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落魄的凤凰不如鸡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17      字数:3071
       她托腮想了想,“这样好了,你现在脚不方便,就先住在这里,明天大哥上班的时候先送你去学校,下班的时候再接你回来,哦,对了,兰兰。”

       她对着女佣喊道。

       “是,小姐。”

       “她是贺兰,明天起就随身在学校照顾你。”

       “这……”倩琪看着越沉匀。

       越沉匀看到童星辰正一脸期待的看着他,他的心一沉,既然答应她退回到兄长的位置,那么倩琪这个角色的存在就是最好的凭证。

       “好。”

       倩琪紧张的手松开,含情脉脉的开口,“谢谢你亲爱的。”

       越沉匀微笑点头。

       童星辰俏皮的耶了一声,把越沉匀推到倩琪身边,“大哥,你陪着琪琪,我好困,我先上楼啦,琪琪就交给你安排啦。”

       倩琪面对他有点儿紧张,“我是不是不应该来?”

       越沉匀看她,“为什么这么问?”

       “辰辰好像是有什么问题要问你,可是碍于我在场,她可能不方便问。”她轻声说。

       “你果然是她最好的朋友,你很了解她,不过你出现的刚刚好。”

       深夜,童星辰捧着手机靠坐在床边,一条条的看着她漫画下的评论。

       她的另一个身份是网络漫画家,这几乎是一个秘密,身边熟悉的人没人知道这个秘密,而她的所有梦想都在这个漫画里。

       近几年,她连载的最新一期漫画叫,‘深陷’,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相差七岁,男孩是女孩的骑士,可是女孩却一直把他当成王子。

       女孩一心梦想着有一天可以和王子结婚,然后过上和和美美的小日子。

       可是女孩却因为深深的害怕和内疚永远也无法接受男孩的爱意。

       更怕真相揭露的那一天,男孩会因此而恨上女孩。

       女孩鬼灵精怪曾经年少轻狂肆意妄为,男孩优雅知性稳重果敢,两人的性格背道而驰。

       很多人在这个故事里哭哭笑笑,甚至陪着她一起喜怒哀乐。

       可是现在,这些恶评如暴风过境轰炸了她的帐号。

       这个乱伦的评论又从何说起,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可是网络就是这样,这次的事件明显是有人买水军来黑她。

       如今,评论下,一边是看着她漫画的网友,一边是水军,两边形成了拉锯战。

       她关闭了评论,打开电脑开始接着更新漫画。

       画好之后,着手开始配文字。

       酒精麻醉了男孩,他终于表明了心意。

       女孩冷漠的拒绝了。

       ‘如果你不是我大哥了,我们连亲人也不会是。’

       男孩颓废的低了头,接受了女孩的冷漠,‘好,我知道了。’

       眼泪掉下来,她仰着头不让这个泪落下来,良久,她给梁久打电话,“喂,小九子,你给姐姐听好了,姐姐现在抑郁了,明天组个局,我请客。”

       “没问题,星星,你家里出事了,我们又找不到你,都担心死了。”

       “放心吧,我童星辰又杀回来啦!”

       翌日一早,倩琪陪着越沉匀用早餐,见他几次抬起手腕看时间又时不时的扫向楼梯的方向,手里的握着的银制勺子紧了紧。

       “亲爱的,谢谢你一会儿送我去学校。”

       “没关系。”

       “亲爱的,谢谢你送我的衣服,很漂亮。”香奈儿最新款套装短裙,简直美翻了。

       “你喜欢就好。”

       这样敷衍的回答让倩琪有点儿失落感。

       她在学校是校花,有无数的男人跟她献殷勤,她被众星捧月惯了如此被冷落,实在是有点儿没脸。

       可是看着越沉匀,她又一点点的恢复了斗志,

       这个别墅坐拥上万平米,她昨晚通过房间里的望远镜远远的观察过,绿茵草坪,私人飞机场,还有望不尽的别墅面积,再加上如此青年才俊,她凭什么要把越太太的位置拱手让人。

       这一切都符合她幻想中的样子。

       她悄悄的抬眼看他。

       “亲爱的,你知道辰辰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吗?”

       越沉匀放下手里的报纸,看着她,“她跟你说过这个话题?”

       “嗯,女孩子嘛,在一起无非就是这些话题,喜欢的男孩,喜欢的衣服,喜欢的包包,还有喜欢的美食。”

       “是吗?辰辰倒是没有和我讨论过。”

       倩琪笑,小心的扶着桌子边沿,单脚跳起来,她体力很弱,才跳了两下差点摔倒幸好旁边的保姆扶住了她。

       “亲爱的,我只是想到你身边,我真是太没用了。”

       越沉匀牵起嘴角一笑,长身起,弯腰把她安顿在原先的位置,自己则坐到了她的身边。

       之后,立马松开手,不过分亲密也不会过分疏离。

       倩琪心满意足的用一双爱意满满的眼睛看着他,抓着他要离开的手,“这样真好。”

       越沉匀无奈的看着她,“琪琪,难道你不告诉我辰辰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吗?”

