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少爷从未晚归过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18      字数:3027
       他颓废的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懊恼的趴在她身上,平稳好呼吸,带着一身的火热冲进了卫生间。

       他不能那么做,如果他和‘他’一样在不是她意愿的情况下要了她,他和‘他’有什么区别?

       卧室内,童星辰抱着大白翻了个身,依然睡的香甜。

       童星辰每次醉酒醒来的第一件事肯定是抽自己脑袋,好痛。

       她嘤咛一声拍着脑袋痛苦的醒来,还没睁眼手已经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了。

       “头很痛?”

       童星辰睁眼看着衣衫整齐的越沉匀,“大哥?你一直在这里?”

       他扶着她坐起来,松开她的手,“我哪里知道自己的妹妹竟然还是只酒鬼,我不放心。”

       童星辰下意识的看一眼自己的衣服,身上的衣服很整齐,看一眼窗外,厚重的窗帘把日光挡住了,“对不起啊大哥,我不该喝那么多的,我昨天没做什么吧?”

       “你都不记得了?”

       童星辰摇头,她这是第一次喝断片,所以不确定自己做了什么,不会说什么不该说的吧?

       她紧张的看着越沉匀,“大哥,我没说什么吧?”

       “辰辰,你有秘密是大哥不知道的吗?”

       面对他探究的眼神,童星辰表示亚历山大。

       她心虚的不敢看他的眼睛,可是又要强迫自己必须装作很坦然的样子,要多无辜有多无辜的回道,“没有啊,我只是怕自己醉酒失态,说些疯言疯语。”

       越沉匀看着她的眼睛不说话。

       童星辰闪着大大的眼睛与他对视,他眼睛下面有点儿青,即使没休息好留下了黑眼圈,可是那双眼睛还是像深海一样深邃的看不到底,越看越觉得自己深陷其中,无法走出来。

       她干笑着移开目光,“大哥,你这样看着我会让我觉得自己出丑死了,啊,怎么办?我再也不要喝酒了,大哥,你不要把我的丑态告诉别人好不好?”

       越沉匀看着她死死抓着自己手臂的手好笑的摇摇头,“什么时候辰辰这么不自信了,你永远都是最美的,我让司机送来了醒酒汤,赶紧起床,吃早餐。”

       终于过关了。

       童星辰等越沉匀出去的时候才发现这不是她的卧室,这是哪里?她闻闻身上的酒气,臭死了。

       洗好澡出来,打开衣柜,全是香奈儿最新款,套装,休闲装一应俱全。

       甚至鞋子和首饰都是全面的。

       她皱着眉头想,这里不会是大哥金屋藏娇的女人卧室吧。

       她检查了一番,发现东西都是新的。

       难道不是给以前的情人而是给现在的情人的?

       现在的情人能想到的就是倩琪。

       所以这是给倩琪准备的?

       她坐在床上瞅着卧室里的装修,很温暖,连一个小小的床头灯都是精致可爱型的。

       童星辰,这样很好,大哥可以分心去对其他女人好,这是好事,你不能那么自私,你不能这样拖着他一辈子,他应该有更值得他爱的女孩出现。

       他应该得到最好的幸福。

       如果那个人是倩琪,那很好啊,倩琪是一个很好的姑娘不是吗?她单纯善良,她很适合大哥。

       童星辰深深呼吸,伸出两只手的食指挑起嘴角拉出微笑的弧度,换好衣服出门。

       从旋转楼梯下去,越沉匀已经在餐厅等她了。

       看着她穿着一身蓝色的裙子下来,脚上踩着白色细高跟凉鞋,脚踝上系着一根小巧的彩铃,走起来就像一个精灵踮着脚尖在轻轻舞动。

       童震和他虽然很宠爱她,但是生在豪宅,她从小到大的生活还是有章法可循的,虽然她古灵精怪的让很多老师头疼,可是她很聪明,所以,不管什么事情,她都不会闹腾出童震的底线。

       所以,她优雅脱俗的气质中又带着自己的个性。

       他招招手,“过来吃早餐,先把醒酒汤喝了。”

       童星辰抱着醒酒汤,眼睛滴溜溜的转,一会儿看看客厅,一会儿看看楼上。

       “看什么呢?喜欢这里吗?”他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小小举动,“这是我送给……”

       “我知道这是送给谁的。”她打断了他的话,接着道,“大哥,你这速度可真快,这房子是给倩琪准备的吧?”

       越沉匀给她递面包的手一顿,“你是这么猜的?”

       “当然了,卧室里全是女人的用品,而且崭新的很,这么充满爱的房间明显是准备送给情人的礼物啊,大哥,倩琪的生日就在三天后,你肯定已经知道了对不对?”

