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不许看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20      字数:3150
       “哦,好疼。”越沉匀的拳头打在郑之凡的小腹上,周怀锦兴奋的睁大眼睛,嘴里却口是心非的替郑之凡疼起来。

       紧紧十分钟而已,郑之凡已经站不起来了,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汗流浃背,好不凄惨。

       周怀锦拍着巴掌,拉着唐钰一起走到他们两人身边。

       “兄弟情啊……”他刚开口唱兄弟之歌。

       “闭嘴。”三个齐声暴喝。

       周怀锦做胆小状抱着脑袋,陪着郑之凡一起躺在地上,“大哥,你现在舒服点儿没?可怜我们兄弟三个主动送上门给你虐,你多少能感受到我们对你的爱吧。”

       “三弟。”

       “二哥。”

       “好了,好了,你们真是不会表达感情,爱要说出来知道吗?”

       越沉匀抬起手腕看着时间,“我该走了。”

       周怀锦一下子跳起来,“去哪啊。”

       “接我女朋友下课。”

       三人下巴掉在地上,结果是集体尾随在越沉匀的车子后面。

       倩琪被贺兰扶着一步步走出校门的时候一下子就看到了越沉匀站在车前的身影,她眼睛一亮,急急的走向他。

       周围来来往往的同学都在观察越沉匀,帅哥名车,理想中的伴侣人选。

       “好帅啊。”

       越沉匀在一片花痴的目光中迎向她,绅士的把她抱起来,矮身放到车里,给她系好安全带,绕到驾驶座,启动车子离开。

       周怀锦摸着下巴看了学校一眼,“大哥喜欢这种调调?还有大哥什么时候放弃童小妹的?”

       唐钰和郑之凡回答他的是两个白眼以及不予回应的冷漠后脑勺。

       越沉匀进门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楼上。

       “少爷,小姐和梁先生出门了。”

       “嗯。”

       倩琪被他温柔放到沙发上,手恋恋不舍得从他的脖子上拿下来。

       “越大哥,今天谢谢你接我回来。”

       “应该的,今天脚好点了吗?”

       “还好,但是还是隐隐的刺痛,我问过医生,医生说着康复期的正常症状,让我多休息,不要走动。”

       “没关系,以后上下学我亲自陪你。”

       倩琪没想到还有这意外之喜,“谢谢你越大哥。”

       她暗暗的观察他,发现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她,眉眼带笑,一派深情。

       她羞涩的低着头,脸颊发烫,都说,一个男人爱不爱你,看看他的视线在不在你身上就知道了。

       现在越沉匀的视线竟然全部在她身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一夜之间,越沉匀对她的态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越大哥,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我之前对你不好吗?”

       “也不是,就是比之前更好了。”

       越沉匀挑起她垂落的发丝别到耳后,趋近她的耳,温热的呼吸,魅惑的声音,说着世界最撩拨女人的情话,“你真美。”

       倩琪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小心的抬起头,闭着眼睛,等待着他下面的举动。

       越沉匀看着女孩一脸的期待,俯身亲吻她的动作却迟迟做不出来。

       倩琪不相信越沉匀会一夕之间把对童星辰所有的感情都收回来,她更不相信童星辰真的会放弃眼前这个可以让童家东山再起的宝藏。

       如果是演戏的话,大家都要演的位才对不是吗?

       越大哥,面对如此主动的我,你会不会吓到呢?

       时间好似过去了很久,久到倩琪觉得丢脸也要保留最后尊严的时候,越沉匀的吻突然盖了下来,大掌盖在她的后脑勺和她唇齿相依。

       她惊讶的睁开眼睛看着面前放大无数倍的俊美脸孔。

       这是他?

       她弯着唇欣喜的揽住他的脖颈,张开唇,邀请他的进一步索取。

       可是他却仅仅是含着她的唇瓣而已,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梁久抱着醉的一塌糊涂的童星辰傻眼的看着客厅里热辣的一幕,不是吧,越沉匀抱着别的女人热吻?

       他低头看着怀里抱着他不撒手的星星,实在不明白眼前的画面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有必要提醒下两人,他这个大活人怵在这里需要被指引下路。

       “咳。”

       他咳嗽一声。

       倩琪吓了一跳,猛地推开越沉匀,红着脸低着头,不敢去看打断他们的人是谁。

       “大哥,不好意思,只是星星喝醉了,我要把她抱到房间。”

       越沉匀皱着眉头猛地站起来,看着她醉醺醺的靠在梁久的怀里,他急走两步脚定格在原地。

       “二楼左拐第三个房间。”

       “那大哥你们继续,我不打扰你们了。”

       越沉匀看着他把童星辰抱上楼,脚步匆匆,恨不得立马离开客厅的样子。

       倩琪扶着茶几站起来,担忧的说道,“星辰怎么喝醉了?一个女孩子这样在外面多不安全啊,不行,明早我一定要好好劝劝她,女孩子身体最重要,如果出了意外怎么办?越大哥,你说呢?”

