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早发现早治疗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19      字数:3035
       梁久把车子开进越家别墅庄园的时候,摘掉墨镜,车门一关,抬脚正要进别墅客厅,突然发觉头顶凉飕飕的。

       他一抬头就看到越沉匀正在楼上低着头看他。

       他热情的挥挥手,嘴角咧得大大的,“大哥,我来找星星。”

       越沉匀听完他的话,一秒也没有停留的转身进屋了。

       梁久的手僵在半空中,为什么越大哥对谁都是温柔似水的样子,对他就是一副冰天雪地的冷呢。

       “小九子,干什么呢?傻乎乎的站着。”

       “没什么……”正要招呼童星辰上车的时候,突然透过她看到客厅里的坐着的女人,“呦,大美女啊,星星,她是谁啊,如此美色赶紧介绍介绍。”

       童星辰对着客厅的倩琪挥挥手,扭过梁久的耳朵,“你把你的哈喇子给我收回去,那可是我大哥的女人,找死啊。”

       梁久两手擦着嘴角,“我可不敢老虎嘴上拔毛,我嘴角哪里有口水了。”

       “白痴。”

       车子飙飞在马路上,梁久开着车,侧头看了她一眼,“说吧,怎么突然找精神科的医生?”

       “我不想说。”

       “行,谁叫我是你的铁哥儿们儿呢,你这劲儿劲儿的也只有我受得了你。”

       “不,你只能排第二。”

       童星辰嘴角含笑,眼睛里都是幸福的光。

       “呵,白痴,第一个是越沉匀呗,有没有点儿新鲜的,星星,这都多少年了,你怎么还在暗恋呢,你那大哥每天一副看情敌的看着我,也是只有你们可以做到,互相喜欢还偏要藏着掖着,怎么不憋死呢。”

       “闭嘴,你答应过我什么?永远都不能说出口,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

       “知道了。”

       兰博基尼酷炫的停在郊区的一家茶庄门前。

       童星辰打量周围的环境,很安静的一个地方,适合谈话。

       “我办事你放心,人在202包房,你进去报梁先生我订的包间,会有人带你进去,我在外面等你。”

       “谢了。”

       童星辰跟着服务员身后来到202包间。

       服务员抬手敲门听到里面请进的声音推开门让童星辰进去。

       这件茶庄的格局不错,小桥流水的装饰,有专门的服务员煮茶,高山流水的琴音,空气清新,格局开阔,梁久嘴里的赵医生端坐在茶桌一边,手里拿着茶杯,像是刚品完茶,点点头。

       她绕过屏风走过去,“你好,赵医生,我是童星辰。”

       赵医生站起来,“你好,童小姐。”

       “没想到赵医生竟然是如此的青年才俊,喜好随人品,如此喜爱茶道,赵医生一定是品格高端之人。”

       没有人讨厌奉承话,童星辰对外人的态度从来都是笑脸迎人,口吐三分甜,自然赢得好印象。

       赵医生替她拉开椅子,亲手把茶盅放到她面前,“童小姐,真会说话,我是梁久哥哥的兄弟,这小子难得求一次人,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所以,童小姐不用客套。”

       “既然如此,我就直说了。”童星辰打发服务员出去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瓶子放到他面前。

       赵医生拿起看了一眼,“童小姐,这是德国产的治疗精神类疾病的药,起到镇静压制和缓解的作用,不过治标不治本,只能暂时压制而已,长此以往还会有副作用,上瘾。”

       “你是说,如果时间长了,患者会离不开这种药。”

       “没错,这就像是吸毒的人像戒毒一样痛苦。”

       “那什么样的人会服用这类的药。”

       “精神分裂患者,也就是大家常说的双重人格。”

       “所以,头痛,失眠,幻听都只是基本的双重人格症状是吗?”童星辰颤抖着声音问道。

       赵医生点头。

       “双重人格最坏的结果会是什么?”

       赵医生刚张口,童星辰伸出手臂打断了他的话。

       “对不起,我先喝口水。”

       她端起面前的茶盅,一口气喝下去,深呼吸,“我可以了,你说吧。”

       赵医生给她倒了杯水,“童小姐,不用紧张,我们医生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早发现早治疗,如果病人只是初期的话,完全可以采取药物治疗,但是,如果病人吃上了这种药,应该已经不是普通的病症了。”

       “这种药很特别?”

       “这种药在市面上根本就没得卖,是德国最新医疗机构研发出来的药物,因为发现它的副作用被政府暂停发售,继续研究,直到消除上瘾的隐患,同时它针对的患者也是病症很严重的病人,也就是说,病人已经不仅停留在幻听,失眠的基础症状,而是产生了另一个人格特征症状。”

       “如果是这样,那应该怎么办?”

