下来,她的眼睛直视着赵云海的眼睛,满是鼓励的味道。

       自己有什么好犹豫的?不能给狂月病输了气势!

       “在这没有黑暗~光明笼罩大地~~~”

       “在这没有黑暗~生命照常成长~~~”

       “就像一个开始的标志~我最终握紧了我的刀剑~~~”

       “你向往生存的声音我听得见~我鼓起勇气~驱逐黑暗~~~”

       深吸一口气,大声的唱下去,因为今天这里是我的舞台!!!

       “所以请给我理由~!证明我的意义~!重披血染的战袍~!”

       “允许鲜血~流淌遍地~!让你跳动冷漠的心~!”

       “给我理由~!超越你的恐惧~!斩断毁灭的宿命~!”

       “允许诺言~永不褪色~!守护生命的存在~!”

       “拯救我的爱人~!”

       一曲完毕,全场的战士们都沸腾了。他们疯狂的高喊着“云之海”和“狂月病”的名字,同时痛饮着烈酒宣泄着心中炙热的情感。

       他们是战士,大部分人拿起武器的原因并不是单纯的为了魂值,他们有许多美好的东西要去守护,他们不能眼看着黑暗再次降临。

       每个人都会有恐惧的时候,许多人在面对怪物,面对生死的时候选择了逃避,选择了放弃。

       但他们总会有一些东西值得他们去守护,恐惧驱使着他们不停战斗。

       他们宁愿自己去直面凶狠的怪物,也不愿意让黑暗与恐惧降临自己所爱的人身上。

       赵云海与狂月病惊艳全场的同时,莉露和乱码兄也是十分高兴。

       莉露兴奋的一脸潮红,拉着身板女战士说道:“看!那个是我的哥哥和姐姐啊!”

       旁边的女战士羡慕的说道:“他们唱的好好啊!他们肯定是令人尊敬的战士,不然也不会将这首歌唱的如此动人,如此的发自肺腑。”

       乱码兄高举的扎啤杯自豪的叫嚷道:“听到了吗!刚才唱歌的可是老子的两位兄弟!”

       旁边的战士接口道:“你小子可别乱攀关系啊!能将《战士之歌》唱的如此好,他们一定是坚守着战士的自由之魂的!可能是一些对人生有充分感悟的高阶战士唱的吧。”

       乱码兄立刻反驳道:“屁!高阶战士算个鸟!以后我们都会成为最强的战士!”

       乱码兄怀里的女人也很赞成的说道:“对啊,他们勇士都是不会真正被毁灭的,只要抱有这颗坚定的战士之心,以后都会成为世人敬仰的战士的!”

       这句话乱码兄爱听,他激动的吻了下怀里的宝贝,然后大声说道:“你们看着吧,看着吧!老子和老子的兄弟们一定会踏上这个世界的最巅峰的!今后的日子我们的敌人都比我们强大,但我们将相互扶持的面对一切敌人,没有人能阻挡我们变强的脚步的!”

       狂月病轻轻揽住赵云海的胳膊,软软的酥胸就这么贴了上去,她也是激动的一脸潮红,略带酒气的小嘴一开一合的说道:“你的歌唱的好好啊,以后我还要拉你唱歌哦!从今天开始,你不在是那个威名赫赫的独行侠,你、我、乱码、莉露、陈林、紫瞳都是兄弟!没有什么是我们不能共同携手对抗的!你也应该勇敢的站出来展现你自己最强的一面,让我们知道你是我们可以依靠的伙伴,不是吗?”

       不知道是酒精的原因,还是狂月病的话打动了赵云海这条独狼。

       赵云海流下了眼泪。

       自己已经是20多的人了,自己这些年在实现中摸爬滚打,虚拟中醉生梦死,活的是如此的不真实,是如此的迷茫啊!

       终于,自己收获了自己的兄弟,可以依靠的人,这真的很令人激动。

       从今天开始,变强的原因不在单纯的为了更强,不在是为了打通游戏,而是为了守护那些爱我的人与我爱的人,让他们不会为我流泪。

       纵情的狂欢吧!明天我要更加努力!因为生活更加有希望与前进的动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