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延迟婚约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19      字数:2967
       “请倩琪小姐收声,说话声音不可以超过三十分贝,我们小姐脾气不太好,您是客人没关系,不过我应该会受到惩罚。”

       倩琪更是窝火,越家制定规矩的人不是越沉匀而是童星辰,在这个家里,童星辰才是第一个被关注的对象,现在她算是彻底的明白了。

       “我应该怎么做?对,事情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这或许只是童星辰的龌龊想法,越大哥并没有这么做,星辰把我介绍给越大哥,一定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想法,越大哥跟我在一起那是因为喜欢我,一定是这样的。”倩琪一脸期待的看着霍晶。

       “管家,你也同意我的分析吧。”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照我看,自欺欺人的本领也是一流。”霍晶打开客卧的门,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拿出手机打开相册递给她,“如果之前的那些还不够你确定少爷的心意,那么这些照片一定可以帮助你确定。”

       倩琪急急的翻看起来,每一张都是童星辰的照片,或静坐,或微笑,或吃东西,每一张看起来都很美。

       “这些照片平常是锁在少爷的保险柜里的,我是在少爷醉酒把这些照片拿出来忘记回收的时候看到的。”

       “你为什么要偷拍这些照片。”

       “我的目的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童星辰对于你绝对不是朋友,倩琪小姐,你还真相信贵女会很平民成为闺蜜?”

       倩琪还没从这一系列的真相里走出来,霍晶已经抽走了手机,用她尖细的声音阴冷的说道,“如果我是你,一定要把这屈辱讨回来,倩琪小姐这么美,怎能让人如此玩弄在鼓掌呢?”

       霍晶关上门最后看了她一眼,眼神带着愤怒的女人,她不会看错的,这个女人是条美女蛇,从内到外都是毒。

       童星辰可真是有眼光,竟然会把一条蛇带在身边当成小猫咪来交往。

       夜幕降临,越沉匀这一觉睡的很沉,醒来时,卧室里寂静无声,每次醒来都会头疼的症状也没有发生。

       “大哥,你醒了。”

       越沉匀侧头看着依然如他睡前一般趴在床边的女孩。

       “一直在这里?”

       刚从沉睡中醒来的男人声音低迷沙哑,满是慵懒的味道。

       童星辰深深的看着他的眉眼,没有像往常那样嘻嘻哈哈的闹他,“大哥,我婚期延迟,你带我出去玩一趟好不好?我们去欧洲,或者澳洲,随便去哪里?出去走走,散散心。”

       越沉匀一下子翻身起来,抓着她的肩膀,“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难道她知道了徐杨那小子花天酒地,根本就不爱她的事情了吗?

       童星辰双手不停的搅动着,不停的想着对策,她从小就在他这里鬼话连篇,说谎简直信手捏来。

       他不想让她知道他生的是什么病,所以她也不能让他知道她已经知道了。

       他现在不能受刺激,如果把另一个人格特征刺激出来,她打了个激灵,简直太可怕了。

       “我应该知道什么吗?”她无辜的把问题抛回去,然后拉他起身,“大哥,你不要多想,你赶紧起床啦,不能饿着肚子。”

       越沉匀看着她走出去的背影,是他的错觉吗?为什么觉得辰辰的步伐特别沉重呢。

       他猛地摇摇头,再去看时,童星辰已经走到了门口,对着他做了一个鬼脸。

       果然是幻觉,如果辰辰知道徐杨那小子偷吃,不可能这么平静。

       童星辰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电脑前,房间里只有电脑屏幕发出的微弱光线,她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上的信息。

       人格分裂综合征,所以大哥现在是双重人格。

       她拿出手机,接通后,她用冷静到可怕的声音平缓的说道,“小九子,帮我个忙,明天来接我,你找一个你信得过的医生约出来,记住要精神科的医生。”

       说完也不给梁久提问的机会,啪的把电话挂了。

       梁久不明所以,对着手机晕菜了一会儿,回味了一下她说话的内容,擦了一声,又给拨了回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童星辰,你有病啊。”

       “梁久你TM也有病,现在在床上呢,你干嘛呢,叫着别的女人名字。”

       梁久推开她,穿衣服,“你自己解决吧,我走了。”

       “梁久,你大爷。”女人把枕头甩到他背上。

       “辰辰,你在里面吗?”

       越沉匀洗好澡换好衣服,去餐厅一看,佣人门整整齐齐的站在餐桌旁,倩琪也坐在那里等他,看到他,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差点把他溺死。

       他视而不见的坐上主位,佣人行动起来开始布菜。

       “等等,小姐呢?”

