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醉酒之吻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17      字数:3351
       她转头看副驾,松了一口气,她使劲的揉揉脸,然后懊恼的敲着自己的脑门,暗暗的骂自己。

       童星辰,你刚刚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如果刚刚大哥是醒着的,现在的后果是什么。

       越想越不敢往下想,此时万分感激在敲车窗的人。

       她收整好情绪降下车窗。

       “您好,小姐,这里不能停车。”是交警。

       她扫了一眼,她停的位置没有停车位,她歉意一笑,“对不起啊,我马上开走。”

       越沉匀听到声音醒了过来,拿下眼罩,看一眼窗外的交警,“辰辰,到了怎么不叫我?”

       “大哥,你醒了,我想让你多睡会儿啊。”童星辰笑。

       童星辰按照越沉匀的指路,把车子停到地下车库。

       两人散着步走回到那个四合院。

       老板是个精壮的中年男子,穿着厨师服,看到越沉匀很热情,“越少,您可有阵子没来了,快请快请,还是老位置?”

       “嗯。”

       童星辰打量了一下,这个地方虽然不大,可是装修很精致温暖,每一处装饰都带着家的味道。

       院子的中心有一棵生长的很茂盛的合欢树,包间的格局也很精致,墙壁和装修都是暖色系,客人坐在屏风后面,旁边是落地窗,窗外有大片大片的玫瑰花。

       “看来这家的女主人很喜欢花。”

       “还看出来什么?”

       “老板跟老板娘肯定很恩爱。”

       “没错。”这家的老板和老板娘是真的很相爱,所以才能把这家店经营的如此之好。

       老板亲自拿着菜单进来,越沉匀也不接,直接到,“按照平时的菜上就好。”

       老板看一眼童星辰,了然的收了菜单,“好的,越少,请稍候。”

       十分钟后,菜陆续开始上桌。

       红烧肉,铁板松茸菌,照烧杏鲍菇,肉沫烧石鲽鱼,炒西芹,还有海参冬菇汤,都是她爱吃的菜。

       “大哥,都是我爱吃的。”

       “这些我也爱吃,好了,开吃吧。”

       童星辰看着鼻子发酸,突然好想喝酒。

       “大哥,我想喝酒可以吗?”

       越沉匀惊讶的看着她,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喝过酒,她在他面前表现的一直都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

       可是看着她认真又期待的眼神,他拒绝不了。

       “好。”

       他起身,走到身后的酒柜,拿出一瓶红酒,打开,拿着一个高脚杯放在她面前,“只能喝一点儿,我一会儿开车不陪着你喝。”

       “不行,一个人喝酒有什么意思,一会儿给司机打电话来接我们。”

       童星辰不给他拒绝的机会,跑到酒柜旁边又拿了一个杯子。

       倒好酒,童星辰端起酒杯撞上他的杯子,“敬大哥,谢谢你对我这么的好。”

       越沉匀无奈的摇头,把酒杯拿开,换成茶杯,“辰辰,我答应过你戒酒的,我喝茶就好。”

       童星辰一愣,假装没事一样回道,“也好。”说着一仰头把酒一饮而尽。

       “慢点儿喝。”越沉匀看着她的样子,按住她倒酒的手,自己则拿过酒瓶倾身给她倒了一点儿,“红酒要慢慢品,你那个喝法简直暴殄天物。”

       “知道啦。”童星辰给他夹了一块红烧肉,“大哥,你多吃点儿肉,你现在太瘦了。”

       “太瘦了辰辰不喜欢吗?”

       “不喜欢,会心疼。”

       越沉匀真的没办法说服自己放手,心爱女孩的一句贴心的话都会打动他的心。

       “好。”

       童星辰心满意足的吃着菜,喝着酒,终于好像两人又回到了过去,她可以絮絮叨叨的对他说很多话。

       都是些小到芝麻绿豆的小事。

       越沉匀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儿,终于,终于把‘他’对她留下的影响一点点的在修复。

       童星辰喝的有点儿头晕,拿着酒杯坐到大哥旁边,头歪在他的肩上,“大哥,我们永远做亲人好不好?你永远是我大哥,然后我们都是彼此最亲的亲人。”

       越沉匀目光幽深的看着她,他很贪心,他想要的是完完整整的她,任何一个男人靠近她,都会让他发狂。

       他抽走她手里的酒杯,“可以了,不许喝了,再喝就喝多了。”

       童星辰手里的杯子被抢走,狡猾的又端起越沉匀放在一边的杯子,一仰头把红酒喝下去了。

       越沉匀好笑的看着她狡猾的小动作,他没想到这丫头还是一个小酒鬼。

       她嘻嘻笑着,脸蛋红通通的,原本就白瓷一样的皮肤,此时更是迷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大哥,今天你就纵容我喝醉嘛,有你在我身边哎,我什么都不怕,你知道吗?我今天真的很开心,我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我好像做了一个很不好的梦,现在终于梦醒了,你还是原来的样子,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庆幸。”

       越沉匀幽深的目光注视她,她同样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庆幸,她如今可以这样依偎着他,对他来说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情。

       他拉住她的手,刮着她的鼻子,“小醉猫,知道你今天高兴,不过你已经喝的很多了,今天就到此为止。”

       他不想她沉醉酒精,如果靠酒精来忘掉过去,他宁愿她大哭一场,然后不求原谅只求再次全心依赖他。

       童星辰抱着手臂哼了一声,坐过去,扭着头,不停地用筷子给他夹菜,不说话,意思是让他吃菜,自己却不动筷子了。

       越沉匀看她孩子气的样子有点儿好笑,正要说什么,她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响了。

       他看她没有去管的意思,目光扫了一眼,是倩琪的电话。

       他看了眼时间,晚十点了。

       今天气氛那么好,他不想有人来打扰他们,他趁着她不注意,把她的电话关机了。

       “好啦,别生气了,最后三杯好不好?”

