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只要是你希望的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20      字数:3034
       越沉匀心疼的看着她这个样子,弯身把她抱起来。

       童星辰刚刚好像看到梁久在这里,以为抱着她的人也是他,眼睛也不睁开,没皮没脸的笑着,“小九子,没想到你的手臂还很有力嘛。”

       说着手捏了捏。

       越沉匀被她的小手捏着,心里也是痒痒的,她傻笑的懒得睁眼睛,手不老实的在他身上捏着,摸着。

       “手臂结实,八块腹肌,还有人鱼线哎,小九子,没想你身材这么好。”

       越沉匀脸色奇臭无比,温润的眼神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不屑的嗤笑,就梁久那混世魔王整天泡吧玩女人的奇葩富二代能有他这么好的身材?

       童星辰嘟着嘴巴把轻飘飘的脑袋依偎在他怀里,“我大哥的身材比你的还好,他的身体很有力量哦,窝在他怀里也很有安全感,我大哥就是棒棒哒。”

       越沉匀眼神闪烁的看着她,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这是在夸他?

       她说他的身体很有力量,那是贯穿她身体的力量还是亲吻和拥抱她的力量?

       身体中一股电流迅速通便全身,她的声音苏的不行,像是有只无形的手抓住了他的脉搏,让他呼吸粗重,然后是脑袋充血,从耳根处开始一点点儿发烫。

       “我大哥会做饭,会打怪兽(游戏),会哄我开心,对了,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大哥可以让我开心。”

       什么叫从地狱直接飞升到天堂,越沉匀此刻的感觉正是如此。

       他听到了什么?他在辰辰的眼里是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也无法超越的存在吗?

       越沉匀看着怀里的小东西,她皱着眉头咬着手指苦恼的哼哼,眼角晶莹的泪珠掉下来,如一只无助的猫咪一样哭泣起来,“我大哥生病了,我好难过。”

       越沉匀把她抱到床上,抬手擦掉她脸上的泪花。

       童星辰睁开眼睛一下子抓住他的手,满眼泪花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越沉匀猝不及防的对上她视线,一瞬间呼吸也随着她的视线而停止,她看到他,就会知道自己不是梁久,而是她嘴里的大哥。

       可是。

       “小九子,你说我该怎么办?”

       越沉匀眨眨眼,“我是谁?”

       “梁久,我当然知道你是猪,姐在问你问题,你白痴啊。”她的小手毫无章法的落到他的头上,可是动作跟不上思维,总是打偏,甚至有几下打到了他的脸上。

       越沉匀这才确定,眼前的童星辰是真的把他当成了梁久。

       而她现在确实是在跟梁久倾诉。

       “你知道他生了什么病?”越沉匀从没想到童星辰因为他的病在心底里压抑了这么多的烦恼,还是说她已经知道他生的是什么病?

       童星辰呜呜哭起来,半晌深吸口气,从他的怀里跳出来,三两步跳下床酿跄的走了两步,左脚跟绊到右脚尖歪歪扭扭要跌倒的时候,越沉匀身形矫健的抱住她,给他做了人肉垫。

       “小心。”

       童星辰吧唧一口亲在他的额头上,然后就这样倒在他的怀里,看着头顶上的水晶吊灯,闷闷的没有说话,只是喉咙里还是如小兽一样的哼哼着,很是烦恼不知该怎么办的样子,小手更是紧紧地拽着他的衣角,依赖程度可见一般。

       越沉匀恼怒的看着她的小脑袋瓜,所以平时她和梁久那小子在一起也是这样亲密无间吗?

       所以说他对梁久的敌意不是没有缘由的。

       从小时候开始,梁久就是缠在童星辰身边的苍蝇蚊子,怎么赶都赶不走,他更是对他的冷脸没有一点儿免疫力,粘着童星辰的样子就差成她身上的一个钥匙链了。

       “别哼哼了,辰辰,你是不是知道你大哥生了什么病?”

       “嗯。”童星辰呆呆的点点头。

       这一记点头,越沉匀好似被刀插了一记,全身冰凉,脑袋一片空白,手臂下意识的要放开怀里的女孩,身体更是自然的做出要闪避的动作。

       她知道了?她竟然知道了。

       他不想让她知道自己这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些本来应该隐藏在黑暗角落里让它落满灰尘,如果暴露在阳光之下,他的无所适从全部变成了绝望。

       他煞白着脸,呼吸浅淡的要消失不见,生怕一个不小心惊醒了她,然后看到她后悔,害怕的目光。

       他一点点的放开她,是他的错,应该早已下定决心的,离开她,放她走才是对她真正的爱护的。

       是他痴心妄想可以护她一世周全。

       这一刻,他害怕了,如果那个‘他’再次出现,他心爱的女人会再次被黑暗拥抱,她的绝望和无助该怎么办?

