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我和大哥是清白的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17      字数:3006
       两个女人看她这样就知道肯定是被说中了,更是变本加厉起来,“童星辰,收起你高傲的孔雀面孔,你现在和那些出来卖的也没什么区别。”她扯着童星辰走出卫生间指着长廊上路过的应召女郎。

       “看到没有,你跟这样的女人一样,她们爬着各种男人的床,而你是爬你大哥的床。”

       童星辰全身发抖,脚抬起狠狠踢在那口出恶言的女人小腿肚上,还不解气,又扯起她的胳膊一口咬了下去。

       她气急了,这一口咬下去用了极大的力道,死拽着她的手臂不松开,任由那女人的尖叫响彻在耳边。

       而另一个女人被这一幕惊呆了,赶紧上前要扯开童星辰。

       可是童星辰不知哪里来的牛劲,不管她怎么扯头发,拉衣服都拉不开她。

       长廊上女人的尖叫让楼层经理火速赶来,童星辰已经红了眼,脑袋被酒精占据着,只知道眼前的人特别可恶,她要咬死她,咬死她。

       “我去,这是干嘛呢,星星,你怎么了?”梁久在包房里久久等不到人,不放心的找过来,结果就看到让他胆战心惊的一幕。

       “星星,松开松开。”梁久小心的扶着童星辰的脑袋好言哄着。

       “死女人,你快点儿松开啊。”

       “你给我闭嘴,你TM再敢碰她一下试试。”梁久冲着那个一直扯童星辰的女人吼道,一只手把她的衣服拉好。

       此时童星辰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狼狈极了。

       “你是谁啊,你敢吼我,你给我等着。”那女人也不管疼得哭的岔气的同伴了,转身就跑。

       “星星,松开了啊,我们回去。”

       童星辰懵懂的看着熟悉的人,终于松开已经麻掉的嘴,一口的血,沿着嘴角滴下来,触目惊心,偏偏又一脸的委屈指着那女人,“小九子,我咬累了,你来咬,咬死她,她造谣生事,我和大哥是清白的。”

       梁久抱着她,瞪一眼那女人,转身要带她走,可身后迎面而来的人让他停下了脚步。

       “呦,我道是谁欺负我女人,梁久,你小子可以啊,我的女人也是你能骂的?”

       “他是谁?”童星辰狠狠的摇了下脑袋,情绪平缓了下来,看清对面五六个年轻人,各个都穿着潮牌,从头发丝到脚都包装的很时髦。

       “陈疯子。”梁久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哦,原来是他,爸爸是房地产商,妈妈是一线女演员的富二代,飚车,吸毒,玩女人,听说特别会玩,人命官司就背了几个,所以知道的人都给他送了陈疯子的外号。

       他们这一圈人也是分层的,梁久和她属于会玩但不会玩出事的,而陈疯子就属于那种玩世不恭到出事手还未必收敛的那种人。

       “陈杰,你女人打我朋友。”梁久牵着童星辰的手,陈述。

       陈杰特看不上他们这些人,装的多高端,都是出来玩的,装个屁,关键是,每次他老子教训他都是拿这些安分的富二代说事。

       这次碰着了,不给他们一个教训简直对不起他疯子的外号。

       “我不管,我女人受委屈了,你们就别走了。”

       “陈杰,你想怎样?”梁久把童星辰护在身后。

       “打一架呗。”

       说着就动上了手。

       梁久把童星辰推了出去,和他们打在一起。

       “小九子!”

       “快走。”

       童星辰一跺脚,赶紧向包间跑,找帮手去。

       可路被两个女人挡住了。

       “童星辰,你看看你把我的胳膊给咬的,这就想走,你做梦呢。”

       童星辰望了一眼,她手臂上牙印很深,不停的留着血,甚至那块肉都快要被咬下来了。

       她心中一阵恶心,差点儿吐了,好恶心。

       那女人见她一副嫌恶的样子,更是火冒三丈。

       童星辰不想和她们纠缠,她要去搬救命,梁久虽然学过跆拳道,可是对方可是六个人呢,肯定要吃亏的。

       可是这两个女人不依不饶的,她推开一个,另一个就拽住了她的头发,眼看着另一个人的手掌要落在她脸上了,她赶紧闭上眼睛。

       “住手。”一声好听的如大提琴的男人声音突然插进了这混乱的场面里。

       童星辰惊喜的睁开眼睛,看到他急急的走过来,一脚踢开晕倒在长廊的楼层经理,把她从两个女人的手里解救出来。

       “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越沉匀皱着眉头脱下身上的外套穿在她身上,把盖在她脸上的头发拨开,“这是在做什么?你不是应该在家吗?”

