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拍卖品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21      字数:3076
       心渐渐的升起不安,她紧紧地攥着徐杨的手臂,抬头去看他,眼前的人在她面前成了无数个虚影,看不真切,慢慢的变成黑暗。

       “你这是干什么?说好了只是羞辱下她的,你现在这么玩儿,她会没命的。”

       “徐杨,别告诉我,你突然发现你喜欢她了。”

       “跟这个没关系,我怎么可能喜欢她,亲爱的,等会儿她醒来,我就告诉她我们的事情,然后她肯定大受打击,这样你也可以出口恶气,何必把事情搞的那么大。”

       “你觉得外面的那些人对今天的头彩会不会很满意?”

       “清清……”

       扰人的声音一直嗡嗡嗡的在耳边响着,童星辰头痛欲裂,她排斥这扰人的声音,很想大声让他们闭嘴。

       可是头好痛,身体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她怎么还不醒?”秦木清用脚尖踢着童星辰的脑袋,一脸的嘲弄,“弄醒她。”

       徐杨怔愣,眼看着秦木清的手下很不客气的倒了半桶水在童星辰的身上,眼神瑟缩了下,转身从储物间出去。

       秦木清好整以暇的蹲在童星辰面前,看着她痛苦的睁开眼睛,优雅的伸出手在她面前摆了摆,“嗨,前童家大小姐。”

       童星辰错愕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童大小姐以为自己在哪里?徐杨的游艇?”

       童星辰这才发现自己四肢被绑,全身都湿淋淋的,她不敢相信的看着秦木清,“你绑架我?”

       她们三观不合,互相看着不爽,平时也会给对方下绊子,可是那些小打小闹的恶作剧不会伤及根本,可是现在,秦木清看她的眼神分明是恨不得现在就把她千刀万剐了,她恨她恨到这个地步?

       “绑架?太好笑了,你可是自愿的走到这个游艇的,有哪双眼睛看到你被强行绑来的?”

       童星辰打量四周,昏暗的储物间,旁边站着一对男女服务生打扮,只有一个小窗户透着光,空气闷闷的透着海腥味,门被关的紧紧的,眼前的局面让她心中慌乱。

       她说她心甘情愿进来的,也就是说,她还在徐杨的游艇里。

       那么徐杨呢?

       “徐杨呢?”

       “徐杨啊。”秦木清回头一看,不屑的嗤笑一声,“胆小鬼。”

       她捏着童星辰的下巴,“你会见到他的,开心点儿,千万别绷着你这个漂亮的脸蛋,不然会卖不出去的。”

       童星辰心下不安,越听心中越发的发凉,秦木清疯了吗?眼看着她要走出储物间,身体不停的挣扎着,“秦木清,你这是犯法的,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秦木清背对她发出一阵狂笑声,双肩微耸,双手合击,慢慢的走回来,眼神看着她憎恶不已,“你做了什么?你难道忘记季明宇了吗?”

       听完她的大吼,童星辰只觉得荒唐不已。

       “你到现在还认为季明宇是因为我才离开你的吗?”童星辰看她就差扑上来撕了她的仇恨眼神狠狠吞了口口水。

       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然后顶着她憎恶的眼神坚定的重复以往说过无数次的话,“季明宇是因为你劈腿伤心之下才会出国远走,你去找过他不是吗?他不能原谅你完全跟我没关系,你凭什么把你们之间的矛盾强压在我身上?”

       “难道仅仅因为这个吗?”秦木清大叫着拉扯住她的头发,五官因为怒火而显得狰狞不已。

       童星辰头皮被扯痛,脑袋已一种奇怪的姿势耸拉着,身体失去平衡,全身都在叫嚣着痛苦两个字。

       她从小娇生惯养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头,瞬间鼻尖发酸,眼睛胀胀的要哭。

       “看,就是这种可耻的表情,装可怜?装无辜?小天使?小白兔?是不是男人看了你这个样子都会无下限的把你呵护在怀里?甚至充满了保护欲,这样的人压在身下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呢?”

       “秦木清,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你爱季明宇你找她去,你找我算怎么回事?”

       “还不承认吗?一年前我去找过他,他说他这辈子只爱一个女人,那个人的名字叫…童星辰。”

       “什么?”童星辰愣了一下之后,破口大骂,“季明宇,你这个王八蛋!”

