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不要对我有期待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20      字数:2955
       童星辰很想冲他笑一下,像平时一样笑嘻嘻的让他回去,可是她暗暗的努力好久,脸上的表情却异常的僵硬,说出的话也干涩的不行,甚至她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大哥,你先回去吧,我想跟徐叔叔好好的解释一下。”

       越沉匀目光暗了下来,心脏一抽一抽的痛,大概因为来前吃了药的缘故,即使他情绪波动如此之大,也仅仅的是眼前昏暗了一下,耳朵嗡嗡叫之际也没有听到‘他’嘲讽的声音。

       他看着她低垂的脑袋,按下电梯的下行键,“我在楼下等你。”

       徐泽仕想要叫住越沉匀,他的生意还没来得及说呢。

       “徐叔叔,您不是要听我的解释吗?这样追着我大哥跑,我会以为您不需要我的解释了。”

       “这孩子说的什么话,我家这混小子还等着求得你原谅呢。”他眼睁睁的看着越沉匀走进电梯,电梯门在他眼前慢慢的聚合,然后慢慢下行。

       不着急,以后徐杨和童星辰结了婚,越沉匀那么疼爱自己的妹妹,她去求他的话,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医院的地下车库,流光见越沉匀走出电梯,连忙下车给他打开车门。

       越沉匀没进去,而是站在垃圾桶边,拿出烟,搜遍全身的口袋也没找着打火机。

       “少爷,火。”流光眼见少爷的情况,赶紧把打火机送上。

       接着就是一根一根的烟蒂扔在垃圾桶里。

       流光有点儿担心这样症状的越沉匀,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他偷偷的看了越沉匀一眼,见他沉着脸,发着呆,根本就是一副屏蔽外界的样子,遂走开几步小声的接起电话。

       “我大哥在做什么?”电话那头的人好像也在偷偷的打电话,声音压的低低的,显得很小心。

       “抽烟。”刚回答了两个字,看一眼少爷那抽烟的尽头,又加了个形容词,“很多烟。”

       “什么?!”她急了,“他怎么可以这样?”

       “星辰,你说什么?”

       病房里,徐泽仕坐在童震床边苦口婆心的说着两个孩子的婚事问题,还有婚礼准备了在哪里办?以及彩礼是什么都在一一的报备。

       徐杨坐在旁边给童星辰削苹果。

       童星辰偷偷摸摸的躲在茶水间打电话,一不小心声音提高了,徐泽仕探出头询问起来。

       “没事徐叔叔,您继续和我爸聊天,我给您沏壶茶。”

       她捂着电话打发完徐泽仕,打开头顶上的储物柜,拿出两个杯子,一只手接电话,一只手放茶叶。

       “流光,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快去阻止他。”她怎么不知道原来大哥还抽烟的。

       “小姐,我真的没办法,少爷不可能听我的。”

       童星辰拍着脑袋,自己真是糊涂了,就流光那一根筋,大哥一句话就可以把他打发走了。

       大哥真是愁人,愁闷烟对身体伤害多大啊。

       她火速的挂了电话,端着两杯水出去,“徐叔叔,您喝点儿水。”

       徐杨把手里的苹果给她,“辰辰吃个苹果。”

       “谢谢。”

       “叔叔,您不是说要了解我父亲的病情吗?我才想起来,刚刚医生让我下去拿病例来着,您稍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来。”

       “好,辰辰,我已经跟老童说的差不多了,一会儿你来,我们再商量一下婚礼的细节。”

       “好。”

       童星辰坐电梯,按下负一楼,电梯门一开,她就看到越沉匀吸烟的样子。

       烟雾飘散在他面前让她看不清楚他的脸,只是他身上的哀伤,她却感受的清清楚楚。

       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个罪人,他爱她,她知道了这个真相,并且享受其中。

       可是她爱他,他却被蒙在鼓里,掏心掏肺的付出,全心全意的爱情收到的是一次次的兄妹提醒。

       两者的不公平注定他会受伤,心里一遍遍的忍受着撕裂的痛。

       如果不能给他希望就应该彻底的让他放下念想。

       童星辰,这是你唯一可以为他做的,她在努力,她非常努力的想要做一个正常的妹妹,可是人的感情是自私的,她想拥有他更多,可是却让他一次次的承受着她给与的伤害。

       面前的男人呢你要不得,楼上的男人你却不得不要。

       狠狠心,她冲过去,在越沉匀震惊的眼神下一下子抓住他的烟头,燃烧的烟头灼烧着她的手心,她却丝毫没有丢开的意思,眼睛牢牢的看着他。

       越沉匀目光一沉,急急的去拉她的手,可是她紧紧的把烟攥在手里,任凭他怎么去掰她的手,她就是不放。

       “松开,听到没有松开。”

