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独一无二的特例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18      字数:3036
       倩琪转头,手捂着胸口,“辰辰,我刚刚不小心把咖啡洒在衣服上了,这副样子没法见人。”

       这时越沉匀挂了手里的电话走了进来。

       倩琪连忙单脚跳着要上楼。

       “哎呀,琪琪,你的脚自己怎么上楼,大哥回来了,我让大哥抱你上去。”童星辰连忙把越沉匀推过去,“大哥,琪琪的衣服脏了,你抱她上去换下衣服。”

       越沉匀心中不悦,“流光。”

       “大哥,你的女人要你抱,你叫什么流光啊。”

       “胡说什么,琪琪的脚不适合住楼上,我是让流光上去把她的行李拿下来。”

       他走过去抱起倩琪,转身走向一楼客房的方向。

       倩琪羞的满脸通红,因为咖啡,上半身的衣服呈透明状黏在身上,她的胸衣清晰可见,她单手捂着胸部,一只手挂在他脖子上,脑袋伏在他的胸口,心脏剧烈的起伏着,震耳欲聋的心跳声让自己面红耳赤。

       越沉匀把她放到客房的卫生间门口,背过什么去,“你先洗漱下,一会儿有佣人把你的行李送过来。”

       说完,大步向门口走,

       倩琪不甘心,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走了,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屈辱,她是学校里的校花哎,36罩杯,水蛇腰,大长腿,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看到她的男人明明都是恨不得把她推倒,如今自己如此诱人的站在他面前,他竟然连一眼都没看她。

       “亲爱的。”她叫住他。

       “以后别喊这个称呼了,换个称呼吧。”当初觉得越是亲密的称呼越可以让辰辰信服他们的关系,可是在没有外人的暧昧场合,他被另一个女人如此亲密的叫着,他有着从未有过的反感。

       倩琪慌了,顾不得脚上的疼痛,受伤的脚一步步走过去像是踩在刀尖上,她从背后抱住他,“亲爱的,你怎么了?我是做错了什么吗?”

       越沉匀拉开她的手臂,退开一步,转身,安抚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不要多想,你和辰辰差不多大,你就叫我越大哥好了。”

       “好,只要你高兴,我什么都听你的,那我以后就叫你越大哥,只是,越大哥,我们……我们是男女朋友吗?”

       越沉匀看着倩琪,手伸入口袋,从钱夹里抽出一只黑卡,“这是我的副卡,两百万以内随便刷。”

       倩琪看着面前的黑卡,抬起头,眼角泛泪的看着他,“越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跟你在一起不是为了钱,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她气恼的跳着脚急急的向外走,卧室里的地毯柔软性极强,她单脚跳跃的姿势滑稽又楚楚可怜,还没跳出三步,惊呼一声,身体倾斜在即将倒地的一瞬间,越沉匀手一伸,一带,把她圈在了怀里。

       “越大哥。”倩琪惊魂未定一般紧紧的抱住他的腰,“越大哥,我跟你在一起不是为了钱,你不能这样误会我,如果你是这么想我的,我马上就离开,以后……呜呜……”

       越沉匀从来没有允许第二个女人在他怀里哭过,以往遇到女人的追求,他只要助理打发即可。

       可是怀里的女人不一样,她是他名义上的女朋友,是为了让辰辰相信他的证据。

       如今她趴在她怀里哭泣,他既不能扔下她不管也不能把她推开。

       “越大哥,我是真的喜欢你,如果你觉得我哪里不好,我可以改,求你不要不要我。”

       越沉匀终于抓到了她话里的重点。

       她是以为他要拿钱打发她走?

       “琪琪,我想你是误会了。”

       倩琪抬起头,梨花带雨,眼睛红红的,泪珠还挂在脸上,“那越大哥你是什么意思?”

       她趴在他怀里这一通哭,胸前的衣服更是春光无限,露出性感的事业线,这种诱惑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忍不住倾身采摘,可是越沉匀却瞬间移开了目光,让她站好,把黑卡重新放在她面前,“这是我给女伴的购衣费。”

       “购衣费?”

       “以后你免不了要陪我出席各种场合。”

       这是认可她是他女朋友的意思?

       被狂喜冲击的头脑一点儿都没有注意到越沉匀的措辞,他说的是女伴而不是女朋友。

       霍晶拿着行李却把这一句听的清清楚楚。

       她抬手敲门。

       倩琪连忙擦掉脸上的泪,不好意思的对越沉匀道歉,“对不起,越大哥,是我失态了。”

       越沉匀点头把黑卡放在书桌上,“你洗漱一下吧。”

       霍晶把行李放好,看着桌面上的黑卡,笑了笑,“恭喜倩琪小姐了,你是我见过第二个收到少爷副卡的女人。”

       倩琪皱眉,第二个?

