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你瘦了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17      字数:3015
       童星辰小眉峰微微皱起,为什么大哥的这几个朋友,她都没见过。

       她幽怨的瞅着越沉匀。

       越沉匀看懂了她的眼神,把她按坐在他的位置,“我这几个兄弟你都没见过,我们每次聚会都是无聊的生意经,你来会被闷着,替大哥打一会儿,我去给你拿饮料。”

       “大哥,我不会打。”她一把拉住他的手,凑在他的耳边说道,“我会输惨的。”

       “没事,随意打,这桌面上的都是我赢来的,输了也没关系。”

       周怀锦额角跳了跳,“大哥,你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嗯。”越沉匀嗯了一声。

       唐钰忍着笑,手抬起正了正领带。

       郑之凡终于扫了一眼对面的女人,嘴角不易察觉的露出一丝轻嘲。

       五分钟后。

       “啊,谢谢童小妹,我胡了。”周怀锦推倒了面前的牌。

       童星辰懊恼的把面前的筹码递过去。

       再五分钟后,唐钰,“星辰,第一次打牌,不要紧张,就当练手。”说着胡了牌。

       童星辰呵呵笑着回应他,把筹码递了过去。

       她回头看看,大哥刚刚给她递了杯饮料又去接电话了,到现在还站在窗前打电话。

       周怀锦顺着她的目光看到越沉匀还在打电话,对她说道,“大哥最近很忙的,不要打扰他,我们今天能把他拉出来打牌也是想让他放松放松,谁知道,到了这里还是一样。”

       “是啊,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的。”唐钰接着道。

       “哼,还不是因为……”

       “四弟,喝酒喝酒。”唐钰给郑之凡手里塞了一杯红酒。

       郑之凡瞪了一眼面前的红酒,一口饮尽,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童星辰眨眨眼,喝一口饮料,不知道为什么?刚刚郑之凡没有说出口的话可能是在说她。

       越沉匀终于打完电话坐到童星辰身边的时候,她面前的筹码已经输的差不多了。

       “大哥,我快输完了。”她哭丧着脸说道。

       “没事,打了这么久,饿不饿。”

       童星辰摸摸肚子,确实有点儿。

       “那现在我来,我帮你报仇,这里有很多吃的,自己先去吃点儿,一会儿结束,大哥再带你去吃好吃的。”

       “好。”童星辰欢快的把位置让给他。

       越沉匀看着她拿起零食才把目光转回来。

       周怀锦桃花脸终于认真下来,“大哥,深陷不好,容易伤身伤心,我看童小妹一脸的娇憨,哪里是能懂你心思的,更承受不了你的深情。”

       越沉匀不置一词,半晌胡了他的牌才说道,“她是我的爱情,我可以不必她回报,但是我心甘情愿的给。”

       童星辰在包房里逛了一圈,看到架子鼓,欢快的扔了手里的零食,坐上去,酣畅淋漓的打了起来。

       几人看了一眼,童星辰打架子鼓的架势很专业,那股子萧洒劲儿确实让人着迷。

       一曲结束,她得意的对没人的方向鞠了一躬,好像刚刚在对着上千观众表演。

       周怀锦嗤笑一声,“还挺会自娱自乐。”

       不仅有架子鼓,还有各种乐器,吉他,钢琴,一整套下来可以开个小型音乐会了。

       旁边还有一个大大的沙袋,沙袋上的皮有点儿磨损了,看来经常有人光顾。

       一边是沙袋,一边是乐器,难道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打沙包?

       想想这个画面,再看看那边打牌的人。

       符合形象的应该是玩音乐的是周怀锦,打沙袋的是郑之凡。

       办公区还有未关的电脑,书桌上整整齐齐的文件夹。

       这个地方看来是他们常年的聚会场所,而且是为他们特意准备的。

       她蹭到越沉匀身边坐下,对回头的越沉匀笑一下,有点儿心疼的看着他消瘦的面庞,他们说最近大哥很忙,可是她的心思都没有用在他身上,自从发生那件事后,她的目光已经很久没有长时间的留在他的脸上了。

       此时看着他的侧脸才猛然发现,他瘦了好多,看着她的眼神带着点儿小心翼翼。

       越沉匀一圈结束,一回头,童星辰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站起来,拿起外套,“今天就到这里,散了。”

       郑之凡拿出烟。

       “四弟,等一下再抽,辰辰还在这里。”

       郑之凡一手捏碎了烟蒂,瞪一眼熟睡的童星辰。

       周怀锦和唐钰报以微笑。

       “大哥,祝你早日抱的美人归,前提是,赶紧把她和徐家那小子的婚约给收回来,徐杨那花花公子可不适合我们的童小妹。”

       越沉匀点头,表示知道了。

       他弯腰小心的抱起童星辰,对三人道,“走了。”