       这一晚,童星辰彻底的醉了,趴在落地窗上对着月光,对着玫瑰花傻笑,还偏要拉着越沉匀站在窗边拍照。

       “手机怎么了,怎么打不开。”

       越沉匀走过去帮她把手机开机,然后当作背景任由她在他身上摆各种姿势的自拍。

       她拍的倒是很开心,可是他却被撩的火气直冒。

       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她,他的身体对她早已渴望已久。

       得不到的时候或许还可以忍受,偏偏‘他’已经用他的身体彻底的开发过她。

       所以,闻着她熟悉的体香,还有她肢体时不时的触碰,他早已呼吸粗重,要不是强大的自制力拼命的压制身体里的那股火,他早已把她压在窗前为所欲为了。

       童星辰迷蒙着眼睛,食指放在嘴里咬着,眼前的人在面前晃啊晃的,她突然伸出手,手差点戳到越沉匀的眼睛上。

       他敏捷的躲过了她的小手攥在手里,“怎么了?”

       “你是谁啊,为什么在我眼前晃。”

       越沉匀脸一黑,攥着她的手,“你不知道我是谁?”

       童星辰摇头,想了想,“哎,我大哥呢,我是和大哥一起喝酒的,我大哥去哪里了?”

       越沉匀没见过童星辰喝醉是什么样子,如今看来,这丫头有喝醉酒不识人的毛病。

       “你喝醉了,大哥带你回去。”

       童星辰一听到带她回去一下子跳开了,指着他,“你是坏人。”

       她一屁股坐在地下,“我大哥哪里去了,我要回家,呜呜大哥,你在哪啊。”

       越沉匀暗暗吸气,坐到她旁边,“我就是大哥啊。”

       “你骗人,大哥会背着让我骑大马。”

       “好,我背着你。”

       越沉匀把她背在背上,不停的走着。

       “你看,我就是大哥。”

       “大哥会说故事哄我睡觉。”

       “好,我给你说故事。”从小说到大的骑士与公主的故事。

       “大哥,还会在我害怕的时候亲我的额头。”

       越沉匀停下脚步,这些事情都是他小时候经常对她做的事情。

       而现在,她醉酒后,记忆好像也停留在小时候。

       那些留在回忆里的美好时光,那些对他来说这辈子最美的时光。

       他轻轻的吻落在她的额头。

       童星辰笑一声,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大哥,我终于找到你了,别离开我。”她抱着他的腰,闭上眼睛,睡着了。

       越沉匀的司机把车子开到餐馆门前。

       上了车,越沉匀吩咐司机不回别墅,把车子开到雅乐公寓。

       这个公寓是他几年前就买下的,复式楼,装修也是按照童星辰的喜好装的,本来是打算送给她玩的,结果到现在也没送出去。

       他踢掉鞋子把她抱到床上。

       卧室,他没开灯,借着月光模糊可以看清房间的大概结构。

       越沉匀在把她放在床上的时候,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体内蠢蠢欲动,他死死的克制着这股躁动,依依不舍的慢慢抽离,可是就在他即将离开的时候,童星辰却一下子抱紧了他。

       “大白,不许走。”

       大白,那只放在童星辰床头的大白虎。

       童星辰脑袋蹭着怀里的大白虎,睡的更是香甜。

       她睡觉一直都有抱着娃娃睡的习惯,而她在睡梦里把越沉匀当成了大白。

       越沉匀看着她无辜又俏丽的模样,放在她腰侧的手慢慢的抚了上去,沿着衣角渐渐的顺势而上。

       对着她粉嫩的唇,他克制不住的亲了上去。

       她的唇像是果冻,软软的甜甜的,她唇里的酒香让他更加沉醉在这个吻里。

       这个吻,先是微风细雨渐渐的变化成狂风暴雨,席卷着童星辰的唇,一点点的恨不得就这样把这恼人的小家伙吞吃入腹。

       童星辰呼吸不畅,不满的哼了一声,双手下意识的抬起要推开身上恼人的大白。

       越沉匀的唇终于离开她的唇,落在她的脖颈,好看的锁骨,渐渐的解开她的衣服。

       他们的身体严严实实的抱在一起,火热,房间里的气氛一点点的涟漪起来。

       越沉匀越来越压不住自己。

       她是他守护了十二年的女孩,是给他点燃了人生希望的女人。

       他爱她,爱的欲罢不能,为此痛苦迷惘。

       她不知道他有多痛苦,那个‘他’伤害了她,何尝又不是凌迟了他自己。

       “辰辰,辰辰。”

       他不停叫着她的名字,就在即将进入她身体的时候,他的动作嘎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