       “你是不是特别得意?我是水性杨花,我喜欢征服各种男人,可是季明宇却是唯一的例外,那次我没有对不起他,可是你却告诉他我劈腿了,让他离开我,我放下尊严去求复合,他大庭广众之下说他爱的是你啊。”

       童星辰头皮剧痛,她每说一句,力道就要大上一分,她彻底的感受到了她的恨意有多重。

       原来她一直误会了一件事情,她以为的死对头只是三观不合,大家不是一路人,所以她只是反感上升不到仇恨,可是秦木清是切切实实的恨她啊。

       “他说爱我就爱我,你自己没脑子不会想吗?我对他和梁久都是一样的,是哥们儿。”

       她恨不得冲着这女人的耳朵把自己的冤喊出来,她什么时候和季明宇产生过爱情,真是好笑的可以。

       “你说什么都没用,我就是让季明宇看看,他看上的纯情女人,小天使,堕落后的样子,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看到他的表情了。”

       她说完再不管童星辰如何叫喊,转身干净利落的走了。

       童星辰不停的挣扎,腿脚上的绳索牢牢的锁住她,让她动弹不得。

       穿着服务生的一男一女在秦木清出去的时候开始动了起来,原本像木桩子一样她也不怎么在意,可是此时,在这密闭的空间,他们从箱子里拿出的东西,让她心惊胆战。

       疯狂扭动的舞会,闪耀夺目的灯光,劲爆潮流的音乐,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无尽的黑暗里只有他们舞动在灯光之下,刺激狂野,还有无边的肆意。

       人群集中在游艇的主甲板上,此时童星辰并不知晓,自己走进的是普通游艇,可是却被神不知鬼不觉的转移到了豪华游艇之上,造价两亿美元的超级秘密游艇,上下一共七层,主艇长,大副,机械师,通讯员,安保人员等清一色的欧美人。

       从上到下,最上层是驾驶室,下面三层是豪华卧室,以及娱乐设施,中间部分是主甲板,白天的时候可以看到游泳池,此时泳池已经自动封闭作为今晚宴会的主要场地,下面两层则是厨房,储物室,还有车库。

       狂欢的人群中,四处可见扭在一起的男女,暧昧纵情,大笑调情,红酒美人,在场的每一个人无不是富贵之极。

       “清清,你真的要这么做吗?这里的人都是什么人啊,好多生面孔。”

       秦木清推开他,坐到高脚椅上,冲着对她抛媚眼的男人举起手里的红酒,“徐杨,你倒是可以好好看看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贵气逼人,生面孔?那是你不学无术,这里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一根手指头就碾压你家的破公司。”

       徐杨今晚彻底的没了主张,紧张的看着无数肤色不同的男男女女,可是这样声色犬马的场合又让他体内激动不已。

       “真是看不上你这小家子气,这里美女如云,自己去钓吧。”

       “清清,我只爱你。”

       “徐杨,你以为我是童星辰?”

       徐杨拉住她,“清清,我只爱你,你说过的,只要我把童星辰骗过来,你就答应和我在一起的。”

       秦木清拍开他的手,眼神眨了眨,“我说的话就像你在床上说的话一样,都是废话,不可信呦。”

       徐杨慌了,拦住她,“秦木清,当初可是你主动勾引我的,也是你挑逗我上床的,现在我把童星辰害了,你翻脸不认人是吧。”

       “徐杨,你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凭你这小白脸样还想和我结婚,你配吗?”

       徐杨眼睁睁的看着她融入狂欢之中,然后对着一个打着领结的男人说了句什么。

       怎么办?如果童星辰在这里出了事,失去了越沉匀这一大靠山,他爸爸会打死他的。

       他拿着手机万分纠结,最后还是收起了手机,他可以对童星辰的事情死不认账,可是如果得罪了秦木清,他打了个抖,他没想到秦家的势力竟然如此庞大。

       “ladies and gentlemen,今天还有一份特殊的礼物送给大家,蹬蹬蹬,她来了。”

       一个身高不足一米六的男子拿着话筒兴奋的呐喊,随着他话音落下,游艇顶层缓缓落下一个精致的金色牢笼悬浮在海面之上,里面蜷缩着一个黑色头发白色皮肤,戴着天使翅膀的几近全裸的少女。

       少女如大字型捆绑在牢笼之中,身上只有一身紧身的白色情趣内衣,肤白如脂,身姿绰约,面容更是清丽脱俗,眼睛被黑纱遮住,惊恐的扭着头,双手紧紧地攥成拳头,牙齿咬着粉嫩的唇瓣。

       人群骚动,疯狂涌向甲板的栏杆,伸手想碰触牢笼之中的可人儿。

       远在人群之后的徐杨震惊了,这是童星辰?

       她竟然那么美,如天使一样。

       可是又那么的挑动人的心神,身体的某个地方发生了变化,每一个神经都在渴望着那个女人。

       她点燃了全场男子的荷尔蒙,也成了在场所有男人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