       他的眼里充满了痛苦,他对她来说早已是不正常的人了。

       她现在知道了他真正的病情,她会怎么想他?

       精神病患者?变态?还是一个应该被关在精神病院治疗的亲人。

       不管是哪一种答案,他都接受不了。

       童星辰抓起他离开的手狠狠的咬了下去,一边流泪一边嚷嚷着,“白痴,我让你给我答案,你给我玩什么沉默啊。”

       越沉匀任由她咬着,他一点儿也没觉得疼,真的很心疼此刻苦恼的她。

       他对她造成了困扰,所以,她的醉酒,她的温柔都是因为他的病情。

       “辰辰,离开他,你就不用烦恼了。”鬼使神差的,他开始探究她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酒后真的能真情吗?

       她咬他的力道更重,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实在是腿软无力,一屁股又坐在了地上,头发乱的像是鸡窝,脸上红红的,眼睛迷蒙可是却充满了愤怒,但是不管是行为还是理智,她都没有清醒的痕迹。

       她所做出的行为也是随性的,听到他说让她离开,她愤怒的想要站起来,可是跌坐下来之后,她用脚没有章法的去踢他。

       “小九子,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姐姐我是什么人啊,童星辰哎,侠女哎,我会不仗义的把大哥丢下吗?”

       “只是因为仗义吗?”

       他不自觉的问出了口,然后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童星辰扭着身上皱巴巴的衣服,上身是白色无袖雪纺,下身是黑色短裙,此刻雪纺的上衣被短裙上的拉链拉住了,扭成一个奇怪的幅度。

       她雪白的肌肤暴露在水晶灯下,圆润白净,粉红一片。

       她没回答问题顾着和衣服较劲儿了。

       “打不开,打不开,小九子,帮忙啊。”

       越沉匀看着自己的手又被抓住放到了拉链上,他近距离对上她的腿,她的裙子已经推搡到大腿根的位置了,一不小心就可以看到她的卡通小内。

       他的身体本身就对她没有免疫力,此时福利入眼,他呼吸粗重,身体绷紧,很想落荒而逃。

       可是童星辰此时却突然趴在他的背上,双手捧着脸唉声叹气。

       两人的姿势就成了这样,越沉匀半趴在她的怀里,手下是她裙子的拉链,而童星辰则趴在他的背上,胳膊肘抵着他的背。

       “小九子,当然不仅仅是因为仗义,他是我大哥哎,我的亲亲亲大哥,除了我老爸,他是对我最好的亲人,亲人,你懂不懂,就是不论你做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事,他都会毫无保留的站在你身边,支持你,鼓励你,不离不弃的照顾你。”

       越沉匀身体的躁动和狂热因为她的话在一点点儿的降温。

       她对他是诚挚的兄妹感情。

       而他对她想的却是扑倒她,占有她,让她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弥补他身上缺失的另一根肋骨。

       他暗暗吐纳呼吸,认真的把她的雪纺上衣从拉链中解救出来,整理好她的衣服,重新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

       “所以,你想他做什么?”

       说到这个,童星辰翻了个身,蜷缩起身体,眼泪再次决堤,“呜呜。”

       “别哭,只要你所希望的,他都可以为你做。”

       “小九子,你不懂,大哥对医院有着强烈的抗拒心理,他是不会同意去医院那种地方的。”

       越沉匀笑了,傻丫头,为了你,还有什么是我不愿意做,不敢做的。

       他的心好似很久没有这么开怀过了。

       果然老话说的对,酒后吐真言。

       心爱的女人虽然没有用他希望的方式爱他,可是她对他的爱确是一点儿也没有少。

       人应该知足的。

       “他会做的,只要是你希望的。”

       “真的吗?”童星辰红着一双兔子眼,吸着鼻子闷闷的反问。

       “是。”越沉匀很是肯定的点头。

       童星辰嘻嘻笑着,这真是梦里都会笑醒的答案,她的眼皮拖拉着,双眼皮渐渐开始打架,嘴里还不忘嘀咕,“如果是那样,真的就太好了。”

       越沉匀看着她睡着了,整个人像是从水里过了一遍,后背上全是汗,颓废的坐在地上,背倚着她的床,静静的坐了一会儿。

       ‘他’今天可真给面子,竟然在他情绪波动如此起伏的夜里没有出来打扰他们。

       他苦笑的想,如此想来,是不是也意味着,他真的应该如她所愿,去看医生,去接受治疗。

       他起身到卫生间用温水打湿毛巾,折成方块,轻柔小心的擦着她的脸。

       童星辰嘟囔着叫了声大哥又沉沉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