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看一部爱情电影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20      字数:3156
       越沉匀一夜未免,在第一缕晨光照拂大地的时候悄然的离开了童星辰的卧室。

       倩琪躲在角落里看到他出来又悄悄的回了房间。

       看到他从童星辰的房间里出来,她心里仅存的一点儿良知也消失殆尽。

       “童星辰,是你逼我的,你不要怪我。”

       越沉匀在房间里洗好澡,刮了下巴上冒出的胡渣,简单的休息了一会儿,速度的收拾好自己,下楼。

       倩琪看到他乖巧的道早安,“越大哥,你今天心情很好吗?”

       “琪琪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越大哥你今天选得衣服很活跃,白色的衬衫,黑色直筒裤,还有一双时尚又酷炫的皮鞋。”

       从衣服到鞋子都是手工定制,看起来高贵之余又完美的衬托了他的身材。

       “是吗?”

       倩琪看着他靠近,大胆的站起来,抱住他,仰着头,带着仰慕的目光看着越沉匀,“越大哥,你这么夺目,我真怕你被别的女孩子抢走。”

       越沉匀拍拍她的肩,“一早就要说傻话吗?”

       “越大哥,我真的是你女朋友对不对?我是你的女人对吗?”

       越沉匀微微皱眉,心底很讨厌这个说辞,但是却执着她的肩,点着她的鼻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你当然是我的女伴。”

       倩琪伤心的松开他的腰,沉默的一瘸一拐的走出餐厅,返回卧室,片刻后,拉着行李箱出来。

       “倩琪小姐,你这是做什么?你的脚伤还没好,不能提重物的。”霍晶赶紧上前帮她提着行李箱,“少爷,您快劝劝倩琪小姐啊。”

       越沉匀不明白倩琪闹脾气的原因,走过去,扶住她的肩问道,“怎么了?我说错话了?”

       倩琪倔强的不肯看他,委屈的咬着嘴唇,在他的目光逼视下终于开口问道,“越大哥,为什么你一直不肯承认我是你的女朋友,女伴是谁都可以,可是女朋友确是独一无二的,越大哥既然不承认我是你的女朋友,那肯定是因为我不够好,不配做你的女朋友,对不起,这段时间真是太打扰了,我这就离开。”

       越沉匀的眉头越来越皱,他从心底里是不肯承认别的女人来做他的女朋友,所以,即使倩琪身为他口头上的女朋友,可是他依然无法付诸于口。

       “你很在意这个说辞?我从未有过其他女伴,也可以说,我从未有过女伴,所以,女伴这个称呼在我这里也是独一无二,如果这么说的话,你是否可以接受?”

       倩琪傻眼了,这样也可以吗?

       她抱着腿蹲在地上,看着他的脚尖,“越大哥,我是不是不够好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谈恋爱,以前有很多男孩子追我,可是我都拒绝了他们,所以我也不知道别人谈恋爱是什么感觉,可是我想,谈恋爱应该是每一分每一秒都想跟对方在一起的对吗?”

       越沉匀想了想他对童星辰的心情,点头,这话没错,他恨不得把童星辰拴在自己身边,每一秒钟都不分开。

       “那你能完成我一个愿望吗?”

       “你说。”

       “如果我对你来说也是独一无二,我们可以约会吗?男女朋友都会有的约会。”

       越沉匀看着女孩充满了期待的眼睛,拒绝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实行这个约会,你就不会走?”

       倩琪羞涩的低下头,“越大哥,你不想我走?”

       “是。”

       倩琪低下头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如果她走了,他就无法装成一个慈爱的大哥形象了是吗?

       失去了她的屏障,他的爱会无所遁形是吗?

       她真的好嫉妒童星辰,这么好的男人可以为了她做出不愿意的事情。

       如果这个男人爱的是她呢。

       她抬起头,俏皮的眼睛转了转,圈住他的胳膊,“那就跟我约会吧,你的眼睛里,心里想的都是我,好不好?”

       越沉匀看着安静的楼上终究是有点儿不放心,嘱咐霍晶时刻注意小姐醒来的时间,提醒她给小姐的食物随时备着,临出门时,把倩琪送上车,借口忘记拿东西又回到楼上看了看。

       上午九点,童星辰依然睡的香甜。

       越沉匀在她额头落下一吻,“等我回来。”

       回来就告诉你,我愿意去医院,接受治疗,我愿意变成单纯的作为你大哥的越沉匀。

       倩琪发出信息,看到越沉匀上车连忙收了手机,“越大哥,你知道普通情侣约会都会做什么吗?”

       “什么?”

       “开房。”

       越沉匀挑眉,“哦?是吗?”