       倩琪狡猾的一笑,“当然不能告诉你啦,这是秘密。”

       越沉匀耸肩,“ok,我是绅士,既然是秘密,请帮辰辰永远保密。”

       倩琪娇滴滴的嗯了一声。

       “少爷,倩琪小姐的课程快开始了。”

       她上午一二两节没课,越沉匀给她的时间就长了点儿,他再一次看了一眼楼梯,对霍晶吩咐道,“小姐起床记得让她吃早餐。”

       “是,少爷。”

       “亲爱的,做你的妹妹真幸福,你们感情真是太好了。”

       这次越沉匀回答她的也只是深深凝望二楼的一个眼神。

       帝皇酒吧。

       绚丽的彩灯,劲爆的音乐,还有满包房的瓶瓶罐罐。

       童星辰抱着酒瓶踩到沙发上,尖叫声盖过了疯狂的音乐,拿着话筒大叫,“朋友们,有没有想我?”

       “当然有,你玩消失,我们都无聊死了。”

       童星辰举着手里的酒瓶,抬手,“干杯。”

       梁久揽着她的肩窝在沙发里,对着她的耳朵叫道,“说说吧,怎么回事啊,不是说结婚吗?怎么还玩起消失了?”

       “我说我被囚禁了你信不信?”

       “卧槽,就你这小破胆,如果被囚禁还不被吓尿。”梁久笑话她。

       童星辰踢他,“你丫才被吓尿呢。”

       说着拿着话筒喊了一声,“今天我童星辰心里高兴,大家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一群人又跳又闹,童星辰通过尖叫一点点的发泄着心里的苦涩。

       “小九子,姐喝多了,我去趟卫生间。”

       “行不行啊,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我自己去。”

       “星星,你去哪啊,包间里就有卫生间。”梁久不放心要去追。

       “怎么了哥们儿,去哪儿啊?”有人来找梁久喝酒,半路拉住了他,强行把他拉去拼酒去了。

       童星辰歪歪扭扭的进入卫生间,把隔间门一锁,一屁股坐在马桶上,揉揉胀胀的额头。

       此时旁边接连着两个隔间的门打开,然后是水龙头打开洗手的声音。

       “对面包房的听说是前童家大小姐?”

       童星辰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精神一震,耳朵竖了起来。

       听声音有点儿熟悉,她应该听过这个声音的。

       “可不是,都说了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你看人家,凤凰浴火重生啦,现在更加风光无限了。”另一人嘲讽的说道。

       “呵,你也不看看越沉匀和她是什么关系?从小呵护着她长大啊,说不定啊,童星辰早就爬上他的床了,所以,童家没了,只要这个外姓大哥还在,她照样可以呼风唤雨。”

       “这越沉匀也是够贱的,好不容易翻身从童家脱离出来,这下倒好,没有被童家那烂摊子拖累,听说现在还有意恢复童家的架势。”

       “看来被童星辰伺候的很好,这男人一到了床上,脑子里除了那事儿也不剩下什么了,没想到看着一脸禁欲不食人间烟火的越沉匀也是这种货色!”

       ‘砰’

       隔间门被暴力的打开,两个补妆的女人吓了一跳,一回头就看到她们嘴里的当事人抱着双臂似笑非笑的瞪着她们。

       两人对视一眼,手下快速的收拾着手包。

       “怎么?有胆子在这里说是非,没胆子承认是吧?我道是谁呢,原来是秦木清的两个狗腿子。”

       “喂,你怎么说话的。”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她一步步的向她们靠近,眼神犀利,嘴角挂着一丝邪笑,上上下下的打量她们,“看着人模狗样的,说出的话比喷粪还臭!”

       “你……”

       “你什么你?穿着Prada就以为自己是淑女啊,你看看你们,说是非,造谣言,你们跟那些穿着冒牌货在背后说别人长短的长舌女有什么分别?”

       “你竟然把我们和那些女人相比?”其中一个长直发女人不可置信的说道。

       “为什么不能,你的行为难道不是已经说明了这一点吗?”童星辰懒得跟她们废话,“我警告你们,你们说我什么无所谓就是不能造我大哥的谣,如果再让我听到一次,我撕了你们的嘴。”

       “呵,真是太好笑了,你们做都做了还不让人说了,你们做出那么恶心的事情还有脸站在这里口直气壮,童星辰,你以为你还是曾经不可一世的童家大小姐吗?”

       童星辰小肩膀一僵,脸上忽青忽白,如果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她可以立即打回去,可是她想到那段时间的囚禁,有些话说出来就非常苍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