       “管家,第一个是谁?”

       “当然是我们家小姐,少爷给我们家小姐的副卡是没有上限的,相信,少爷对您也不会厚此薄彼的,对不对啊倩琪小姐。”

       倩琪的心被狠狠的扎了一下,刚刚的狂喜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消失殆尽。

       “管家,你出去吧,我要洗漱了。”

       “是。”

       童星辰坐在客厅,手里拿着芒果块,目光时不时的就会抬一下。

       终于看到越沉匀从客卧里出来,慌忙低头把芒果含在嘴里。

       “妞妞,啊。”

       越沉匀笑着一屁股坐在她身边,嘴巴一张。

       童星辰把手里的芒果放进他嘴里。

       “嗯,真甜。”越沉匀把芒果吞下去,松开领带,把西装递给佣人,“刚想什么呢,眼神都呆了。”

       “大哥,琪琪刚刚那么诱人,你有没有被迷倒?”

       “吃醋?”

       童星辰狡辩,“有小姑子吃嫂子的醋吗?我可跟你说,琪琪是个好女孩,你一定要对人家好。”

       越沉匀见不得她小大人的样子,脖子左右动了动。

       “大哥,你累了吗?”

       “昨天也不知道是哪只醉猫害的我一夜没敢睡。”

       童星辰内疚死了,放下手里的水果叉,双腿爬到沙发上跪在他身后,双手放到他的肩上,“大哥,对不起嘛,我给你揉揉肩,我答应你,以后不喝醉,好不好?”

       “嗯。”越沉匀享受了五分钟都不到就喊停了。

       “大哥,我再给你揉揉。”

       “一会儿手该酸了,我上楼休息会儿,午餐不用叫我,自己乖乖吃饭。”

       童星辰闷着声音答知道了。

       看着越沉匀上楼,童星辰突然想到大哥没有午睡的习惯,他就是熬了一夜,中午也是睡不着的,这会儿就是上楼了肯定也是转身去书房工作。

       她叉着腰站在沙发上,刚要出声拆穿他,可是到嘴的话嘎然而止。

       不行,这么说的话,他肯定还是不会乖乖补觉的。

       她得想个法子。

       不如让倩琪看着大哥睡觉?

       可是,为什么心里那么不得劲呢。

       不对,她这不是身为女人的吃醋,而是身为妹妹,突然有一天自己的大哥被另一个女人占据了,她不习惯而已,对的,一定就是这样的。

       她对着天花板打了个响指,说了一句,“管家,集合所有人。”

       霍晶及佣人快速集合,恭敬的站在她身后,做聆听状。

       “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童星辰转身看着他们,“我要你们去给我准备些东西,还有今天保证绝对的安静,每个人说话走路不要超过三十分贝,做事不要超过四十分贝。”

       佣人们面面相觑。

       “小姐,您需要我们准备什么?”管家问。

       “你说话已经查过三十分贝了,现在要准备的就是每个人身上带着一个分贝计,随时检测自己的声音,还有叫两个印度按摩师师来,记住要女的,最后,准备助睡眠的香薰,我一会儿要用。”

       吩咐下去之后,童星辰从沙发上下来,对着空气招招手,“流光,过来见我。”

       童星辰经过越沉匀卧室的时候停了停,走了两步不放心又倒回来耳朵趴在门上听了听,什么声音也听不到。

       “肯定在洗澡。”她嘀咕一句。

       回了房间,流光也随之跟了进来,“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流光,你在童家多少年了?”

       “十年。”

       “没错,你从十二岁进入童家,一直跟在阿匀身边,名义上你是童家的下人,可是,实际上我对你怎样?”

       “您待我如兄长。”

       “你为什么不敢看我?”童星辰看着他低垂的头,双手平摊,“ok,你一定很奇怪,我应该在受折磨的那段时间就开始责问你,甚至向你发出求救信号,但是我没有。”

       流光额头上的汗滴在眼睛里,但是他依然如柱子一样动也不动。

       “你不用紧张,我今天来不是来怪罪你的,我早就知道阿匀对你的意义早已不同,他是你的兄弟,救命恩人,你的命在你十五岁那年就不属于童家了。”

       流光震惊的看着她,“您知道。”

       “是,阿匀为了救你,背上现在还有一道深深的刀疤,你父母亲的命也是他救的,你一身的本事也是他教出来的,知道这些对于我这个前童家大小姐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对不起,小姐,我什么都不会说。”

       “所以我不会问你让你为难的问题。”

       “那您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现在的阿匀还会不会变成那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