       童星辰在半路醒过来,歪头看着身侧认真开车的越沉匀,揉揉眼睛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晶亮的葡萄眼还没有彻底的清醒,更像是一只慵懒的猫,真想抱过来让她窝在自己的怀里。

       越沉匀收回视线,掩饰自己过于炙热的目光,“醒了。”

       “嗯,大哥,你瘦了。”

       “辰辰,我怎么记得你说过,男孩子就要长身玉立,身材走形就会像丑陋的猪一样,失去属于男子本身的精气神儿。”

       “可是大哥你就没有胖过啊,而现在更瘦了。”

       越沉匀心很暖,很开心,“瘦也没关系。”

       童星辰沉默了半晌,突然一下子攥住了拳头,“不行,我是大哥最亲的人,家里没有女长辈,大哥以后的一日三餐就交给我监督了。”

       越沉匀嘴角的笑一点点的化开,心里更是暖融融的,“好。”

       “那就从今晚开始,我们现在就去吃好吃的。”

       “嗯,我们正在去的路上。”

       “咦,大哥,我们本来不是要回家的吗?”

       “你忘记我跟你说的吗?我说要带你去吃好吃的。”

       “耶,好棒。”她还在手舞足蹈的哼哼,手机响了,接起,“小九子,姐姐我已经离开帝皇了,现在准备去好吃的。”

       “你这没良心的,今天可是为你组的局,你倒好,自己扔下一帮人走了。”

       “对不起嘛,你跟大家说一声,下次找个地儿,大家不醉不归,我请大伙儿吃饭。”

       “不会是等到你的婚礼上吧。”

       “呸,哪能啊,这样吧,等我电话,挂了。”

       越沉匀安静的开着车,等她把手机收起来才说道,“辰辰,徐杨那小子没跟你联系?”

       童星辰顿了一下才说,“大哥,我现在有点儿乱,我和秦木清交手了不止多少次,我从来没有像上次那样生气。”

       “因为徐杨?”

       “嗯,我的男人在我的面前被秦木清那狐狸精勾引了,我能不生气吗?”

       我的男人?

       越沉匀握着方向盘的手因为用力微微泛白,目光冷却下来,下颚微微收缩,心里的烦躁越来越盛。

       他一脚踩住刹车,车子滑过路边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

       童星辰的前倾的身子狠狠的被安全带拉回来,脑袋撞在身后的座椅上。

       她想不起别的立马去看越沉匀。

       “你没事吧。”

       两人同时发出关切的声音,望着彼此。

       “对不起,辰辰,我刚头晕了一下,为了安全考虑,来了个急刹。”

       童星辰看越沉匀的脸色确实难看,没发现这是他转移她注意力胡诌的一个说辞。

       “肯定是最近工作太忙了,大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是我没有注意到你的身体状况,我们换位置,我来开。”

       她松开安全带,打开门绕到驾驶座。

       “大哥,我们要到哪里吃饭,我弄导航,你睡一会儿。”

       “玫瑰园路,花开私房菜。”

       “这名字取的好特别。”童星辰把地址输入导航,打开车上的储物柜,“啊,找到了,我记得我在车上放了眼罩的,大哥来。”

       她倾身把眼罩戴在他的眼睛上。

       越沉匀暗暗呼吸她身上清雅的香气,一股淡淡的柑橘味道,整个呼吸都被填满了,心也没那么难受了。

       他在心里自嘲的笑了笑,她嘴里的四个字竟然让他方寸大乱。

       他该死的嫉妒徐杨,他多想成为她口中的,她的男人。

       童星辰停下车子,玫瑰园路一路都是盛开的玫瑰,花香四溢,而花开私房菜外表看就是简单的一个四合院,还是那种古朴的四合院,墙壁上画着可爱的简笔画,有老人有小孩,很热闹的烟火气。

       她看一眼身旁睡着的越沉匀,有点儿不忍心叫醒他,他到底是多长时间没睡好觉了,他的脸上好疲惫。

       “大哥?”她轻轻的叫了一声,没反应。

       她小心翼翼的一点点的靠近他,近距离的看着他的脸,上好的皮肤竟然连毛孔都看不到。

       他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瓣,坚毅的下巴,大哥是能迷死女人不偿命的男人呢。

       她轻轻的吸了吸鼻子,他身上有股淡淡的檀香味,令人安心的味道。

       她舔了舔嘴巴,鬼使神差的,她解了安全带,倾身过去,一点点的凑近了他的脸。

       心跳的很快,快到要蹦出来了,童星辰手心冒汗,距离他的脸只差五厘米,三厘米,就在嘴唇碰到他脸颊的那一秒。

       车窗被敲响了。

       她吓得一屁股坐回到驾驶座,大口大口的呼吸。

       敲着车窗的声音仍然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