       越沉匀看着她一脸的我都知道了,你不必瞒着我啦。

       那副开心的小样子让越沉匀很内伤。

       如果告诉他这是他送她的礼物,她会不会再次疏远他,说好了退回到兄长的位置,这个充满了爱意的房子又如何送的出去?

       “那既然猜到了,就要保守秘密,赶紧吃吧,今天周末,一会儿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大哥,你不回去吗?”

       “我要回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童星辰放下早餐,很认真的看着他,“大哥,工作固然重要,可是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你这样拼命是在消耗你的身体,不行,今天周末,你一定要休息。”

       越沉匀沉默,双肩一耸,表示不行。

       童星辰嘟着嘴,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执拗的不肯妥协,偏偏嘴巴不说话,那双灵动眼睛却把她想说的话都表达了出来。

       “好,都听你的。”越沉匀妥协,站起来,揉乱她一头秀发,拿起手机,“我去打个电话。”

       坐在客厅里的倩琪不停的看时间,一夜,越沉匀和童星辰都没有回来。

       他们会在一起吗?

       “倩琪小姐,您的咖啡。”霍晶把刚煮好的咖啡放到她面前。

       倩琪道了一声谢,端起咖啡,手拿着小勺子无意识的搅动。

       “嘶。”咖啡溅到手背上,“好疼。”

       “小心啊倩琪小姐。”霍晶吩咐女佣去拿毛巾。

       “不好意思。”倩琪把咖啡放下,脸有点儿烫,自己失神到如此地步,竟然在佣人面前出丑了。

       “没关系。”

       倩琪拿起手机攥在手里,她想给越沉匀打电话,可是又害怕他以为她在查他行踪,他们的关系还没有那么亲密。

       想到这里又很是懊恼,学校里那些追在她身后跑的那些男生,各个都是一副对她如饥似渴的样子,可是越沉匀沉稳冷静,又怎么会在她身上做出那种行为。

       她对他应该主动点儿?如果可以长期入住这里,她的生活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她看看手机,再看看时间,这电话她到底是打不打?

       “倩琪小姐是在等少爷?”霍晶突然出声吓了倩琪一跳。

       倩琪看了管家一眼,她不是千金小姐更不是无知少女,她知世故懂人情,所以在越家她步步谨慎,不多言,不乱看,做足了懂事知理的模样。

       她更不想让这些下人瞧不起她,认为她和那些攀龙附凤的女人一样。

       如今听到霍晶的主动出声,她羞涩的点点头,看起来乖巧极了。

       霍晶看她的模样心里嗤笑一声,面上却更加的温和,“倩琪小姐脚上还有伤,不如去楼上休息,少爷回来自然会去看您的,毕竟您可是我们越家最尊贵的客人。”

       她把客人两个字音咬的很重,这话也成功的刺到了倩琪的心里。

       “没关系,越大哥应酬了一晚肯定累了,我在这里等他,即使不能做什么,跟他说上一句话也行。”

       霍晶叹了一口气,聊家常一样接着说道,“是啊,我们小姐在家的时候少爷从未晚归过,昨晚大概知道小姐不归家,所以也不知道在哪住的。”

       “你们少爷可以住的地方很多?”

       “倩琪小姐说笑了,我们少爷是飞越集团总裁,集团旗下有房地产这块,少爷在全国各地都有房子。”

       “是吗?”童星辰在家,他从未晚归,昨晚他们是真的在一起吗?

       “倩琪小姐,你怎么了?”

       “什么”

       “你不疼吗?”

       倩琪的两只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胳膊,因为指关节泛白,手心里的衣服皱巴巴的。

       她慌忙松开手,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端起咖啡。

       “倩琪小姐,咖啡还烫着。”

       霍晶的提醒已经晚了,滚烫的咖啡岂是三两句话的功夫就会凉的,倩琪极力忍耐没有把嘴里的咖啡喷出来,也没有张口吸气,紧紧的抿着嘴巴,抬头没事人一样看着霍晶,“没事,一点儿都不烫,管家,你去忙吧。”

       霍晶看着她的眼睛,暗暗心惊,小姐带回来的女人看起来不像是小白兔。

       她点点头,退下去了。

       倩琪再次看一眼时间,这一次,外面终于响起来车子的刹车声。

       她猛地站起来,看着面前的咖啡,端起来,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佣人门已经打开门恭敬的站到门外迎接去了。

       她看到蓝色衣裙的那一瞬间,手里的咖啡一滑,全部洒在了雪白的雪纺裙上。

       她惊叫一声,转身就要上楼。

       童星辰听到倩琪的尖叫声,急跑进来,看到她慌慌张张跳着脚着急的样子,叫住她,“倩琪,你怎么了?我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