       童星辰把手松开,烟蒂早已在她的手心里按灭了,可是她的手心留下一个灰黑色的印记,皮肤被烫的焦黄。

       因为疼痛,她的手发着抖却倔强的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疼痛的声音。

       越沉匀抓着她的手放在嘴边不停的吹着凉气,“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说着弯身要去抱她,她一转身避开了。

       童星辰抱着自己的手,不让他靠近自己,眼睛看着垃圾桶里那么多的烟蒂。

       “大哥,我们分开多长时间?”

       “别闹,跟我去找医生,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

       “回答我。”

       童星辰很认真,再次拒绝他的靠近,她的鼻尖渗出汗水,手心真的好疼,她对疼痛的忍耐一向很薄弱,可是她愿意为了他忍受所有的疼痛。

       如果真的有一方是必须痛的,那个人应该是她。

       “十五分钟。”

       “那你是在做什么?”

       越沉匀一拳头打在身后的墙壁上,背对她吼道,“那你想让我怎么样?看着你离我越来越远欢欣雀跃?还是看着你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全然无所谓?”

       “大哥,你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了?”

       越沉匀心生烦躁,抽出领带扔在地上,他有股冲动,学习一下‘他’把她绑回家,用他的势力把徐杨那花心大公子彻底的碾压在最底层,可是他终归不是‘他’。

       冲动的话说出口他就后悔了。

       他上前一步,童星辰就后退一步,看着他就像看洪水猛兽。

       他们的关系刚有所缓和,他以为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拉近了。

       没想到现在又重新降到冰点。

       “我记得。”他只能承认。

       “大哥,你的行为没有记住,你的心没有记住,我不希望失去你,所以我们来约法三章好不好?”

       “你说。”

       “吃醋不可以,期待不可以,幻想更不可以。”

       不可以因为她吃别的男人的醋,不可以对她有所期待,更不能幻想他和她在一起的可能。

       她在杜绝他们之间的一切可能。

       童星辰心很痛,可是必须强迫自己这么说下去。

       “我不喜欢作为追求我男人之一的越沉匀,我喜欢的是身为童星辰大哥的越沉匀,我们的身份在十二年前就已经注定了,如果你愿意,你永远都是我的大哥,如果你想我们的关系发生变化,我可以永远消失。”

       越沉匀的心脏被她的话重伤,脸色极其难看,看着她的眼神有祈求,有难过更有不敢置信的惊颤。

       “辰辰,你成长的太快,我都快不认识你了。”

       她胆小怕事,柔弱娇俏,这是他一直守护的女人。

       她对他依赖撒娇,对他百般讨好,万般迁就。

       他在她面前是慵懒温柔的阿匀,是听她絮絮叨叨说知心话的阿匀,可是却没想到有一天,她站在他面前警告意味的说,你永远都不可以作为追求我众多男人之一的越沉匀!

       “大哥,人总会长大的。”当我成长到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时候,我第一个负担不了的就是你的深情和我无望的爱情。

       没有人知道童星辰此刻的心里有多痛,眼前的男人明明是心头挚爱,可她却不得不流着血泪逼着他放弃对她的爱情。

       “好,你想让我怎么做?”

       “回家睡觉,做什么都行,就是不要想我,今天我不回去了,明天一早我再回家,我希望给我开门的是我大哥越沉匀,而不是对我存有幻想的阿匀。”

       流光低着头不敢看后视镜里失落的少爷。

       他是不是做错了,不该告诉小姐少爷在做什么?

       “少爷,您没事吧?”

       越沉匀沉默不语,过了一阵,突然从身上摸出药,拿出一粒吃了下去,闭着眼睛熬过那阵阵的身体刺痛之后才睁开眼睛。

       “流光,我真的一点儿希望也没有吗?”

       流光不敢说话。

       童星辰送走了徐泽仕父子俩,并且答应了他们,婚约在原有的时间上推迟一个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后,她会成为别人的新娘。

       她趴在童震的病床边,一夜,从学校讲到越沉匀,她刻意的忽略了越沉匀把童家老宅炸毁的事情,也没有提到自己那一段囚禁的事情,她只说了开心的,可是说着说着,她开始无意识的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