       童星辰缩着肩膀,不敢抬头看他,“对不起,大哥。”

       “等会儿再收拾你。”

       越沉匀扫视在场的人,今天他和朋友约在这里打牌,他出来抽根烟的功夫竟然看到心爱的妹妹被两个女人攻击的一幕。

       帝皇酒吧的包房门设计属于百分之百隔音装置,在包房里和包房外属于两个天地,所以,这就是他们在长廊闹了这么大场面也没有引起多大动静的原因。

       包房里有安全报警装置也不担心会发生突发状况。

       梁久碰一下受伤的脸颊,走过来,对着越沉匀规矩的喊了一声,“大哥。”

       陈疯子也闷不作声。

       越沉匀对于他们来说有种与生俱来的威慑力,即使简简单单的站在那里,嘴角轻轻挑起,他们都能被吓的心惊胆战。

       他沉沉的看一眼陈杰。

       陈杰摸摸鼻子,转身,“走了。”

       说越沉匀是非的两个女人迷恋的看着他的脸,她们是第一次见到越沉匀的真人,每次看照片都被惊为天人,这种近距离的接触,看着这张完美无瑕的脸,还有优雅绝尘的气质。

       她们脸红心跳,不争气的想再看上一眼。

       童星辰对她们挥着拳头,恶狠狠的挡在越沉匀身前,好笑的拿手挡住他的脸。

       “辰辰,你在做什么?”

       童星辰一愣,讨好的慢慢的一步步退开,“大哥,她们好讨厌,她们在视奸你。”

       越沉匀嘴角抽了抽,拉着她的手边走边说道,“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解释,明明在家睡觉,怎么会出现在酒吧。”

       “我和小九子聚会啊,我消失了那么久,再不出现,他们就要报警了。”

       梁久跟在两人身后,“大哥,我们只是简单的一个局,没想惹事。”

       “那喝酒之前有没有用餐?”越沉匀又问,完全忽略了梁久的存在。

       梁久在身后翻了个白眼,越大哥可不可以尊重一下他,好歹和他说上一句话啊。

       “吃了吃了。”

       “吃了什么,喝牛奶了吗?”

       “吃了三明治,面包,也喝了牛奶。”

       “大哥,我们中午还吃了牛排。”梁久又插嘴了一句。

       “刚刚是因为什么事打起来。”

       梁久苦着脸,为什么每次他和星星在一起,越大哥都不搭理他啊。

       “不为什么。”童星辰闷着声音说道。

       “不想说?”

       “嗯。”

       “不想说就不说。”越沉匀说着推开了自己的包房。

       梁久刚要一起进去,越沉匀挡住了门,终于施舍了他一个目光,只是那目光很平静,面色也很平和,偏偏梁久就是打了个冷颤,收回了脚,狗腿的笑,“大哥,我回去了,星星就交给你了。”

       越沉匀等他的脚收回去,果断的关了门。

       童星辰一进包间就被目光包围了。

       “童小妹?好久不见,出落的越发漂亮了。”一人首先打破沉默。

       童星辰收回打量的目光看过去,一身低调的休闲装,发丝一丝不苟的服帖在头上,五官清秀,眼神不怀好意,直勾勾的看着她,带着促狭和暧昧。

       眼前一黑,越沉匀挡在了她眼前,“怀锦,不要吓她。”

       “怀锦,星辰第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矜持点儿。”

       “靠,我还不矜持吗?我早就想冲过去抱一下我们可爱的童小妹了。”

       越沉匀牵着童星辰的手走过去。

       童星辰看着说桌面上的麻将,原来大哥真的是在打牌啊。

       “周怀锦,唐钰,郑之凡。”

       童星辰一一看过去,叫她童小妹的是周怀锦,一看就是公子哥,一脸的桃花样。

       第二个出声的叫唐钰,中上之姿,眉目温和,西装笔挺,是个严谨的人。

       第三个没说话的是郑之凡,眉峰凌厉,薄唇紧抿,面向虽凶,可是周身却没有散发恶意,国字脸,沉默寡言。

       三人性格各异,此时除了沉默的郑之凡,其他两个都在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她。

       “你们好。”童星辰大大方方乖巧的抬起手打了个招呼。

       “哈哈,童小妹这是被人打了?啧啧,谁那么大胆,告诉哥哥,哥哥帮你去教训她。”

       童星辰盯着他,“你可不是我哥哥,他才是我大哥。”她讨好的看着越沉匀。

       越沉匀宠溺的揉揉她的脑袋。

       “哇哦,知道你们兄妹情深,就不要在我们面前秀了,不过童小妹怎么还是一副没长开的模样,我记得上一次见她,还是上高中?”周怀锦对她招招手,“来来来,别拘谨,你大哥平时那么宝贝你,见你可真不容易。”

       “怀锦,适可而止。”越沉匀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