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快来救我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21      字数:3114
       童星辰看不清楚眼前的情况,可是她感觉到有无数双眼睛在窥视她,甚至对着她吹出轻佻的口哨。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有人大声宣布,“她就是我们今夜的拍卖品,零元起价,价高者得,得到猎物的男士不但可以享受美味,还拥有猎物的自主权,她将永远属于你。”

       童星辰神经惊颤了下,秦木清要拍卖她,岂有此理!

       “我不是拍卖品,我是被绑架的,救救我,救命啊。”

       “NO,I was kidnapped ,I’m not a sale ,help me!”

       她中英文交替着说出自己的情况,希望现场有人能够伸出援手。

       可是,没有。

       “十万。”

       “二十万。”

       “……”

       “一百万。”

       任凭童星辰喊的喉咙嘶哑,声嘶力竭,可是现场的气氛却越来越高,男人荷尔蒙以及他们身体里好胜的基因注定会让这场拍卖变得更加的激烈。

       童星辰耳朵里不停闪过飙升的数字,头越来越晕,心中的绝望也随之越来越大。

       求救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她真的没有力气了,恐惧之下,她身体虚脱,每一秒度日如年。

       她耸拉着脑袋,口干舌燥,喉咙沙哑,最后只剩下嘴巴微微张合。

       阿匀,快来救我。

       阿匀,快来救我。

       阿匀,快来救我。

       她脑子里,一遍遍的呼唤着越沉匀。

       越沉匀在后车座猛地睁开眼睛,手下意识的按在心脏的位置。

       “越大哥,你醒了?”倩琪小心的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手臂上拿下来,看他神色不对,关心道,“越大哥,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很不好。”

       越沉匀拿出手机查看,没有辰辰的信息,为什么刚刚出现那么强烈的不安。

       “我没事,流光到哪了?”

       “少爷,我们快到别墅了。”

       倩琪拿出纸巾轻柔的擦拭他额头上渗出的汗水,“越大哥,做噩梦了吗?都是我不好,拖着越大哥一定要给我过完生日才回来,这么晚了,辰辰在家一定都睡着了。”

       越沉匀抬腕扫了眼时间,凌晨十二点半。

       这个点,辰辰确实睡着了。

       收起手机,放弃了拨打号码。

       别墅里,霍晶领着佣人规矩的迎接越沉匀进入客厅,帮着流光把倩琪的礼物盒接过去,忙着给主人准备夜宵。

       越沉匀看着楼上,脚步直接跨向二楼的楼梯,轻轻的对倩琪嘱咐一句,“我去看看辰辰。”

       倩琪心一沉,才回来就念着童星辰,你是有多爱她。

       她乖巧的应着,眼睛看着霍晶,点点头。

       “少爷,小姐今晚没回来。”

       越沉匀脚步一顿,凌厉的回头,“你说什么?”

       霍晶被他的眼神镇住,吓了一跳,“小姐起床后接到了徐杨少爷的电话,看上去很高兴,出门之后就没回来。”

       越沉匀抓着扶梯,眼神之中卷起一阵惊涛骇浪,这么晚了,她在徐杨那花花公子的身边没有回来。

       徐杨对辰辰会做些什么?

       几乎这个念头才起,他的身体已经先他一步冲了出去,“流光,去徐家。”

       倩琪挡在他面前,抱住他的手臂,“越大哥,你去做什么呢?星辰已经成年了,徐杨是她的未婚夫,他们在一起很正常。”

       “让开。”

       “越大哥,他们在谈恋爱,夜不归宿那是很平常的事情,你这样冲去徐家,你让徐家的长辈怎么想辰辰呢?”

       “我说让开。”

       倩琪抱着他的手臂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的肌肉膨胀,他的眼神渐渐变得漆黑无比,就像是外面漆黑的夜色一样,无边无际。

       倩琪愣了一下,可是还是执着的拉着他的手臂,“越大哥,你没有立场去管一个成年妹妹的私生活。”

       这句话就像是一道惊雷毫不留情的响在越沉匀的头顶。

       “滚开!”他大吼着一下子推开阻挡她的女人,带着满身的寒意走出了越家别墅。

       倩琪被推倒在地,背部狠狠的摔在地上,眼睛依然错愕的看着空荡荡的大门。

       “倩琪小姐,您没事吧?”霍晶伸手去扶她。

       倩琪抓住她的手腕,“我刚刚有没有看错,他的眼神好可怕。”

       “您没看错。”

       “他刚刚一点儿都不像平时的越沉匀,就感觉,就感觉……”

       “变了一个人?”

       霍晶轻飘飘的话让倩琪不停的点头,“越沉匀平时虽然冷淡,可是却从来没有出现那么可怕的眼神。”

       “那是因为你还没看到更加可怕的眼神。”

       “你知道什么?”倩琪死死的拉着她的手,紧张的问道。

       霍晶拂开她的手,看着外面刮起的狂风,轻语道,“要变天了。”

       看那个小妖精还能嚣张多久。

       倩琪看着她的模样缓缓的平静下来,“我不管这个家里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但是,即使他现在长了翅膀飞过去,应该也救不下童星辰了吧。”

       “开快点儿,再开快点儿!”

