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跟我回家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19      字数:3105
       坐电梯到20层,护士站的人看到她,喜气洋洋的打了声招呼,“童小姐,您是接到医院通知了?您父亲对外界有反应了呢。”

       护士长瞪了她一眼,“童小姐,一切还是要听医生的,您还是去找医生比较好。”

       “好,谢谢。”

       童星辰走后,护士长严厉的说道,“你不知道就别瞎说,乱给人希望的行为很不好知道吗?”

       “可是她不是接到医院的电话吗?”

       “当然不是,我刚看到小公子鬼鬼祟祟的在楼道那里打电话,你看这会儿童小姐就来了,肯定是他通风报信。”

       小护士哦了一声,不敢说话了。

       梁久看到她,偷偷的跟她招个手,“你先不要过去,让我爸现在看到你估计能打死我。”

       越沉匀到了机场在贵宾区没看到童星辰,给司机打电话确认,童星辰确实在贵宾区等他。

       这丫头去哪了。

       他拨通她的手机,手机响了数声,终于被接起来。

       “辰辰……”

       “请问您是这位机主的朋友吗?这里是路通出租车公司,有位小姐把手机落在我们车上了。”

       “你们的地址是哪里?”

       越沉匀折身走出机场,给流光打电话,“流光,现在来接我。”

       流光调转方向盘重新开往机场的方向。

       十分钟后,越沉匀坐进后车座,“去路通出租车公司。”

       流光透过后视镜查看脸色很不好的越沉匀,没敢出声问他为什么要离开机场去一个出租车公司。

       从出租车公司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流光看着手里的手机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少爷,这是小姐的手机。”

       越沉匀接过手机,打开,翻开通讯记录,最新一个电话是梁久打来的。

       他拇指一点拨过去。

       梁久此时和童星辰两人偷偷摸摸的趴在楼道门缝边监视着重症病房的方向,手机躁动的铃音突然响起,吓了他一跳。

       摸出手机看清来电显示扯住她后退一步,把安全通道的门关严,数落道,“你这迷糊蛋,你手机呢。”

       童星辰翻出包,找了找,无所谓的道,“丢了。”

       说完拍开他的手,拉开门缝继续看着里面的专家在会诊,她紧张的呼吸都要停了。

       梁久也不去闹她,接起手机,“喂?”

       “你们在哪里?”

       “你谁啊。”

       梁久这小少爷不习惯有人对他这样冷冰冰的说话。

       “越沉匀。”

       梁久吞了口口水,越大哥这口气可是够寒的啊,今天是他和星星出国旅游的日子,这个时间早就过了班机起飞的时间了。

       “越大哥,我可以跟你解释。”

       “地点。”越沉匀不耐,口气已经在危险的边缘。

       “我家医院。”梁久果断的报了地址。

       挂了电话,梁久看着紧张的童星辰,这丫头这会儿一门心思的关心叔叔,越沉匀注定只能被忽略了。

       越沉匀看着手机,原来去医院了。

       他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从口袋里翻出药,沉默的吃了一粒。

       “少爷,医生嘱咐过,这药得控制量,您最近吃的已经够多了。”

       “多嘴。”

       “星星,这是越……”梁久刚要把电话的事情告诉她就看到她已经拉开安全通道的门冲了出去。

       童星辰跑到梁泽凯面前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叔叔,我父亲的身体有转机了吗?他是不是要醒过来了,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梁泽凯瞪一眼站在童星辰身后的梁久一眼,叹了一口气,“辰辰,我也希望老童可以醒过来,但是很遗憾,这不是奇迹。”

       童星辰的表情僵在脸上,失望的退后一步,脚跟抵在雪白的墙壁上,眨眨眼,“对不起梁叔叔,给您添麻烦了。”

       梁久内疚,自责的道歉,“对不起啊星星。”

       梁泽凯让身边的专家先走,拍了拍童星辰的肩膀,“不过也不是全无希望,我们发现老童和一般的脑死亡患者不一样,复杂的说你们可能听不懂,但是老童现在这种情况可以说是相当于植物人,也就是说脑死亡患者是没有醒来的希望的,但是植物人却可以。”

       童星辰听完他的解释,眼睛又重新燃起希望的光芒,“也就是说,我父亲有可能醒过来?”

       “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的,总算是有点儿希望了。”

       童星辰捂着脸,蹲下身抱住发软的自己,有希望总比绝望好。

       “谢谢你梁叔叔。”

       “谢谢你,爸。”

       梁泽凯瞪着梁久,“回去再找你算账。”

       梁久傻呵呵的笑了笑,揽住童星辰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头,“好了好了,总算也是好事一桩,放轻松放轻松。”

       “你们在干什么?”