       “吓你的啦。”倩琪吐着舌头,小心的去牵越沉匀的手。

       越沉匀极力忍耐才没有把手里的手给丢出去,他不禁苦恼的想,为了给小丫头演戏,他的牺牲是真的很大。

       “谈恋爱都是要牵着手的。”倩琪低着头,怯怯的说道。

       越沉匀想借口把手抽出来的话停在了唇齿之间,终究是默许了她的主动。

       他终究是心软的,没道理在利用了她的感情后再无情的不满足她的心愿。

       “好。”

       倩琪大着胆子抬头看着他,“越大哥,你真好。”

       越沉匀叹了一口气,“琪琪,不要无限放大我的一点儿好,我或许不像你想象中的样子。”

       倩琪摇头,“不,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好。”

       越沉匀哑然。

       童星辰拍着头痛的脑袋醒过来的时候,霍晶则推开门进来,“小姐,您醒了。”

       “嗯,几点了?”

       “十一点刚过十分,饿了吧,少爷一直让我们把吃的备着呢。”

       “我大哥呢?”

       “少爷说要带倩琪小姐去约会呢?说要给倩琪小姐一个不一般的生日。”

       童星辰心一缩,而后释然,“对了,今天是倩琪的生日啊,我手机呢,我要给倩琪发一个生日祝福。”

       霍晶眼尖的看到她的手机掉在角落里的地毯上,弯身捡起,恭敬的递到她手上。

       童星辰手机才拿到手,电话响了。

       “喂,徐杨。”

       “辰辰,我想你了,你想我吗?”

       童星辰很是公式化的说道,“嗯,我也想你了。”

       霍晶嘴角弯起,拉开衣柜给她挑衣服。

       “辰辰,你可以来一趟码头吗?我新买了一个游艇,我们出去兜兜风怎么样?”

       “兜风,当然好,你还准备了什么惊喜吗?”

       这句是随口一说的,没想到电话那头的徐杨很是神秘的保证,“当然,我给你准备了超级大惊喜,你会喜欢的。”

       童星辰,“知道了,一会儿见。”

       挂了电话,童星辰给倩琪发了一个祝福短信。

       发完信息觉得不够正要给她打个电话,想到她正在甜蜜的约会中,电话终究是没打。

       她拿着手机抵着下巴给越沉匀发了个信息。

       电影院的巨幅屏幕正上演着轻松浪漫的爱情电影,越沉匀百无聊赖的盯着屏幕上的无聊剧情。

       他找不到这种没有任何价值的电影有什么理由值得观看。

       所以手机有信息提示声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查看起来。

       一看之下,心情更加的阴郁。

       ‘大哥,今天是倩琪的生日,你要好好陪着她哦。’

       他转头看一眼一脸梦幻的倩琪,原来今天是她的生日。

       至此,他更像是一个无耻小人了,如此让一个姑娘连生日都无法坦然的说出口,是最后的自尊吧。

       “生日快乐。”他拿着她的手,在她手心很是认真的写道。

       倩琪看着电影的眼睛湿润了,扑到他怀里,闷闷的说道,“谢谢你越大哥。”

       哄开心了身旁的姑娘,可是越沉匀却一直在想他的女孩在做什么?

       既然发了信息那就是起床了,现在在做什么呢?

       现在的童星辰换好衣服,亲自从车库取车,坐在车里忍不住给流光打了个电话。

       “小姐好。”

       “流光,大哥在哪里?”

       “电影院,正在和倩琪小姐看一部爱情电影。”

       “哦,下面要去做什么呢?”童星辰告诉自己这只是因为好奇才问的,因为她想知道大哥身为别人的男朋友会怎样的讨女孩子欢心。

       “下面的行程是海底世界,然后在海底餐厅看表演和用餐,最后少爷刚刚吩咐我要准备一个超级大的蛋糕和一整套珠宝首饰作为礼物送给倩琪小姐。”

       礼物?对啊,上次的那个房子也是送给倩琪的礼物。

       大哥是不是会把那个充满了温馨的房子送给倩琪?

       “只有蛋糕和珠宝吗?”

       流光想了想,确定没有其他的了,肯定,“是,就是这些。”

       童星辰绕着头发,“你再想想,真的没有其他的了?比如房子?”

       “房子?”

       “什么房子?流光你在跟谁打电话?”

       童星辰立马果断的挂了电话,听到大哥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偷窥被当场抓包的感觉。

       真是太可拍了。

       “是小姐在问,我买的房子想装成什么风格,她有朋友是做装修生意的。”流光很是认真的回道。

       “是吗?她竟然还关心这个。”

       “少爷,电影结束了吗?”

       “没有,出来透口气。”

       童星辰路上收到流光的信息,确认送给倩琪的礼物里没有房子。

       她不自觉的嘴角含笑,然后又暗暗的骂自己鬼迷心窍,这真的不是一件该开心的事情。

       不送给倩琪,不是别的女人才好。

       她是真的不敢把那房子放到自己头上,生怕一不小心就掉落万丈深渊。

       到了码头,海风迎面而来,码头上停了很多游艇。

       长得样子都差不多,没有什么特别的,她给徐杨打电话,“徐杨,我到了。”

       徐杨应了一声,站到游艇的甲板上冲她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