       “少爷,小姐刚刚说她不饿,已经上楼了。”

       “小姐午餐吃了吗?”

       “没有。”

       “胡闹。”

       他刚起身,倩琪按住他的手,“越大哥,女孩子心情不好的时候是不爱吃东西,我下午的时候看到徐杨来了,两个人好像争执过,辰辰大概是因为这个在不开心,我一会儿去会劝劝她,你一个大男人去了也安慰不了她。”

       徐杨?

       他转头去看流光。

       流光点头。

       所以突然说去散心是因为和徐杨吵架了?推迟婚约也是因为吵架了?

       “你先吃吧,你们把小姐爱吃的菜送上来,我在楼上吃。”

       倩琪看着他一步步的走远,猛地站起来,哎呦一声,受伤的那只脚一扭华丽丽的摔倒在地。

       越沉匀回身,急忙把她扶起来,“你没事吧。”

       倩琪双手挂在他脖子上,“对不起越大哥,我一着急就崴到了脚,好疼。”

       越沉匀把她抱到客厅的沙发上坐好,让管家去取医药箱,皱着眉头看着她红通通的脚踝。

       倩琪苦着脸,小心的碰一下脚踝痛的不停吸气,用自嘲的语气叹了一口气,“我这只脚还真是多灾多难,脚背上的烫伤还没好,如今又添了新伤,越大哥,我真是太没用了。”

       “别担心,没伤到骨头的话就没有大问题,你真的很疼吗?”

       闻言,倩琪撇着嘴欲哭不哭,一双凤眼眼角挂着泪,却极力忍着不哭的样子柔弱又坚强,如果是别的男人看到肯定一颗心融化成水了。

       “越大哥,怎么办?真的好疼,针刺一般的疼。”

       “那去医院吧,管家,备车。”

       “是,少爷。”

       越沉匀把她抱起来,亲自放到车后座,对管家说道,“你亲自陪着倩琪小姐去医院,如果很严重马上打电话给我。”

       “是,少爷。”

       倩琪撑着前面的座椅,一脸委屈的看着越沉匀,“越大哥,这么晚了,你……你不陪着我去吗?”

       越沉匀点头,“没事的,管家和司机会全程陪着你,你疼成这样还是去医院拍个片子放心一点儿,我就不陪着你去了,我不放心辰辰一个人在家。”

       说完把车门关上了。

       倩琪趴在座椅上,看着身后的越沉匀没有留给车子里的她一个多余的眼神就急急的转身回别墅了。

       “别看了倩琪小姐,我们家小姐就是一个指甲掉了都会比你的脚受伤重要。”

       “哼。”

       “你的脚没事吧?”

       “当然有事,伤的必须很严重!”她低声说道。

       这样她才能有理由长时间的留在越家,然后近距离的观察和接近越沉匀,如果她和童星辰的机会已经不平等了,那么她就必须更加的努力让她离他更近一点儿。

       不就是一个男人吗?她不信自己搞不定他。

       “辰辰,你在里面吗?”门外的越沉匀没有听到回应,再次敲了敲门,手放在门把手上,“辰辰,我进来了。”

       童星辰猛地回神,连忙把电脑屏幕上的信息叉掉,胡乱的把脸上的泪擦干。

       越沉匀皱着眉头看着童星辰小小的身子缩在椅子上。

       “怎么不开灯。”

       天花板上垂挂的水晶吊灯亮起来,童星辰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大哥,你怎么来了?”

       “看着你吃饭。”

       “这个点儿用餐相当于宵夜了,我不想增肥。”

       “你中餐晚餐都没用,这怎么行,多少吃一点儿。”

       越沉匀心疼的看着她泛着红血丝的眼睛,徐杨对她的影响就那么大吗?为了他躲在房间一个人偷偷哭泣,他哪里值得她这样。

       “你说要延迟婚约,这是真的?”

       童星辰毫不犹豫的点头,眼神晶亮的看着他,“大哥,你同意陪我出去散心了?”

       “为什么突然要延迟婚约?”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突然就不想结婚啦,我还小哎,想到这么小就去过日子实在不符合我的个性。”

       越沉匀知道这是场面话,她如果因为这个理由不结婚,她即将结婚这件事情根本就不会传出来。

       她结婚,是为了完成童震留下的心愿,那么不结婚的真正理由又是什么呢?

       “大哥,我可不管你答不答应,三天后,我会收拾行礼,你一定要跟着我一起出去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