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我们永远不可能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16      字数:3125
       越沉匀眯着眼睛看着怀里不停挣扎的女人,她就那么讨厌他吗?在他的怀里就那么不安吗?

       她今天还被徐杨那混蛋牵着手幸福的要去试婚纱呢。

       想到那一幕,他就控制不了自己行为,猛地抱起她的头,不管不顾的亲了下去。

       舌尖趁着她的惊呼一闯而入,拖着她可爱的舌头疯狂舞动。

       他似乎听到体内有个声音在嗤笑了一声。

       ‘他’在笑什么,笑他现在才亲上这粉嫩的双唇吗?

       还是笑他没有得到更美味的她?

       他越吻越疯狂,手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童星辰没想到她会面临这样的场景,身上的衣服被撕碎,好像回到了最恐怖的那些天,那回忆像是噩梦席卷了她。

       她疯了一样反抗着,手脚并用不停的打他,眼泪也不争气的落下来,趁着他换气的那瞬间,她一口气狠狠的咬在他的唇上。

       他松开唇,又要亲上来,她狠狠的一巴掌落了下去,急急的推开他,刚要跑却被他从身后紧紧的抱在怀里,呼吸急促,一个个的吻落在她的脖颈上。

       “辰辰,辰辰,不要结婚,不要离开我。”

       童星辰吓坏了,手不停的去抓腰间的手腕。

       她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尖叫一声。

       越沉匀的动作嘎然而止。

       时间好似静止了,良久,童星辰感觉到脖子里有温热的液体落上去,然后顺着脖子流进了衣服里面。

       可是她根本来不及多想,眼前的局面让她的脑子一片空白,冲开他的怀抱跑开。

       可是对于她来说,慌不择路的下场就是头破血流,她一头撞在了书架上,掉落的书脚磕到了她的额头,她呼痛一声蜷缩在角落里,抱着自己瑟瑟发抖着。

       越沉匀的怀抱一松,苦笑一声,他其实早就醒了,只是他很想知道,他最爱的女人会不会给他一次 机会,答案很明显,他痴痴的看着她,他爬起来去追过去。

       他不敢出声叫她,害怕把她惊吓到。

       可是童星辰听到脚步声跑的更乱,撞到书架的时候,越沉匀恨不得再给自己补上一巴掌,瞧瞧他都做了什么。

       他跟那个混蛋有什么区别,难道这就是他想要的?

       看着角落里蜷缩的女孩,他的脚定格在原地,他很想去查看她有没有伤到哪里?可是又不敢过去。

       她害怕,他也害怕。

       如果她不能接受另一种身份的他,那么只好退回到兄长的位置,只有这样,他才能永远的陪在她身边。

       良久,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蹲下身,手刚抬起来,就看到童星辰紧紧的闭着眼睛,环抱自己的动作更紧了。

       “对不起,辰辰,我……”

       “大哥,你还记得父亲逼你发的誓言吗?”童星辰哑着声音问道。

       越沉匀的脸上更加的阴郁,看着她毛茸茸的脑袋,低声回答她,“记得。”

       “所以,大哥,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变成另一种关系。”童星辰闷闷的说道。

       她知道他的心意,但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她的心意。

       越沉匀眼睛一亮,看到希望一般,脸上的表情微微松动,“辰辰,如果你是因为那个誓言……”

       “不仅仅如此。”童星辰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终于冷声说道,“如果你不是我大哥了,我们连亲人也不会是。”

       烟花炸开之后依旧是冷清的天际。

       希望也只是留着变成绝望的。

       越沉匀的心脏体会了一场过山车的快感,酒精好像在体内起作用了,眼前的女孩明明娇小柔弱,可是她坚毅的眸光永远都能直穿心脏。

       他知道,看似潇洒乐观的童星辰,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情,八匹马也拉不回头。

       她对他,只是亲情。

       “好,我知道了,过来让我看看你的伤,还有,大哥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童星辰哭,她也不想这样,可是想想那个誓言太恐怖了,至今回想起来,她也禁不住的毛孔悚然。

       她怎么能让他有任何意外。

       越沉匀见她没有反对但也没有主动靠过来,试探的伸出手盖在她的头顶上,像往常一样揉了揉。

       童星辰轻轻的用头顶蹭了蹭他的手心作为回应,这是俩人一直都有的习惯。

       一个充满了宠溺和亲密的动作。

       越沉匀松了一口气,抱起她,转身下楼。

       到了一楼,童星辰终于恢复了视线,眯着眼睛瞅着越沉匀,发丝凌乱,衬衣的一角露在西装裤外,有一种极致的颓废美。

       “辰辰,我还没送你成年礼物,告诉大哥想要什么?”他打破沉默,希望转移话题,可以消散刚刚的尴尬。

       这样被她葡萄一般晶莹的眼睛注视,他越发的想亲上她如花瓣一样粉嫩的双唇。

       童星辰张着嘴,脑子里闪过那张恐怖阴森的面具,还有那具飘散在耳边又深深扎进她心里搅乱她整颗心的那句话。

       “亲爱的妹妹,恭喜你成年。”