       越沉匀站在两人身后,看他们抱在一起,沉着声说道。

       “越大哥,你不要误会,我们是因为……”

       童星辰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梁久震惊的看着他。

       童星辰一脸的紧张,看着越沉匀面无表情的脸突然想到这样拉着梁久的手会刺激到他,连忙又松开。

       “对不起大哥,我失约了,我接到梁久的电话,说父亲对外界有反应,我以为他能醒过来,可是,我到了之后,专家跟我说,那只是一个生理反应,大概是躺久了,身体机能退化的结果,脑死亡患者根本就不可能苏醒。”

       说完,失落的蹲在地上,把脸埋在胳膊里。

       梁久眉间一跳,星星在撒谎?

       越沉匀蹲在她面前,手掌盖在她的脑袋上,“辰辰,累了吗?我们回家吧。”

       童星辰闷闷的嗯了一声,没有再去提旅行的事情,脑子里在不停的转着,该怎么说服他去看医生呢?

       “星星,你回去好好休息,别那么大压力。”梁久在身后喊道。

       越沉匀牵着她的手站在电梯前,把另一只手里攥着的手机递给她,“你的手机。”

       童星辰眨眨眼,接过来,抿着嘴角没有说话,导致大哥分裂出另一个人格的是因为父亲吗?

       他人在医院,可是刚刚一眼都没有看病房里的父亲。

       她极力回想,到底这么多年来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是她遗漏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电梯门打开,里面的人看到外面的人,愣了两秒,然后惊喜的上前抱住童星辰,“辰辰,你没有出国吗?太好了。”

       “徐杨?徐叔叔?你们怎么来这里了?”

       徐泽仕指着徐杨的背,“还不是这小子,回家来跟我们说你们要延迟婚约,还说是你提出来的,他竟然拿你们的婚约来欺骗我们,肯定是在外面胡闹,惹了祸,所以要延迟婚约,我趁着今天没事就把他带来医院,让他当着你爸的面保证,一定要对得起你,星辰,你放心,虽然你爸躺在那里,不过我还是会遵守承诺,不会让这混小子欺负你。”

       “徐叔叔,我……”

       徐泽仕的注意力也不在童星辰这里,自然也没有听到她开口说话,他的余光一直观察着越沉匀的举动,说完这句话,终于把目光正式的对上越沉匀的眼睛,伸出手,“越先生,您也在啊,您还记得我吧,我们上次见过的。”

       越沉匀看着面前的手无动于衷,礼貌的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伸出手把童星辰从徐杨的怀抱里拉了出来。

       “麻烦让路,我们回去了。”他声线冷凝,眉目也失去了往日的温和,眼睛也只是看着被他们挡住的电梯。

       徐泽仕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他因为和之前童家合作的项目被迫中断,损失惨重,面前的人如果可以发个话继续投资那个项目,他的资金链就可以重新复活。

       他唉了一声,“越先生是星辰的大哥,我带着徐杨来给老童赔礼道歉,你们怎么能走呢。”

       他说着推了一把徐杨,“臭小子,你傻站什么呢,还不给星辰道歉,如果星辰不肯原谅你,你就不是我儿子,永远也别给我回家。”

       徐杨清俊的脸挂着讨好的笑,抓着童星辰的两只手,“辰辰,我知道错了,我不该惹你生气,以后看到那个秦木清我一定绕道走,我当时昏了头,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童星辰没想到会在医院里碰到他们,此时脑子里一片浆糊,怎么办?如果大哥因为她受到刺激怎么办?

       她推开徐杨,看着徐泽仕,“徐叔叔,延迟婚约是我的决定,徐杨并没有骗你们。”

       徐泽仕抬起手对着徐杨的脸就是一巴掌。

       童星辰瞪大眼,下意识的把徐杨挡在了身后,“叔叔,您这是做什么?”

       “我打死这臭小子,如果是星辰你提出来的,只能说明他犯的错更大,所以才会让你不顾及母亲的遗愿,父亲的期待。”

       童星辰好像感到头顶有一桶冰水当头浇下,让她手心脚心都在咝咝的冒着凉气。

       她甚至无助的去看越沉匀,后者的眼睛期待的看着她,慢慢的抬起手,对着她说,“不用管他们,跟我回家。”

       徐泽仕骂徐杨的话一顿,暂且停止打骂自家孩子来警告童星辰的这一行为。

       “越先生,我们日后是要做亲家的,长兄如父,您看两个孩子之间有误会,我们这做家长的是不是要坐下来好好的谈谈。”

       “不必,我尊重星辰的决定。”他的手还执着的停在童星辰伸手就可以抓住的地方,眼睛看着她,等待她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