       越沉匀冲着开车的流光不停的大吼着,他的衣领纽扣松开,因为头痛,头发也被揉成松散的一团。

       流光胆战心惊的不停加速开车,小心翼翼的说道,“少爷,您冷静点儿,小姐只是晚归而已,说不定只是跟朋友聚会回来晚了,您压制点儿,别让‘他’出来。”

       “闭嘴,如果她出什么事,我一定杀了徐杨,我真是后悔,我就不该心慈手软的把那个混蛋留到现在。”

       流光继续劝,“少爷,您现在的情绪很激动,要不您吃一颗药吧。”

       越沉匀击打着剧痛的脑袋,烦躁不已,他下定决心要去看心理医生,那个药跟本就没带在身上。

       刚刚在车上做恶梦,他梦到辰辰被绑在一个很恐怖的地方,有无数的野兽再盯着她,他的辰辰在绝望的哭!

       “少爷,您是不是没带药在身上,我们现在马上回去,我先给徐家打电话。”

       “闭嘴,继续开,不能回头。”他必须立刻看到辰辰平平安安的出现在他面前,否则他一秒钟都无法平静。

       徐家别墅的大门被车子直接撞开,徐家安保系统警铃大作,黑暗的房间一个个的亮起灯光。

       徐泽仕披着外套慌慌张张的从床上爬起来。

       越沉匀被一群保镖簇拥着,面色阴沉的站在客厅里。

       “越先生,哎呀,怎么是您啊,深夜来访,这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搜。”

       一声令下,保镖齐齐出动,一时间,徐家别墅叮叮当当,一阵错乱,徐夫人尖叫着站在丈夫身后,不停的掐着他身上的肉,“你快问问啊,这到底是这么回事啊?到咱家不停乱闯,这是找什么呀?”

       徐泽仕擦着脸上的汗,“未来亲家……”

       他想套个近乎,谁知这句话刚出口,就被一道森寒的视线给冻住了。

       “不是,越先生,您要找什么?或许问我更方便点儿?”

       “徐杨呢?”

       “徐杨?是不是那臭小子惹星辰不高兴了。”徐泽仕脸一黑,气急败坏的问身后的夫人,“臭小子人呢?”

       徐夫人推开他,腆着脸笑,“越先生,小子刚买了一个游艇,今天说是带星辰出海玩呢。”

       越沉匀转身就走。

       “哎哎哎,越先生,什么时候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两个孩子之间的婚事啊。”徐泽仕冲着越沉匀的背影喊道。

       码头,黑漆漆一片,一个人影也没有。

       “少爷,这是看守码头的人,他说今天白天,他偷偷的看到一个女孩进了一个游艇,就是那艘,我给他看过照片,是小姐。”

       去探查的保镖很快就回来了,上面什么都没有,就是一艘陈旧的游艇,里面被放置些很简单的捕鱼工具。

       看守码头的人被压到越沉匀面前。

       “说说白天的事情。”

       看守码头的是个年轻人,三十岁左右,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周围的人,闭着嘴,说了一句,“我就是看到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在这里出现过,我以为是偷情所以才偷偷的看了眼,其他的我不知道。”

       “流光。”

       流光一脚把他踢进了海里。

       看守码头的年轻人挣扎着要爬上岸,可是岸边都是保镖,每当他要靠岸,保镖总会又把他重新踢进海里,他吓坏了,这群人是要命啊。

       深夜里的海水冰寒入骨,年轻人很快就被冻的瑟瑟发抖,举着手,急急的说道,“我说,我说。”

       流光把他捞上来。

       年轻人吓得腿软,“我是因为看到超级秘密游艇才躲起来偷看的,这么高级的游艇从来没出现在我们的码头过,我看到那个女孩被抬上了秘密艇。”

       “抬?”

       “是,那个女孩是昏迷的。”

       越沉匀攥着拳头,头痛欲裂,脑子里的杂音越来越重,他想冷静,他要快点儿冷静去救辰辰。

       她现在一定非常危险,那个噩梦是因为辰辰在跟他求救。

       可是,头好痛。

       ‘着急了吗?她或许是自愿的?你没听到管家说吗?她接到了徐杨的电话,她是高兴着出门的。’

       “闭嘴,不是这样,她是被骗的。”

       ‘我看你倒是被骗的不轻,真是可怜啊,你现在找到她的话,她或许已经成为尸体了,一具被玩弄后的躯壳,你确定你要亲自去见?’

       “我让你闭嘴你听到没有,她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越沉匀说着,不停的击打面前并不存在物体。

       ‘哈哈哈哈哈,真是可怜呐。’

       “闭嘴!滚开,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