       那个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成年礼物。

       她的脸一会儿烧的慌一会儿又凉的慌,实在变化莫测,赶紧从他的怀里挣脱着跳下地。

       低着头就要跑。

       大哥已经忘记了吗?那个对他来说别开一面的成年礼物。

       越沉匀一手拉住她,不明所以,只是说送个礼物,大哥给妹妹送礼物需要有这么大的反应吗?还是她还是没有相信他已经退回到大哥的位置。

       “辰辰,你别紧张,我答应你的事情不会改变。”

       童星辰盯着他的眼睛,看他认真的样子又不像是装糊涂。

       “大哥,你真的不记得你曾经说过什么了吗?”

       一瞬间越沉匀充满了无力感,她刚刚的反应是给另一个越沉匀的。

       而那个‘他’肯定是在那段囚禁的时间里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看辰辰羞涩的反应也能猜到另一个‘他’送他的是什么成人礼了。

       真是该死的嫉妒,明明是同一个人,可是他却像是绑在十字架上随时被宣判的犯人,而‘他’确是可以肆意妄为的王。

       “对不起辰辰。”如果不是他的懦弱,‘他’永远都不可能出现在辰辰面前。

       “大哥,额头好疼,脸好像也可以换药了。”童星辰最怕看到越沉匀脸上忧郁的表情,遂拉着他的手走出书房。

       上药的时候,越沉匀明显的心不在焉,拿着棉签的手时不时的就会停下来,童星辰也不打扰他。

       夕阳的余晖通过落地窗落在他的身上,让他的脸蒙上一层金色的光芒,俊美的让人喟叹。

       越沉匀是媒体的宠儿,更是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

       他多金温柔,风度翩翩,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满了优雅。

       曾经有网友在他的照片下评论,一个眼神就可以秒杀所有女人的可怕男人。

       几乎是眨眼的功夫那个网友就被攻击了。

       无数的网友回复,越沉匀是美好的不似人间男子,明明那么温柔的人,即使是夸奖也请不要用可怕。

       是的,以往的越沉匀在所有人面前都是君子如风,气质如兰的男子,可是不知何时起,他眼睛里的笑意被一点点的忧郁所取代。

       可即使如此,他的忧郁也只是在他身上蒙上了一层更加吸引人眼球的神秘。

       “大哥,你能告诉我,你生了什么病吗?”

       童星辰还是问了出来。

       越沉匀手里的棉签掉在了地上。

       “你……”她待要追问,可是他已经站起来了。

       “大哥,你别走。”童星辰赶紧从沙发上跳下来去追她,可是她太着急,不小心又摔倒了。

       越沉匀无奈的把她抱起来。

       “你们……”

       倩琪一进来就看到这一幕,面部表情没有控制住,把震惊和疑惑完全写在了脸上。

       “琪琪,你别误会,我只是跌倒了,大哥才会抱着我。”童星辰看倩琪越来越难过的表情更着急了,“哎呀,大哥,你快把我放下来,我要跟琪琪解释啊。”

       越沉匀依言放下她。

       童星辰跑过去拉着倩琪的手,“琪琪,我和大哥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咦,你脚怎么了?”

       “我听说越大哥不开心,着急的把水壶打翻了,开水烫到了脚,不过没关系,医生说不是很严重。”

       “对不起啊琪琪,都是我的错。”

       “傻瓜,看到越大哥没事,我已经很开心了。”

       童星辰更内疚了,“你刚刚没有误会吧?”

       倩琪点着她的鼻子,“误会什么?刚只是吓你而已,我的好闺蜜我还不信任吗?”

       童星辰开心的猛点头,对着越沉匀招手,“大哥,快来,抱着琪琪过去坐啦,她的脚不能久站。”

       越沉匀原本是吩咐了流光不许把倩琪伤脚的事情告诉童星辰的,可是知道了辰辰打了电话给倩琪后,他吩咐流光带她过来了。

       她想让他开心,他为什么要阻拦这个心意。

       只是,她永远都不会明白,他的所有开心和不开心都全部系在她一个人的身上。

       倩琪窝在越沉匀的怀里异常的安心,上午他们之间的差距看起来那么大,可是现在,他们如此的近。

       “亲爱的,辰辰和我是最好的朋友,我会对她比我自己还好的。”她突然看着他的眼睛郑重其事的说了一遍。

       这个声音很低,抵到跟在他们身后的童星辰以为他们在说悄悄话。

       晚饭过后,童星辰看着她的脚,“琪琪,你这个样子怎么去上课,你跟学校请假啦。”

       倩琪摇头,“不行,马上要考试了。”

       她苦着脸想起来,倩琪果然是乖宝宝。