       “趁着病人保留主人格特征之时及早治疗,不能刺激,不能劳累。”

       “那么最坏的结果?”

       “最坏的结果很难说,毕竟生活不是电影,崩溃,精神失常,性情大变,甚至死亡这些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赵医生说完,就看到对面的女孩一脸的惶恐,脸色白的吓人。

       他是不是把话说的太吓人了?

       “童小姐,你听过一句话吗?医生说的话可听可不听,捡着听,因为我们所说的话都是所有病症的最坏结果,我们不想忽悠病人,但是也必须要让他们知道最坏的结果是什么,所以从你不想听的话里选择你想听的,或者避免最坏结果的出现才是最明智的。”

       童星辰点头,慢慢的端起茶盅,可是手抖的厉害,滚烫的茶水溅到手背上,手一歪,茶盅里的水全部洒在了手上,茶盅掉下来,滚落到地上。

       她像是感觉不到痛,看着茶桌上的水渍发呆。

       赵医生吓了一跳拿出手帕包在她的手上。

       “童小姐,你没事吧?”

       童星辰这才发现自己又发呆了,苦笑着看着已经被包扎好的手,“对不起啊,我有点儿失态,还有,谢谢。”

       赵医生摇头,同时又有一点儿佩服这小姑娘,年纪轻轻的,即使受到了打击也没有失去理智,明明小脸上一点儿血色也没有了,可是坐着的身姿依然优美从容。

       这就是梁久嘴里天上地下特能闹腾,但是胆小的要命的矛盾综合体?

       还真是有意思。

       这女孩的眼睛可真迷人,精灵一样闪闪惹人爱。

       “赵医生?”

       赵医生收回心神,没想到,坐了这么一会儿,他竟然看着面前的女孩闪神了,实在是她的眼睛太惹人心疼了,她刚刚的受伤在这双眼睛里可以清晰的看清楚。

       不知道生病的人跟她是什么关系。

       “童小姐,不管是身体疾病还是心理疾病,早治疗绝对是最佳的选择,只有病人配合治疗才能早日康复。”

       “赵医生,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她打开包,抽出一张支票放到他面前,“这是十万,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赵医生可以帮我保密。”

       赵医生低头看着推到自己面前的支票,耸了耸肩,站起来,“童小姐请放心,你和梁久是好朋友,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童星辰哎了一声,难道是嫌少?

       “赵医生……”

       “还有,你都说我品行高端了,我能被这些金钱侵蚀了吗?再见了小姑娘。”

       赵医生出门没多久,梁久打着电话就进来了,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挂了手机,食指点了点她面前的茶桌。

       “赵哥走的时候让我好好劝劝你,到底怎么了?”

       童星辰抬起头,满脸的泪水。

       梁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扑倒一屁股坐在地上。

       “嘛呢嘛呢,星星我告诉你啊,我们可是铁哥们儿啊,没可能的,你不能霸王硬上弓啊,嘶,你属狗的啊。”肩膀被她狠狠的咬在嘴里,梁久倒吸着气却没有推开她,任由她紧紧的抱着他。

       “呜呜呜呜……”

       “星星,你上次这样哭的时候是十几年前了吧,那会儿之后,你哑巴了一年,然后越沉匀就出现了,好家伙,你简直就像是狗见到了狗骨头一样,稀罕他稀罕的不行。”

       童星辰下口咬的更狠,双手捶打他的后背,“你才是狗骨头。”

       “是是是,你轻点儿咬,一会儿肩膀该露骨了,别的姑娘看到嫌弃我了怎么办。”

       他轻轻拍着她的背接着哄道,“这个越沉匀的出现终于让你有了笑模样,从此你就像是狗尾巴草一样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大的魔力,不就是长的好看嘛。”

       他想到什么好笑的笑起来,“对,你从小就花痴,幸好小爷我长得帅,不然也收不住你这色女。”

       童星辰弱弱的骂一句,“要死啊。”

       “你听着我说就好,听完了再骂。”

       “我那会儿可真羡慕啊,凭什么他可以让我的星星那么开心啊,你当时不知道,我暗中给越沉匀使了很多小绊子来着。”

       童星辰狠狠地捶打了他一记。

       梁久抱着她,接着说道,“这小子耐打,竟然不声不响的把我们所有人都收拾了。”

       “所以,星星,如果你是因为越沉匀哭成这样,白哭了我告诉你,越沉匀可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无害,他牛着呢,所以,别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