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你是我的救赎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18      字数:3047
       他听到自己在说话,可是他抱着头又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我不许你出来,不许你出来,滚开,滚开。”他大力的推翻桌子上的东西,桌子上的模型掉了一地。

       童星辰听到动静惊讶的转身。

       走?快走?为什么?

       她还处于震惊中时,越沉匀突然发疯一般的大吼出来。

       那不是对她说的。

       他在让谁滚开,又是和谁在说话?

       童星辰害怕了,他和之前的症状有点儿像。

       她看着他推翻了桌子上的所有物品,眼看着就要把头向桌子上撞,她连忙跑过去狠狠的抱住他的腰。

       “大哥,你在做什么?”

       越沉匀大力的挣开她的怀抱,“辰辰,回自己房间,不要呆在这里。”

       童星辰倔强的摇头,“我不,药呢,你的药呢。”

       越沉匀好像很挣扎,神志在一点点的崩塌,“抽屉里。”

       童星辰翻找抽屉,在文件夹的下面有一个金黄色的瓶子,她还没来得及看,瓶子已经被越沉匀抢在了手里。

       她看着他吃下去,满头大汗,人却不那么痛苦了。

       这药肯定有镇定剂的效果。

       “大哥?你没事了?”

       “吓到你了?”越沉匀坐在床尾,头低垂着,声音沉沉的,微弱的光线被床阻挡,她看不到他的表情。

       可是,光听声音就知道他现在很难受。

       她走过去,蹲在他面前,“大哥,还是不想跟我说吗?”

       “辰辰,你布置的环境很适合睡眠。”顿了一下,他又道,“但也容易滋生邪恶。”

       “我是你的邪恶吗?”

       “不,你是我的救赎。”他看着她的眼睛,格外的认真,“我可以抱抱你吗?”

       童星辰点头。

       越沉匀把她抱在怀里,“我刚刚听到一个很不好的声音,那个声音让我做些邪恶的事,而我正在跟他战斗,很显然,我又赢了。”

       他在她耳边闷闷的笑着,鼻子里闻着他熟悉的味道,狂跳的心脏终于安静了下来。

       “大哥,你有没有看医生。”

       “我可以控制的好,我说过不会再伤害你,大哥答应你的事情什么时候没做到?”

       童星辰鼻酸的嗯了一声。

       “那现在可以到床上睡觉了吗?”

       越沉匀确实也累了,虽然神经依然紧绷,但是有她在身边,他的焦躁和忧郁得到了极大的安抚。

       “好。”

       童星辰帮他盖好真丝被单,趴在床头上,“大哥,我也想给你说一次睡前故事。”

       “不要,我可是男子汉。”

       她小时候经常跟在他屁股后面说,“阿匀阿匀,我也想给你说一次睡前故事。”

       “不要,我可是男子汉。”他穿着精神的小西装,很是严肃的说道。

       同样的台词,经过时光的变迁,他们都变了。

       “大哥,好梦。”

       童星辰等到他呼吸平稳才慢慢的站起来从他的卧室里退出去。

       她没有去翻找那瓶药,他不想让她看到,她可以不看。

       可是他这症状让她很不安,什么病,可以让人性情不变,变成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两个人?

       童星辰的脚步定格在长廊上。

       两个人,多么明显的答案,童星辰你就是猪!暗暗的骂着自己,脚步急急的走进卧室,打开电脑,输入关键词。

       人格分裂症。

       头痛,幻听,性情大变,这是典型的人格分裂症的症状。

       一条条的浏览完信息,她的手心里全是汗。

       所以,之前的那个阿匀不是现在的阿匀,之前的那个人是他分裂出来的另一个人格。

       他们有着不同的意念和感情却共用同一个身体。

       一个身体可以共存两个不同的精神体吗?

       未来有一天,如果两者不能共存了,谁会被另一方杀死,独占这个身体呢?

       童星辰第一次感觉到幻灭。

       她来不及关掉电脑,匆匆的又折返到越沉匀的卧室。

       这样看着他,她慌乱的心脏才稍稍平缓下来。

       楼下。

       两个印度人正专心的为客人服务。

       “你们会说中文吗?”倩琪趴在床上,一边享受她们的服务,一边开口询问起来。

       两个女人不说话,动作也毫无停滞。

       “我问你们简单的问题,然后我提供金钱。”

       “可以。”其中一人用别扭的中文轻声答道。

       倩琪很满意这个答案。

       “楼上的人在干什么?”

       “男的按摩,女的放洗澡水。”

       倩琪眼神渐渐的冷了下去,给自己的大哥找按摩师,又放洗澡水?童星辰到底在做什么?

       “他们说了什么?”

       “没有,很多听不懂,只是强调要补偿睡眠。”

       “还有什么?”