       “嗯,你好好劝劝她。”

       倩琪挎着他的胳膊,头靠在他的肩上,“越大哥,谢谢你给我谈恋爱甜蜜的感觉。”

       “嗯。”

       “越大哥,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嗯?”

       越沉匀所有的注意里都在楼上,她为什么又喝醉了?不开心了?这些问题困扰着他,放在以前,他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答案的人,可是现在,他还可以吗?

       她的秘密还会和他分享,她的喜怒哀乐还会放大化的呈现在他眼前吗?

       “明天是我的生日,越大哥,你可以陪我过生日吗?”

       倩琪屏息等待他的答案,即使演戏,他会演给她一个幸福而甜蜜的生日吗?假的也没关系,只要是他都可以。

       “对不起,我得上楼看看情况,辰辰很少喝醉的。”

       说着他跨步离开了她的身边,笔直的向楼梯急急而去。

       “越大哥。”她大声的喊住他。

       越沉匀回头,“琪琪,有什么事情吗?”

       “你刚刚听到我说的话了吗?”倩琪微笑着装作无意的问道。

       话?什么话?

       “什么?”

       “没什么?你赶紧去看看辰辰,我也很担心她呢。”

       “好。”

       倩琪嘴角的笑一点点的凝固,直到消失不见,心头万丈火焰,指甲狠狠地掐破了手心,泪珠在眼睛里打转,屈辱的咬着唇,不让那懦弱的泪水掉下来。

       她在他眼里就是一个没有存在感的道具吧?

       他亲她是因为童星辰的出现,他是亲给童星辰看的。

       他对她好也是做个童星辰看的。

       她像一个小丑一样小心翼翼的讨好他,结果他敷衍的如此随性。

       霍晶适时的给她倒了一杯冰水,“倩琪小姐,降降火吧。”

       “你在看我笑话?”

       “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倩琪小姐是聪明人,在少爷这里你所有的付出他是看不见的,不如少费点儿力气,说不定您对我们家小姐好点儿,少爷肯定会更加的‘喜欢’你。”

       倩琪把她的手一推,一瘸一拐的回房间。

       坐在床上,眼睛浏览着整个房间,她是客人,童星辰却是已主人的身份呆在越家别墅。

       星辰,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骗我。

       肆意利用我的感情,这真的无法原谅。

       她拿出手机拨打通讯记录里最新加入通讯录的号码。

       “我同意你的提议,你等我消息。”

       手指颤抖着挂了电话,擦掉脸上的泪,良久把手机摔在地上,趴在枕头上呜呜的哭起来。

       梁久好不容易把如树袋熊一样的女人放到床上,后背整个都湿了。

       “臭丫头,小爷为了你,搞的自己这么臭,借你的卫生间洗个澡。”

       解除了上衣,光着上身解皮带,一边解一边走向卫生间。

       童星辰是被梁久随意的扔在床上的,本来已经睡着了,可是这一扔让她喝多的胃天翻地覆起来,难受的醒过来,一阵反胃。

       脚步凌乱的一下子闯进卫生间,抱着马桶吐起来。

       “啊~星星你这个色女,我在洗澡呢,你你你……”

       童星辰醉眼朦胧的看过去,眼前热气熏染,雾蒙蒙的,她揉揉眼再去看,一只大手严严实实的遮住了她的眼睛。

       “不许看!”两个男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梁久已一个奇怪的姿势挡住自己的下半身,看到越沉匀突然出现在浴室门口并且挡住了童星辰的眼睛松了一口气,同时又窘迫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局面。

       “越大哥,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童星辰还是难受,推开面前的手再次吐起来。

       梁久想哭的心都有了。

       人生中第一次因为自己的洁癖而深深的后悔起来。

       他插在这两人中间真是怎么看怎么多余。

       他们两个人闹腾怎么每次都会波及他呢。

       他讨好的一下子扯住浴巾裹住自己,“越大哥,我送星星回来时,身上出了汗,所以才想洗个澡的。”

       “滚。”

       越沉匀沉着脸,凉凉的下逐客令。

       “得令。”他迅速的从浴室撤退,抱着自己的衣服正要出门,想了想,还是用他出神入化的速度把衣服穿戴整齐,戴着一头的洗发露泡沫若无其事的走出童星辰的卧室。

       佣人看到他这幅样子忍着笑,面上还要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

       梁久终于回到自己的车里,看着镜子里一身狼狈的自己,狠狠的骂了句,“童星辰,你大爷!小爷再也不要管你了。”

       童星辰抱着马桶吐光了胃里所有的东西,难受的坐在地上哼哼。

       可是卫生间的地因为梁久洗澡是湿的,她这样坐在地上自然会不舒服,可是头好痛,身体也很软,她起不来也没有起来的意识。

       抱着马桶昏昏沉沉的差点又要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