       “没有了。”

       “没有了?”

       倩琪不相信,又问了一遍。

       “真的没有了。”

       孤男寡女的在楼上,神神秘秘的,童星辰在做什么?勾引越沉匀吗?

       上次一世婚纱店里,那个秦木清说她是前童家大小姐。

       她已经不是童家大小姐,失去了所有的光环,如果眼前有个人可以帮助她东山再起,并且恢复往日的辉煌,她会放弃吗?

       正常人的答案都会是NO!

       何况没有血缘关系又青梅竹马的兄妹难道不是更容易发生点儿别的感情吗?

       “小姐在家时,少爷从未晚归。”霍晶这话是在提醒她吗?

       还有关于副卡。

       “管家,第一个是谁?”

       “当然是我们家小姐,少爷给我们家小姐的副卡是没有上限的,相信,少爷对您也不会厚此薄彼的,对不对啊倩琪小姐。”

       当然不对,童星辰所拥有的是越沉匀的全部,而她连配件都不如。

       童星辰为什么要这么羞辱她?

       倩琪突然起身,推开两个按摩师,“滚。”

       两个按摩师站着不动,“小姐,您还没付您答应的小费。”

       “多少?”

       “我们的小费客人都是五位数给起。”

       倩琪已经拿出钱包了,听到她们的话,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多少?”

       “五位数。”

       上万?

       她和同学去盲人按摩店,一次性消费也不会超过两位数,越沉匀这样的人享受的服务,小费都要从五位数算起。

       她抬起手腕看着这小巧精致的手链,从手腕上拿下来,递给她们,“出去。”

       她发泄一般把枕头扔出去,她不是自己的好朋友吗?口口声声叫着她大嫂,可是她就从来没安好心。

       她还傻乎乎的做着豪门美梦,真是可笑。

       “倩琪小姐,您怎么了?”

       霍晶进来把地上的枕头捡起来。

       “管家,你知道对不对?”

       “我知道什么?”

       “你知道他们的秘密,他们是一对狗……”

       “倩琪小姐慎言,有些话最好不要说出来才好。”

       倩琪沉默下来,收敛住所有的情绪,冷冷的看着管家,“管家,你有意无意的在我面前透漏些信息给我,你有什么目的?”

       霍晶把枕头放好,“我什么目的也没有,倩琪小姐,有些事情要用眼睛看的,流光现在刚好出去了,楼上没人。”

       倩琪站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下。

       整个别墅在童星辰的命令下安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二楼更是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不管是出于好奇还是出于愤怒,倩琪一点点的扶着楼梯把手上楼了。

       童星辰的卧室门大敞着,她没有过去,停留在越沉匀的卧室门口。

       门虚掩着,房间里很昏暗,她透过门缝清楚的看到她的好闺蜜抱着她男朋友的手放在脸上,而她眼睛正深情的凝望着她男朋友的脸。

       她的脚步仓惶退后,靠在墙壁上,手捂在自己的唇上没让自己发出声音。

       她之前所有的预感都变成了铁铮铮的事实。

       童星辰说过,他们是清白的,他是她的大哥,而她将会是她未来的大嫂。

       她热心的给她介绍男朋友。

       她满心欢喜的爱上了这个男朋友。

       她甚至想着以后自己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她要怎么答谢这个小姑子。

       原来这只是一个谎言,她只是一个掩饰伪兄妹关系的道具。

       甚至童星辰的那段婚约也可能只是一个幌子。

       她悄无声息的透过门缝看着里面的两个人,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感觉和谐极了,没有外人可以插足的一点儿间隙。

       那是多年培养起来的气息,两人身上类似的气息。

       就像是相互吸引的两个磁场,融合的恰恰好。

       童星辰,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她的手按在门上,有股立马推开这道门的冲动,然后质问童星辰为什么要这么做。

       霍晶拉住了她,“快走。”

       卧室里的童星辰回头看了一眼,怎么感觉刚刚有人在看着她,可是门外什么也没有。

       “你拉着我做什么?”

       “流光回来了,如果让他看到你鬼鬼祟祟的趴在门外偷窥,你现在要怎么解释?”

       倩琪把眼里掉下的泪擦掉哼了一声, 一双勾人心魂的凤眼微微的眯了眯,“解释?难道不是有人跟我解释吗?我才是越大哥的女朋友,她是妹妹,为什么要那么亲密的依偎在他身边,作为妹妹尤其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更应该和年长的哥哥保持距离。”

       霍晶端一杯清水给她,“败败火吧,这才是冰山一角,早发现早抽身,倩琪小姐这么美,难道还怕找不到男人?”

       “越大哥是一般的男人吗?”倩琪忍不住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